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去世华科教授柯卉兵:患癌半年治疗受阻 又肺部感染(图)

2月19日,南都记者从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获悉,该院教授、工会主席柯卉兵,因病医治无效,于2月19日6时在武汉逝世,终年41岁。2月以来,华中科技大学已有5位教授逝世。


2月20日晚,柯卉兵的妹妹柯女士告诉南都记者,柯卉兵于2019年7月被诊断出恶性淋巴瘤,此后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原定于1月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近日,柯卉兵病情恶化,并出现了肺部感染和相关症状,疑似新冠肺炎,但去世前未确诊。


柯女士表示,哥哥柯卉兵是一个“工作狂”,经常工作到很晚,去年被评为教授。柯卉兵也很爱自己的家人,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还好,不用担心。”



接受化疗近半年原定进行移植手术,近期出现肺部感染


柯女士说,柯卉兵于2019年7月被诊断出恶性淋巴瘤,此后一直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治疗,经过几次化疗后,原打算1月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然而,疫情发生后,医院出现医生紧张、血液和药物短缺的情况,使治疗无法继续。


大年三十后,柯卉兵一直反复高烧不退,后期伴随咳嗽,状态每况愈下。2月4日,医生下了病重通知书,通知书显示,“患者肿瘤进展、反复发热,考虑嗜血细胞综合征。随时可能因嗜血、感染加重导致呼吸系统停止,危及生命。”


2月6日,柯卉兵进行了CT检查,显示肺部感染,医生称疑似新冠肺炎。医院2月8日开具的一份“患者病情单”显示,医生诊断柯卉兵为“血管免疫母性T细胞淋巴瘤、嗜血细胞综合征、肺部感染(疑似病毒性肺炎)、脾大等”。


2月10日,柯卉兵进入隔离病房治疗。“我们天天在家里如坐针毡,家属不能见病人,不能照顾病人,病人无法自理,整天高烧。”柯女士在微博中写道。从2月6日至2月18日,柯女士在微博上发了若干条求助信息,希望能够让哥哥转院或去外地治疗。然而,2月19日6时,柯卉兵不幸逝世。隔离期间,柯卉兵曾进行核酸检测,显示阴性。


“我们就在距离他五米不到的走廊里跪了一个多小时,见不到他最后一面。后来殡仪馆的车来了,我们只能跪送他最后一程。”柯女士在微博中说。


因为治疗资金不够,此前,柯卉兵的同事曾在某网络平台为他发起筹款。筹款动态显示,2月17日,求助人结束筹款申请提现用于治疗。2月18日20时,提现成功,页面显示,共筹得50万余元。


化疗吃不下饭往嘴里硬塞,离世前三天曾说“我还好不用担心”


柯女士说,柯卉兵从小到大都很优秀,2019年6月刚被评为教授。据她说,柯卉兵是一个“工作狂”,微信朋友圈里全是工作,经常不知不觉就工作到凌晨三四点。


“他这么年轻就是教授,是靠自己的身体拼出来的。”柯女士说,柯卉兵的妻子也是一名大学教师,两个人都是“低调和老实善良的人”,他们儿子今年12岁。虽然经常忙于工作,但柯卉兵“很爱家人,生活很有仪式感。”


“哥哥很坚强、积极地在治疗,化疗吃不下饭,自己往嘴巴里硬塞。我还偷偷听到他和隔壁病友说‘我一定要好起来,为了我那幺小的儿子和不太会照顾自己的老婆,以及年老的父母和热爱的职业’。” 柯女士说。


在柯女士眼里,哥哥“是一个很好强的人,能自己做的从来不求人,”柯女士还记得,在医院照顾哥哥时,他曾在晚上高烧到39.5℃,浑身是汗。但他担心妹妹睡不好,没有叫她。柯女士还说,柯卉兵治疗资金不够“一直借款撑着”,近期才在同事的帮助下发起筹款。“他同事鼓励他说这(钱)不是问题。你总是帮别人,你把你的事说出来会有人帮你。”柯女士告诉南都记者。


据柯卉兵同事在筹款页面介绍,“从确诊到现在已经花费了70多万元,很多费用不能报销,后续治疗还需花费100余万元。柯老师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农村,没有固定收入来源,为治疗疾病,已经借款15万元,还承受着赡养老人和抚育孩子的重压。”


“他生着病都在为别人考虑,直到最后他还在操心家人。”柯女士说,她和哥哥最后一次对话是在2月16日,哥哥在微信中说,让她把他的旧手机给母亲用,“她的手机太小了,看着眼睛疼。”他还在当时告诉柯女士,“我还好,不用担心。”


柯女士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她不再需要帮助。“我们一家感谢大家,不接受任何帮助和捐款。” 在微博中,她反复强调“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在武汉的非肺炎重症患者。”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