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要一起性侵她吗” N号房受害者泪揭邪恶陷阱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韩国N号房事件主嫌赵主彬连国民主播也敢威胁。图/法新社


近期南韩性暴力“N号房事件”引发全球高度关注,受害女性高达74人,最小受害者年纪仅11岁,影片内容包含近亲相奸、剪掉乳头、性器塞入虫子等令人发指的行径,用以满足群组会员的性癖好。这样寄生于社交平台的性剥削事件,究竟是如何诱骗、控制受害者来牟利?其中两名受害者20岁的崔智秀(化名)、李恩惠(化名)就接受了媒体的专访,揭露变态集团的邪恶陷阱。


综合韩媒报导,3年前开始外地生活的崔智秀(최지수,化名),因忧愁付不起南韩租房的高额保证金时,刚好在Twitter看见一则征人贴文,“促销打工,一次可给薪300万至600万韩元(约新台币7万至14.5万元)”贴文还附上征人者的Telegram帐号,崔智秀便申请帐号,联络对方。


帐号“博士”先是要求崔智秀下载Telegram与“配对人”聊天,对方则是要求她提供脸部、裸照等自拍,纵使心里相当纠结,但急于用钱的崔智秀还是落入了虎窟,把裸照发送过去后设定了3秒自动删除的功能;等到发现配对人要求越来越过份时却难以回头,因为博士打电话痛骂她“X!赶快发影片。你不想拿薪水了吗?”、“我拿到你所有朋友的联系方式。现在只需按发送,你的裸照就会发送给朋友”。


这时崔智秀才惊觉自己落入了性犯罪集团的陷阱,就算拒绝博士的威胁要求,但不久后便发现自己的裸照早已在Telegram传开,数千名会员浏览过此相片,对她的身体品头论足,觉得世界崩塌的崔智秀发疯似的删除软体后躲到了朋友家住。


李恩惠的背景与崔智秀相似,也因急于用钱所以上了“打工”的当,原本以为工作只是和男性吃饭,却从拍了第一张裸照开始单纯生活一去不返,配对人要求她拍摄裸体状态下身体晃动的影片。2周后李恩惠发现自己的裸照在Telegram“博士房”传开,就连住家地址也被公开,甚至有会员在群组揪团“我要去她家,有人要一起轮奸她吗?”即便删除了app,但害怕被闯空门性侵的焦虑一刻也无法消失。


受害女性已不计其数,而曾经加入过聊天室的用户更是多达26万人,最悲哀的是,那些博士声称会汇入受害者户头的钱当然都没有存入,就算服从了博士所有指令,噩梦也不会停止,博士“赵主彬”甚至以小说形式写了本如何性剥削及偷拍女性的书。


博士利用自己的资讯背景犯罪,甚至因为了解法律,更加肆无忌惮。但最让人心寒的是,在N号房事件爆发后,更多人在意的是“如何看到N号房的影片”。如今赵主彬面貌曝光并当庭谢罪,仍无法平息世人怒火,纷纷连署加入请愿行列,要求政府严惩及公布加害者姓名。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