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止不住的阴谋论:新冠病毒是中国的生物武器吗?

华盛顿 —


源自中国湖北武汉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使中国科学院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深陷舆论的漩涡。有关这个研究所的各种传言,包括中国军方少将接管该研究所的说法,以及中国当局急推《生物安全法》等,让网络世界出现种种猜测,包括实验人工合成的病毒意外泄露,甚至有人猜疑病毒与中国军队的生物武器研究有关。中国官方和一些西方权威专家批驳了这类阴谋论,然而这似乎并没有平息网民的议论。


武汉病毒研究所:传言对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各样关于武汉P4病毒研究所的传言,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


武汉病毒研究所强烈否认新冠病毒源自他们的实验室的说法。该所2月19日晚间在《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中说, “这些传言对坚守科研一线的研究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研究所承担的战 ‘疫’应急科研攻关任务” 。研究所表示,过去一个多月,全所人员艰辛付出,问心无愧。


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出面辟谣的同时,距离病毒重要来源地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也成为怀疑对象。一篇后来从网上被撤掉的论文说,武汉疾控中心实验室之前就曾发生过作为试验动物的蝙蝠攻击研究人员的事故。


更惊悚的说法是,人工合成病毒是生物武器。网上不胫而走的传言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与解放军的生物武器研究项目有关联。这种传闻与网上同时流传的新冠病毒是美国生物武器的说法虽然彼此对立,却又相生相长。


科学家谴责“新冠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界的阴谋论”


有关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理论遭到很多权威科学家的反对,其中包括来自中国以外的27位著名公共卫生科学家。他们2月19日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声明说:“来自多个国家的科学家已经发表并分析了病原体的基因组……他们做出了这种冠状病毒起源于野生生物的压倒性结论。”


这些科学家还对中国抗击疫情的科学家、公共卫生和医务人员表示支持,并“强烈谴责认为新冠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界的阴谋论”。


一则宣传报道引发的猜测


然而,阴谋论剪不断,理还乱,一些本是官方“正面宣传”的报道也为这些猜疑添加了佐料。


中国《解放军报》1月31日的一则简短的报道透露,在武汉爆发疫情后,中国军方向疫区紧急派出了专家组,其中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少将。


报道援引陈薇的话说,专家组“紧急展开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30日上午开始运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加快了确诊速度。”


这则官方报道还说,这是该院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取得的一项重要应用成果。


尽管这篇报道并没有提及这些军方专家组被派驻在武汉的什么地方进行科研攻关,但是网络上很快就出现了“中国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接管武汉P4实验室!”的所谓重磅消息。


持保守政治立场的《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国家安全事务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在2月16日的一则报道中说,“把长期从事生物武器防御的一名解放军少将派往武汉,使人们更加怀疑这种致命病毒的来源,以及疫情的爆发是否与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一个高保安医学实验室有关。”显然,他说的这个医学实验室指的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戈茨的报道说,中国国营媒体澎湃新闻把女少将陈薇称为是“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


《澎湃新闻》的那篇报道转述了《解放军报》的消息。这篇报道并没有把陈薇称为是“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而是说陈薇是“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的学术领头人,多年来致力于生物防御和生物高技术研究。


将她赞誉为“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是《澎湃新闻》这篇微博文章下面的一则跟贴。


《澎湃新闻》的报道还说,她“成功研发广谱抗病毒药物‘基因工程人干扰素ω’,在抗击SARS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她还牵头研发了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 “埃博拉疫苗” 。


一篇论文与《生物安全法》引发新的揣测


一组印度科学家1月31日发表的一篇未经审查的论文在很大程度上进一步推动了人们对于病毒究竟来自哪里的怀疑。该论文声称,新冠病毒与艾滋病病毒有相似性,似乎暗示这个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研究人员随后撤回了该论文,称他们“打算根据研究界的反馈对其进行修改”。


2月1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时提出,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这又引发了外界对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安全事故的新一轮揣测。


