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高福还能撑多久?

身处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前天在媒体露面,打破了外界有关他已被调查的传言。


随着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的扩散,高福和中国疾控中心的几名专家日益成为众矢之的。就连人民日报海外版前总编辑詹国枢也在网上发文,要求立即罢免高福的职务。


让公众恼火的是,作为中国疾病预防专业的领军人物,尤其是疫情出现初期就带队到武汉调查的高福,不但没有尽到查明疫情的基本职责,反而发表了冠病病毒没有明显人传人的错误言论,严重误导了公众对疫情的认知,也是官方没有及时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的一个依据。


纵观高福在疫情出现后的表现,公众对他的抨击确实有根有据。



去年12月冠病疫情在武汉出现后,一度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去年12月31日,以高福为首的中国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应该说反应并不算慢。


但经过几天的调查,专家组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发现冠病疫情有明显的人传人现象,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冠病疫情“可防可控”。这一结论让公众对疫情放松了警惕,武汉市和湖北省也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防控措施,继续召开地方人大和政协会议,甚至1月18日,武汉市一个社区还举行了4万家庭大聚餐活动。疫情防控的黄金时机就此错过。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国家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宣布,冠病疫情肯定有人传人,也有医务人员被感染,疫情才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但此时的高福仍在淡化疫情的严重性。1月22日,高福在国新办记者会上说,目前证据显示儿童、年轻人对冠病病毒不易感染。1月25日,针对有专家提出冠病病毒有“超级传播者”,高福回应称,当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已经有“超级传播者”。


结果,2月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第一句话就是“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武汉疫情迅速扩散到全国乃至国外,也证实冠病病毒存在“超级传播者”。


1月29日,高福等人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一篇论文。论文展示的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学数据显示,冠病病毒可以人传人。


舆论质疑论文作者早就知道病毒有人传人现象,却隐匿不报。高福领导的中国疾控中心对此回应称,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高福去年3月在中国“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年会)”期间的豪言壮语,也被舆论翻出。他当时表示,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沙斯(SARS)病毒。结果,与沙斯同属冠状病毒的冠病疫情,在1个月内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都超过了2003年沙斯疫情的人数。


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高福和中国疾控中心的某些专家是有意瞒报冠病疫情的真实情况,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而不敢讲真话,但作为负责调查这次疫情的专业人士,高福和某些专家至少是不称职的。而他们的不称职,又是导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之一,给全中国带来了难以估算的损失。


如今,湖北和武汉市的“一把手”已被撤换,但对疫情的追责显然并未结束。舆论纷纷将炮口对准高福,虽然言辞中带有发泄愤懑情绪的成分,但指高福对这场灾难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并没有冤枉他。


不过,高福至今仍未受到追究。针对前天有媒体称他已被调查,高福本人出面表示,他现在正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冠病肺炎的防治工作。同时,网络上一些指责高福的文章也被屏蔽。


但高福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有目共睹。可以预见,舆论对高福的声讨不会停止,中国疾控中心也不会因为离开了高福就不能正常运转。现在的问题是,面对错判疫情引发的汹涌舆情,高福和他背后的支持者还能撑多久?


(于泽远)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