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没有犯罪,他们自掏腰包住进5平单人“牢房”(组图)

“对,这里不是监狱,是别墅。是度假胜地。外面的世界,才是监狱。”因为疫情,2020年我们渡过了一个太过悠长的假期,每个闭门不出的日子里,所有人都无比想念上班和上学的日子,想尽一切办法来驱散焦虑和无聊,期盼着春暖花开,重归热闹和繁华的那一天。在韩国,却有一个奇葩的地方,无论从外形或是在里面的生活看,都堪比“监狱,却每天都有人甘愿自掏腰包,穿着“囚衣,住进5平米的单人“牢房”,主动求“坐牢……他们还说,感受到了真正的自由。



真正的自由Follow Your Heart


28岁的朴惠利


来到了韩国首尔郊区洪川郡


一幢坐落在大草坪的房子面前,


那房子外表看四四方方的,


房子周身是灰色混凝土的色调,


姑娘去的那天正下了一场雾,


看起来有些阴森。



走进去后,


朴惠利的电子设备和私人物品被“没收”了,


还被要求换上了统一的衣服,


那衣服就跟“囚服”差不多。



瞅了瞅周围,这幢大楼里光线似乎不太好,


装修也极为简单,


每隔5米会有一间房,


白墙铁门在每个进入这里的人头上


悬起一个惊叹号——“这感觉就是监狱啊!”



朴惠利走进了其中一间“牢房”。


房间里有一扇透光的窗户,


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放着纸笔,


除了一套茶具、电热水壶,


脸盆、马桶、瑜伽垫之外,


就没有任何物品了,嗯,连一张床都没有。



接下来,


每天13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


她和其他31间房的人都会像这样


被“锁”在房间里,


吃喝拉撒基本都在里头。



饭点时,


会有人从房间铁门下面的小门里给她送饭。


集合时间会被上头叫出去


跟其他“狱友”一起“受训”,


直到“出狱”那一天。



朴惠利并非犯了什么事儿,她是一家创业公司的项目经理,正处在职业上升期,可怎么平白无故蹲起了“大牢”?


原来,这个名叫Prison inside me的房子,是一家监狱式酒店,每个房间只有5平米大,没有舒服的床下榻,没有大厨操刀的美食,甚至连自由都被限制,不好意思,不准带手机,不准化妆,不准随意出入房间……却已经有超过2000位客人争相来到这里“求坐牢”了。


他们主动要求被单独拘禁24小时,甚至一周以上,而这些人里头,有律师、教师、白领……年长的有超过80岁的老人,最年幼的住客不超过13岁。



Prison inside me酒店如今已经开业10年了,却经常一房难求,还吸引了英国媒体打飞的前去报道,很多客人都是带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和束缚来到这座酒店,住过一段时间后,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和舒服——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能找到自己的地方。”


“在这里我感受到了真正的自由,比起以往上班后的休假,现在的生活才更像度假。”


“这儿不是监狱,外面对我来说才是监狱。”




造一个监狱一样的酒店,为那些饱受生活压力的人,包括自己,找一个出口。


时间回到2009年,Prisoninside me的创办人之一权永世还是个资深的地方检察官,每周他要工作100个小时以上,平均到每天就是14个小时,


“我不知道怎么停止工作,我甚至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感觉生活也失控了。”



创始人权永世和妻子


因为每天都有很多杀人、窃盗、诈欺的犯罪资料要看,有段时间他几乎要崩溃了,他甚至希望可以到监狱里待一阵子,像是魔怔了一样,他还跑到一家监狱跟一名监狱长说,“能不能把我监禁起来?”


对方当然是没有理会他无厘头的想法,权永世只有继续从前的生活节奏,每天像上紧的发条一样,处理一个个案子,但是他内心无比渴望能够有一个独处和稍微停一停的时间。


看看身边,有很多人和他一样面对着来自生活和工作的压力,看下大数据,韩国人以每年平均工作的2024个小时的工作时长排名世界第二,压力山大实锤了~



自己和结婚多年的妻子都是被压力折腾到喘不过气儿的人,但是生活是很现实的,不可能脑袋一热就放下一切,去寻找诗和远方,特别是已经人到中年。


“那能不能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人单独‘监禁’自己一天或者几天,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那几天可以不管其他任何人,只属于自己,真正放松之后再重新回归到现实里去,生活也有点意思嘛……”