纽时:美国政治人物宣扬阴谋论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在2月18日发表的文章中说,有关病毒是中国政府制造出来的阴谋论缺乏证据,已经被科学家驳倒。但“在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班农等人脉广泛的中国政府批评者的帮助下,它照样赢得了受众。”


文章认为,阿肯色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科顿(Tom Cotton)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节目中有关病毒有可能来自武汉一个戒备森严的生化实验室的说法使得这个阴谋论得到公开的宣扬。


科顿当时说:“我们没有证据表明疫情就起源于那里。但由于中国一开始就表现出的欺瞒与可疑,我们至少得提出这个问题,看看证据是怎么说的,而中国现在根本没有就这个问题提供任何证据。”


尽管科顿后来否认了冠状病毒是中国生化武器失控的观点,但是报道说,“这类说法引起了华盛顿越来越多的共鸣,他们认为中国对美国来说已逐渐成为苏联级别的威胁,这与冷战时期的反共思潮遥相呼应。”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2月17日的一则报道也说,科顿参议员是在重复一个已被戳穿的边缘阴谋论。报道说,该报采访的很多专家都驳斥了病毒可能是人工合成的说法。


分析:有关说法仅仅只是谣言


专门研究并批驳阴谋论的美国人麦克·罗斯柴尔德(Mike Rothschild)在网络撰文说,到目前为止,所有有关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里研发出来的谣言仅仅只是谣言而已,而大部分的谣言是基于对流行病是怎么回事以及生物武器的运送方式的误解以及西方对中国媒体和科学的不信任。


他说,医学领域的专家已经指出,冠状病毒从动物传到人身上是很常见的,2003年在中国爆发的SARS以及2013年爆发的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都是已知的从动物跳到人类身上的天然冠状病毒的变体。


他在文章中说,许多研究人员指出,如果新冠病毒是一种生物武器的话,它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武器,因为它的传播速度相对缓慢且死亡率低。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纳壤(Vipin Narang)在谈到科顿参议员的说法时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所说:“如果你正在研制生物武器,新冠病毒与你想要的特性则完全相反。”


不过罗斯柴尔德说,尽管所有这些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但也无法完全消除这种可能性,因为没有关于其来源的可靠证据。


鲁宾:中国政府的不透明催生阴谋论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鲁宾(Michael Rubin)把有关新冠病毒而产生的诸多疑问和阴谋论归咎于中国政府对疫情进行的新闻审查。


他2月18日在《华盛顿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上撰文说,我们不知道这个病毒是否是生物武器,但是以往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国是不可信赖的。


他在文章中说:“相信中国政府提供的任何信息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提出一些理论同样都是不负责任的。”


鲁宾:“殊荣”属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


在他看来,尽管有人把源自武汉的疫情看作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但是这个“不光彩的殊荣属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Sverdlovsk),即今天位于俄罗斯乌拉尔山脉的叶卡捷琳堡。


鲁宾指的是1979年4月发生在莫斯科东部1450公里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军事设施中的炭疽杆菌孢子意外泄漏的事故。这起事故有时也被称为“生物武器的切尔诺贝利事故”。


炭疽病毒泄漏引发的炭疽病导致约100人死亡,虽然受害者的确切人数仍然不明。美国估计死亡人数超过了一千。


前苏联政府一直否认疾病爆发的原因,而是将死亡归咎于食用来自该地区被炭疽杆菌污染的肉类。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删除了所有受害者的医疗记录,试图隐瞒苏联严重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事实。


目前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的鲁宾在文章中说:“(苏联的)开放政策和随后的苏联解体让人们了解了真相。1990年,俄罗斯媒体曝光了克格勃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掩盖行为。两年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承认,苏联一直维持着生物武器计划。”


中国违反了对公约的承诺?


