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萬特在訪問期間透露,格蕾塔在開始社會運動前數年飽受抑鬱困擾,甚至不說話、也不願上學。直至有一天她更拒絕進食,斯萬特形容那是他身為一名家長的「終極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