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冠病毒疫情下,被太平洋分隔的中美一家人(组图)

3岁的安娜贝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妈妈。


自从被美国大使馆的包机从武汉撤离后,她已经在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军事基地隔离了一个多星期了。由于出现了咳嗽的症状,她被送到了儿童医院进行新冠病毒检疫,目前正在等待结果报告。


安娜贝尔身边唯一的亲人是她的爸爸,一同返美并被隔离的弗兰克·武琴斯基。除了女儿的检测结果外,武琴斯基此刻最急迫想要知道的是如何将仍身在武汉的中国籍妻子接来美国和一家人团聚。


今年42岁的武琴斯基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他在中国已经生活了15年。今年伊始,他和妻子李女士以及女儿安娜贝尔来到了李女士的家乡武汉过春节。然而不久就传来了新冠病毒爆发以及封城的消息。



武琴斯基的妻子李女士和女儿安娜贝尔


当时武琴斯基表现出了肺炎症状,尽管医生诊断结果显示只是普通的细菌感染肺炎,但他被禁止登上1月底美国大使馆安排的从武汉撤侨的首班航班。


几天后,美国政府安排了第二班撤侨航班。但当离开武汉的机会终于近在眼前时,武琴斯基一家人的情况起了变化。


“那时候,我的岳父被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的妻子也得了(这种肺炎),”武琴斯基通过视频通话向美国之音透露。


”我们那时候的当务之急是让女儿能离开中国...我们目睹了当时能看上医生是多么的困难,能被安排到病床是多么困难。我们最害怕的是,如果女儿也感染上了病毒的话,没人能给她提供医疗救治。果不其然,最近武汉的儿童医院已经被关闭了,因为需要救治的儿童太多了。”


撤离前,武琴斯基曾询问美国大使馆他的中国籍妻子能否登上航班,得到的回复是:飞机座位将优先提供给美国公民和美国绿卡持有者,如有额外座位的话,可以提供给他的妻子。


但李女士做出了留下的决定。她的母亲3个月前由于中风去世,她无法留下染病的父亲一人在武汉。而且由于医院不帮助提供伙食或洗浴服务,也没有护工愿意照顾病人,李女士必须亲自为她的父亲准备食物以及提供护理。此外,武琴斯基在推特上发出的视频显示,由于医院床位紧缺,李女士和父亲曾睡在车里,等待空出的床位。




武琴斯基的岳父和孙女安娜贝尔


不久,她的父亲还是因病去世了。


“她失去了父母,和她的孩子分离。她想念我们,她想念她的宝贝。她很孤独,”武琴斯基对美国之音说道。


李女士本人没有被测试出患有新冠病毒肺炎,但医生的判断是她已经染病,并称现在的测试结果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是准确的。她目前被隔离在自己的公寓当中,每三到四天可以有一次外出采购的机会。


“她正在恢复,”武琴斯基说。“她的CT扫描结果显示肺部的感染在改善。她咳嗽得少了,也不发烧了。”


为了能将妻子接来美国,武琴斯基和家人正在和国会议员联系,寻求建议和帮助,同时也在探索为李女士办理绿卡的可能性。


武琴斯基还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发起了筹款活动,希望能将筹款的一部分用来购买物资,寄送给在武汉的妻子。临走前,武琴斯基把和妻子共同使用的中国银行卡留给了她,所以剩余的筹款将用来支付2200美元的撤侨航班机票,女儿的衣物,飞回家乡宾州的机票,在美国的生活开销,以及可能出现的医疗费用。




武琴斯基在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隔离站为岳父举办的简易葬礼


在2月4日到达圣地亚哥的米拉马尔海军陆战队航空站开始隔离后,女儿安娜贝尔出现了一些咳嗽症状。为了谨慎起见,她被送进医院进行检测。普通病毒的检测报告呈阴性,如果也没有发现新冠病毒的话,父女俩将于2月18日获准离开。


由于当前武汉禁止葬礼,武琴斯基在隔离站人员的帮助下,为岳父举办了一个简易的中国传统葬礼。


他不确定年幼的女儿是否明白葬礼的意义。在美国之音采访武琴斯基时,安娜贝尔依旧像一个普通孩子一样,在爸爸的身边嬉戏打闹。


“当她看到(葬礼仪式)的时候,我想她大概明白一些,”武琴斯基说。”看到那个场景,看到烧着的香火和外公的遗像。”


“我不确定她知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她开始问到‘外公去哪了?’”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