鲁宾说,不管新冠病毒是源自自然变异还是人工合成,只有两件事是肯定的:一是专制国家撒谎;二是中国虽然早在1984年就批准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但是有实质性的证据表明,它违反了自己的承诺。


鲁宾在文章中没有具体列举他所说的“实质性的证据”,而是提供了达尼·肖汗姆(Dany Shoham)201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的链接。这篇发表在印度新德里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国防研究杂志》(Journal Of Defense Studies)上的论文研究了中国的生物战项目以及中国的生物战能力。


这篇论文认为,中国不会错过、跳过或放弃任何高度先进的技术,特别是以军事为导向的技术。文章说,中国有12个与国防部门有关的设施以及30个隶属于解放军的设施参与了生物武器的研发、生产、测试或是储存。


公开文献中很难找到违约证据


除此以外,是否还有别的证据证明中国一直在研发生物武器呢?


鲁宾在回复美国之音记者有关的问询时表示:“毫不令人意外的是,在公开的消息源中没有什么(证据)。”


但是他建议参考美国科学家联盟(FAS)以及美国国务院对这个问题做出的评估。


以反核及生化武器为宗旨的美国科学家联盟在谈到中国的生化武器时说,中国被广泛报道拥有与化学和生物武器发展相关的项目,尽管这些项目的细节基本上没有出现在公开文献中。


美科学家联盟:中国可能保留了生物战的能力,据信有积极的生物战项目


该机构认为,中国据信拥有先进的化学战项目,包括研发、生产和武器化能力,并通常被认为有一个积极的生物战项目,包括由政府资助和支持的专门研发活动。


它说,中国拥有先进的生物技术的基础设施以及发展、生产和武器化生物制剂所需的军需生产能力。


这个民间机构在网站上说,“尽管中国一直声称自己从未研究或生产过生物武器,但人们相信,中国仍有可能保留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之前开始的生物战能力。”


不过,在这次的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该组织设立了一个新项目,专门驳斥有关新冠病毒的非科学信息,并特别指出:“未经证实的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理论已被一项新的研究戳穿。”


美国务院近年未提中国违约证据


中国政府一向表示,中国曾是生物武器的受害国之一,坚决支持禁止生物武器的主张,奉行不发展、不生产、不储存生物武器的政策,并反对扩散生物武器。​


美国国务院早在1992年6月就对中国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情况进行了评估。当时,美国断定,中国自1984年成为公约缔约国以来,极有可能没有彻底消除原有的生物武器。


美国国务院相关网页在最后更新时间为2014年11月的信息中说:“北京宣布出于生物防御目的而进行研究,中国日益增长的生物技术为其提供了大量的两用能力。但是,中国一向坚称没有进攻性生物武器项目。”


国务院还说:“国务院和国防部过去的报告曾指称中国即使在加入生物武器公约后仍维持了小规模的进攻性生物武器项目,中国实体曾把与生物武器相关的受管控物资转让给伊朗等在扩散问题上被关注的国家。但是,美国更为近期的评估没有提到任何中国违反生物武器公约义务的证据,但提到中国的潜在两用能力。”


耿爽怒斥


针对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是实验室泄漏的“生化武器”等猜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月20日在网上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人民正在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在对自己负责,也在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尽责。


他说,“在这个时候,个别人和媒体却发表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不是居心不良,就是荒谬无知。”


信用崩塌 谣言难止


美国网络杂志《石英》(Quartz)2月2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一家中国病毒实验室无法平息围绕它的冠状病毒阴谋论?》的文章。文章提到,一些疫情早期的“谣言”最后被证明是真相或者距离真相不远,被警方当作造谣者训诫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还死于新冠病毒,这使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明显减少了。


这篇文章援引了一位中国微博用户的评论。这位用户在中国《新京报》有关武汉病毒所辟谣的报道下留言说:“到底什么是真相。政府和媒体信用崩塌不只是他们的悲哀,也是公民的悲哀。”另一位用户则点评说:“谣言有人解释为遥遥领先的预言。”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