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热贴:一天,一个小富之家在武汉疫情中消亡

除夕夜,本来要去豪华酒店迎接新年的家庭,因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严重,取消了豪华晚宴,在家中防疫。


疫情迅速的带走了常凯父母的生命


55岁的常凯,是这个被迫取消宴席的家庭的一家之主,湖北电影制作“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的孩子在英国留学,父母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教授,这是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富裕家庭。没有人能想到,仅仅12天,这个欢声笑语的家庭便覆灭了。



肺炎的侵袭是没有预兆的,常凯还在为家人做年夜饭的时候,病毒已经悄无声息的打入家庭内部。而这顿饭竟是这个家最后的欢乐时光。


大年初一一早,他的父亲就开始发烧咳嗽,随后出现呼吸困难、疲惫无力的症状。常凯在恐慌中还抱着一丝侥幸,或许只是高烧呢?或许只是普通的感冒病毒呢?在医院确诊的时候,常凯突然觉得绝望,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他没有床位,他着急的去找关系,按理说,这样一个富裕之家,导演+医院教授,人脉能少吗?


可是,不管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金钱、面子,都没能为老父亲换来一丝治疗的希望。武汉的医疗系统早已不堪重负,甚至面临瘫痪,每个医院都拥挤着大批的发热患者。无奈之下,常凯只能把父亲接回家照顾,他的姐姐也回家照顾老父亲,可这毕竟是人传人的病毒,他连防护服和口罩都买不到。


交通崩溃、药店医院人满为患,常凯的父亲年纪太大,无论他们如何悉心照顾,都无法从死神的手里将他拉出来。大年初十,老爷子告别人世。


此时的武汉早已陷入在一种红色恐慌之中,仿佛空气中都蔓延着病毒,人们不敢出门,常凯一家也一样小心翼翼,但病毒还是没有放过这个家庭,所有的小心谨慎在人传人面前都是笑话,一位老者的死亡带来的不是结束,而是噩梦的开端。


新冠病毒患者居家隔离大大提高了聚集性感染的概率,尤其是无法买到口罩、酒精等防护及消毒用品的情况下。很快,常凯的妈妈在老伴去世的打击下被确诊肺炎,有消息称,常凯母亲曾被送到武昌医院,无论是否属实,其母于2020年元宵节去世都是事实。病毒迅速的带走了两条人命。


常凯确诊感染武汉肺炎


阳历2月4日,常凯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但他无计可施,心里隐隐觉得自己是被感染了,带着绝望的常凯终于在2月9日被收治进黄陂区人民医院,可是整整五天,他作为一个近距离接触患者的人,病毒毫不留情的击垮了他,症状发展极快,他进入医院时已经开始高烧无力、疲惫嗜睡。



且收治常凯的医院仅是一家区内医院,那时的情况下,大医院都很难控制重症患者的病情,更何况这样一家小医院。常凯没有等到最好的金银潭医院的床位,也没有等到火神山医院投入使用,2月14日清晨,他永远的离开了。同一天下午,常凯的姐姐也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同时,常凯的妻子也因感染入院治疗。



从2月3日至2月14日,12天,新冠肺炎带走了常凯及其父母姐姐,一个中产家庭就此分崩离析。一个富裕之家尚且如此无力,那么多普通家庭甚至贫穷的家庭,又该有多绝望?


没有人能算清,在这场疫情中,有多少人在早期因高额的治疗费只能放弃治疗。甚至还有孕妇怀着孩子绝望的在家里等死,一次口腹之欲,不仅将全国市民封闭在家,更将数不清的人永远的留在了2020年。


无数人在期待疫情结束、状况变好、确诊人数清零,期待拐点早日到来。当太阳升起,当疫苗成功,所有人都请记得这次教训,很多无辜之人为何付出惨痛的代价!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