管理我的频道

华为大规模删帖仍持续 当资本力量也能全网404时

“出生985,工作996,离职251,维权404”,太真实!


华为(专题)大规模删帖的行动仍然在持续,从前天到今天,从微信到微博,从自媒体到社区。。。


这本身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件:


一位在华为工作13年的员工——李洪元,举报部门业务造假,然后遭到报复,在再次续约(华为劳动合同四年一签)时,以绩效理由被辞退。


代表华为的HR,在沟通时承诺给予2N的离职赔偿,然而,转身这位HR以敲诈勒索名义将这位员工送进了公安局。


幸好,这位员工在离职赔偿的谈判过程,进行全程录音,并通过律师交给检察机关。


最终,在错误羁押251天后,法院判决无罪释放并给予国家精神赔偿。


其实,如果华为公开道歉,或者派员上门道歉,对一位服务13年的员工都不为过,一切到此基本就结束了。


尽管,华为不但涉嫌虚假报案,浪费了大量公共资源,还给国家公权机关抹了黑,并且“害的”国家损失了纳税人10万——因被公安局错误羁押获得的国家精神赔偿。


然而,华为没有做任何表示,更不要说道歉了,却是在微信、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大量删帖。


昨天的关于此事的公众号文章,也在陆陆续续“消失”。。。


能快速删除负面报道且能几乎同一时间在这几个平台上删帖,速度之快,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相信在中国,能做到的机构或公司并不多。


如果政府网信机构的内容监管,是借助权力对公共事件的控制和引导,那么,华为作为商业公司的大规模删帖,让我们意识到,资本竟也可以如此强大。


据报道,李洪元2005年10月加入华为,担任企业安全与存储产品线的研发,后来被调去呼和浩特和印度(专题)新德里做过市场和销售,还在网络能源产品线下面的营销工程部做过秘书。


在华为的13年,李洪元充满感激,“刚入职华为的时候是15级,月薪9000,比我当时2000块的月薪高很多,所以我来了。这十二年来我的收入成倍增长,公司没有亏待我”。


他的下半句是,“(这)也是我举报的动力”。


那么,李洪元在华为内部举报了什么?


李洪元在华为的最后一个部门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这是一个通过政府补贴而存在的行业。销售毛利低,想要赚钱只能把规模做大。


于是,部门业务开始造假,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仓储、存货方面都承担着巨额损失。”出于我对华为的感情来说,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这股歪风给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举报了。“李洪元说。


然后报复开始了。


主管不批他的出差,如果手下的人离职不给补人,自己看中的人也不允许调进来等等,就是一系列孤立政策。


直到2017年年底,重新续签合同的时候(华为劳动合同四年一签),本还想留在华为,工资收入成倍增长的李洪元,被主管告知:因为你绩效差,公司不续签了。


李洪元只好选择了尊重公司——准确讲,是这位主管——的决定,被迫离职。


按劳动法的规定,入职10年以上是可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公司应遵从劳动法给予赔偿。


李洪元在华为工作了近13年,代表华为沟通的HR何某提出补偿标准是N+1(含年终奖),他自己则提出了2N(含年终奖)。


最后,用李洪元的话说“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双方签署了离职协议。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


显然,最后提交给检察院的录音,证明了这一点。


当李洪元签了离职赔偿确认书后,当天下午收到由代表华为的HR何某秘书周某,私人账户转来的大概30万元。


但这仅是离职赔偿,年终奖并没有包括在内。


李洪元当时并非没有疑惑过,为什么是私人账户打款?还曾打电话给60169(华为HR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按照税务部门规定,这种方式也是不合理的,但据他所知,不下5位华为同事的离职赔偿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的。


后来,谨慎的李洪元向税务部门反映过这笔款项没交税的问题,税务部门通知华为公司补缴税款。


因为答应的年终奖一直没有发放,过了大约7个月后,李洪元在11月7日那天通过劳动部门起诉了华为,想拿回协议承诺的年终奖。


没有等来年终奖,1个月后,在睡梦中的李洪元,等来警察上门抓捕和搜家,稀里糊涂的进了看守所。


当时上门的警察,告知他的逮捕的原因是,华为报案称其涉嫌职务侵占;到了派出所以后,罪名却变成了泄露商业机密,拷贝打印内部资料;半年后检察院准备起诉时,告知他,华为举报他涉嫌敲诈勒索。


看守所待了近半年,李洪元一直无人问津。


直到4月16日检察官第一次来讯问,为起诉做准备,李洪元知道真正被抓原因:涉嫌敲诈勒索,那私人账户赚给他的离职补偿30万,正是证据,是当时离职谈判的华为HR何某报的案。


这时李洪元一切都明白过来了。


在随后的第二天会见律师时候,告诉律师,他当时在协商离职补偿时做了录音,并留给了妻子。律师拿到这两个小时的录音后,也交给了检察机关作为关键证据。


然后,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不起诉。


次日李洪元被释放出来,共251天。错误羁押251天,给予国家补偿10万7522元。


这大概是华为251事件简单的过程。


在这251天,李洪元的家人没去找过华为,华为现在也没来找过他。


那么,我们现在要问的是:


华为这位HR有没有耍弄国家公共安全机关,虚假报案,涉嫌诬告,占用公共资源人力?有没有涉嫌恶意报复他人?


同时,更令人不解的是,华为作为一家商业公司,作为权力的对立面——资本的代表,也会也能大规模的限制舆论。


超出了日常我们对华为及其创始人任正非的理解。


通过大规模删帖限制舆论,相对媒体的选择性报道而言,也是操控舆论的一种的方式。如果资本今天可以对抗、操控公众舆论,谁知道它有一天,会不会操控舆论对抗公共权力。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