尝试过去教堂,也尝试过不准自己用手机,却都没有用,真的很难有一个空间让自己和外界完全隔绝起来,除非那个地方是监狱,但是权永世太需要这样一个空间了,没有这样的“监狱”,不如自己造一个吧,权永世在妻子的支持下,Prison inside me酒店诞生了。



Prison inside me翻译过来是“我内心的牢狱”,


它选址在一个首尔远郊的小村庄,


除了房租便宜,更主要是清净。


入住前,


“囚犯”们会先去周边散个步~



入住酒店后,


会发现整座酒店设计和装修是简约风,


内部白墙、监狱式铁门……


整栋房子被隔出来了32个房间,


每间只有5平米大,局促得只能容纳一个人。



走进去之后,你会看到一个


和想象中差别不大的“监狱”,


住进这里之前,电子设备和私人用品都要上交,



还得换上这里指定的“囚服”,


一套蓝色制服,至于床嘛,就是一块瑜伽垫。


房间从外边看是这样的~



每一扇铁门都是从外边上锁的,


也可以从里面开锁,但是被“囚禁”的时间里,


几乎没有人会从里面开锁出来。



每一位入住的人必须严格遵守绝大多数时间被关在牢房里的这个规定,每天下午13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是被“囚禁”的时段,这个期间住客不能离开房门半步。


到了吃饭的时候,会有工作人员在固定时间从铁门外头递上简单的饭菜,而牢饭也是清淡得很的菜品,有时候就小粥配青菜。毕竟是来“坐牢”的~



其他的时间是“出操” 时间,


“监狱”会安排瑜伽、冥想课程。



离开那天,还会很正式地发一个“假释证明”~



按理说,这么艰苦的环境,


很多人会望而却步,


而且价格也不低,


平均每晚要600块人民币左右,


但是人家却火到不行,


有时甚至都到了一房难求的地步。



而来到这里的,都是社会上那些备受生活压力的人。


比如上班族、学生、老板、教师、全职妈妈……这个世界上谁生存起来都不容易,在社会里待久了,很多人将自己的时间交给了工作、家庭,唯独没有留一个缝隙给自己,而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寻到一丝丝喘息的机会。


这些人的大多数都曾遭受过生活压力,或正经历情绪低谷,他们会要求在这里蹲上24小时甚至一周的“大牢”。



63岁的郑顺云是


首尔大学两家咖啡馆的主理人,


他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0小时,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我能找到自己的地方。”


Prison inside me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脱离了电子通讯设备之后他来到这里的每一天,


都能够毫无干扰地享受


至少四个小时的独处时光。



57岁的苏元康是在汽车厂配件工程师,


每周要工作70个小时,


在这里他会体会到从前都没有体会到的安宁,


很多年,他都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


但到这里来好几天都没刮胡子,


却不会有任何负担,


整个人看上去甚至有点邋遢,


但是他却说,“我感觉自己更有精气神儿了。”



刚开始来到这里时,有些客人还不大适应,比如一位姓朴的老师。


以前朴老师一旦不工作的时候,就是手里拿着手机在看,现在要交手机上去,还要自己在只有简单设施的房间里独处,会不会焦虑得发慌呀......而且他看到厕所和洗脸台,就觉得实在太小了。


没想到,才一天他就适应了“坐牢”的生活,面前只有纸笔,和烧水的生活用品,一张瑜伽垫,独处的时候,写日记,画画,想事情,很快到了晚上,他不做任何事,只关上灯,睡觉。




在Prison inside me呆上一天会发现,很多从前生活里在意的东西都没有那么重要,而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会愈加清晰,回荡在脑海里,比如一位姑娘在吃饭的时候,回忆起母亲童年时为自己做的粥,吃到落泪。


当一个人离开了那些不重要的羁绊,关注起内心真正在乎的东西时,生活就会干净清爽很多,而久违的自己仿佛也回来了。


人不可能永远竭尽全力奔跑,偶尔让自己慢下来, 沉淀沉淀,当真正与自己和解之后,才有力量去战斗。



本文图片源自梨视频、凤凰新闻、


视觉中国、youtube等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