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去過美墨邊境牆的最南端(直到海岸),拍了幾張照片,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當時高伐林先生亦一同去了。

好像爬牆不易。打洞是常見之法。—當地人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