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热贴:贸易战不是主战场 中最怕被赶出美资本市场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成员罗杰‧罗伯逊(Roger Robinson)表示,美中之间的贸易战不是主战场,中共最怕的是缺钱——被赶出美国资本市场。



贸易战不是主战场


美国对中国股票的投资约高达1.9兆美元,对中国债券的投资还有1兆。这些数字基本等于中国外汇储备的规模,并可以轻松支付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对此,罗伯逊表示,贸易是美中关系中一个抢眼的问题,但不是主战场。中共有些痛苦,但能应付,他们没有任何惊慌失措,能一直玩下去,他们进行货币贬值等去抵消关税的负面影响。


中共玩到了很深的程度,他们认为,美国农民和其它受害的经济部门会对川普(川普)施压,起到掣肘的作用。


但是,当美国来到高技术领域时,中共就不舒服了,他们不希望美国从保护国家安全和人权的角度出发,去调查海康威视、中兴、华为和其它企业。


但是他们能忍受那种局面,因为对中兴的制裁有条件地解除了,他们也在计划让华为免于制裁。他们甚至在努力把“旷视科技”从实体名单上拿掉。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办到。


罗伯逊说,中共最怕的是缺钱——被赶出美国资本市场。


“因为能否继续从美国资本市场融资关系到中共政权的存亡,”他说。


过去20年,美国资本市场中的鸵鸟


今年11月18日,节俭储蓄计划(TSP)董事会再次确认了2017年的决定:从2020年某个时间开始追踪MSCI全球非美国投资市场指数。这一决定使得它的国际基金不仅可以投资发达国家,如西欧和北美国家,也能投资新兴市场国家中那些正在增长的经济体,如中国。


此举遭到美国两党参议员的反对,马可‧卢比奥参议员曾两次致信董事会敦促他们改变决定,因中国公司不符合透明标准,并且他们的很多操作违背美国利益。


TSP董事会在随后的声明中辩称,其决定是正确的,对会员最有利的。


罗伯逊对此表示,TSP董事会实际上用全球非美国投资市场指数的增长以其广泛使用为自己辩解。


事实是:过去20年在美国资本市场上没有筛选机制。没人在意和尽职调查国家安全或与人权有关的问题。在没有监管,无人在意的情况下,北京觉得有机可乘。在今年三月之前,这从未出现在国会、行政分支、媒体、或非政府组织的议题中。也就是说美国对中国在资本市场上的所为视而不见。



北京从美国投资者手中拿走了3兆美元


罗伯逊说,结果是:北京不仅将其股票、债券带入美国,还从美国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手里拿走3兆美元,并且可能还会大幅增加。而TSP对把什么样的公司送进美国市场不是特别谨慎,即使是在美国商务部“黑名单”上的公司也不管不顾。包括制造监控摄像头迫害维吾尔人权的海康威视,制造喷气发动机和瞄准美国城市的洲际弹道导弹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这样的公司也在MSCI全球非美国投资市场指数中。


罗伯逊反问道:“这怎么能代表570万联邦雇员的最大利益? 投资中共军队和集中营怎么能服务于联邦雇员的最大利益?要知道他们中很多人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对抗这类组织。”


他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不认为制裁会对这些中国公司的股票价值、声誉造成影响,以及可能对美国投资者构成重大风险。这在逻辑上讲不通。SEC与美国政府明显的步调不一。


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比美企更有特权


中国公司拥有了美国公司所没有的特权待遇,不遵守联邦证券法;不受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审核;不遵守多德-弗兰克(Dodd-Frank)法规;不遵守萨班斯-奥克斯利(Sarbanes-Oxley)法规;他们也不披露被视为中国国家机密的财务信息。


而中国人和华尔街却认为这是对的。美国处于这种极不平衡的局面,当涉及到威胁国家安全和侵犯人权问题时,当一家中国公司受到制裁时,今天我们的态度是:“即使如此,这笔投资的回报率还不错吧?”


当主持人萧茗表示:几乎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拥有两到三套会计记录,一套内部使用,一套提供给税务局,可能有第三套用于首次公开募股。对于只看财务收益的做法,是否会构成财务风险的问题,罗伯逊答道: “他们基本上都装作视而不见。他们看到了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尽管他们可能不会公开说出来,但他们基本上指望的是,如果这些公司搞欺诈,中国政府会负起责任。比方说以前的嘉汉林业,这是个过去非常有名的案例,实际他们没有森林。换句话说,数十亿美元的欺诈并不罕见。”


“我走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罗伯逊提到,美国的股指提供商很乐意一次收购数百家中国大陆公司。富时罗素指数在今年6月去了中国,一个月内把1097家中国公司列入他们的样本股。他们不关心实质的风险,那是别人的事。“我走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这句法文很好描述了他们如何推卸责任。


美国人民不知情地支持着那些制造洲际弹道导弹的中国公司,而这些中国公司的目标是美国的城市、美国的军队。美国海军居然投资于那些正在南海岛屿上建立军事基地的公司,或者制造高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新科美国海军部长理查德‧斯宾塞强硬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必须为自己人负责。


现在美国军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追踪MSCI全球指数。最好的消息是,以后会有选择。


“我们走着瞧吧。这个事还没有结束。有相关的立法。在这个问题上有两党合作,还有行政部门的参与。我们会让川普政府坐视不管吗?川普总统的团队,会投资解放军公司和集中营吗?有一些棘手的问题需要问行政部门和国会,但是国会已经站出来了,”罗伯逊说。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