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陆媒:当问到疫情是谁的责任,中美两国是有什么差别?


一、几组民调看美国人的思维


1、COVID-19疫情爆发该怪谁


先看一个由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在前几天对美国人做的民意调查:对美国的COVID-19的疫情爆发应该怪谁?



73%的选民认为是中国的错


65%的选民认为是这个时候仍然不呆在家里到处逛荡的人的错


45%的人认为是CDC的错


43%的人认为是特朗普(Trump)的错


42%的人认为是州政府与地方政府的错


34%的人是副总统彭斯(Pence)的错(Pence名义上是COVID-19的防控负责人)


然后还有反映民主党、共和党、中间/独立派三种不同选民的具体数字。


不同政党选民的不同之处:


1)62%的民主党人认为Trump有责任,但只有28%的共和党人认为Trump有责任。


这个选择是高度政治化的。民主党人当然都非常不喜欢Trump。实际上,就Trump的任何一项政策和行动征求他们的意见,都可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而62%这个不满意比例对民主党人来说非常之低。


2)有更多的民主党选民认为CDC(国家疾控中心)及州/地方政府对疫情爆发负有责任,共和党只有少数人持这种看法。这个区别在于民主党更希冀“大政府”,认为政府要承担更大的公共责任。共和党传统上则追求小政府。所以遇到问题,民主党更容易抱怨政府做得更少。


不同政党选民的相似之处:


1)有七成美国人认为中国对美国疫情爆发有很大责任。这个我们在本文最后再讨论。


2)有六到七成的人认为责任在不好好呆家里还到处乱逛的人。这一条是非常有意思,充分反映美国人的文化内核:疫情期间不好好呆在家里到处乱逛的人,既有可能被传染,也可能进一步传染他人。崇尚小政府的美国人认为,每个人都应当为自己承担更多的责任,只要大家都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社会就会太平。这种把社会正常运转的终极责任放在个体的观念是美国核心的价值观。


在进一步引申到中美比较之前,我们再进一步看看对Trump处理COVID-19的满意度及其对2020年美国大选的意味。


2、对Trump的满意度



首先看看morning consult的民意调查。全国注册选民中,有53%的人觉得Trump处理得还行。而且这个比例在过去两周中是上升的。


如前所述,在绝大多数议题里,80~90%的民主党人批判Trump是很正常的。而针对COVID-19,只有62%的人认为Trump对COVID-19的疫情爆发有很大责任。


为了做进一步的印证,我们再看看RCP综合的针对Trump工作满意度的民调:




第一张图是对Trump的工作满意度。RCP平均值44.3。这类投票的选择都是非常党派化,大部分民主党都会选对Trump不满意,大部分共和党会选满意。


第二张图是对Trump处理COVID-19的满意度。大概可以看出来,人们对Trump处理COVID-19的满意度是略高于对他总体工作的评价的(相差数个百分点)。


因此,至少目前看来,如果把政治化因素都排除掉,美国老百姓对Trump的COVID-19应对是相对还算满意的。


而美国的政治体制是分权,老百姓会把不满分散到各级政府(都是民选的)去。而州/地方政府又是应对疫病的一线。


所以至少在目前这个时点,我不认为COVID-19会使Trump在大选中被动,甚至相反,他可以借COVID-19的问题更进一步。


二、如果问中国民众,“谁对中国疫情爆发负有最大责任”会有什么结果


民调的结果一定符合国民价值观与性格。


1、 把病毒带来的人的责任


1)抱怨食用和处理野生动物的人。在疫情初期,人们对湖北地方吃各种奇怪野味(包括蝙蝠)的人非常愤怒,认为是这种陋习导致病毒传播到人类身上。


2)在疫情发展中段,有更多奇怪的本地起源阴谋论论,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病毒时不慎泄露等说法,一度非常有市场。


3)在二月末、三月以来,开始转至“美国起源论”。这说法折射的不是理性和逻辑,而是反美情绪(和美国人将问题推到中国身上一样),可以理解为一种中国人对美国的一种情绪反抗。但这种情绪反抗能进入理性范畴么?普通中国人真的会把COVID-19疫情爆发推到美国身上?笔者认为这并不可能的。人们内心深处知道是怎么回事。到今天,大部分也会支持对野味市场进行强力监管,永远防止通过野味市场再度引发病毒。


2、不遵守纪律与规则的个体


中国人非常不喜欢不遵守纪律与规则的个体。但这种情形在国内比较少见,因为在我们的体制里,人们整齐划一行动,都比较守规矩,自一月下旬大规模管控开始后,除极个别人,大多人都很服从纪律。“不听话”的人也就是在最近集中体现在各种归国同胞身上。但这个时候,国内疫情已经完全被控制,民众不会也没有理由把最初的疫情爆发怪罪到被认为是受害者的普通人身上。


3、政府/公权力


这是中国人抱怨的核心。民众认为,疫情爆发本质还是政府的责任——包括湖北/武汉卫健委、武汉当地公安(约谈吹哨人的人)、湖北/武汉政府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国家疾控中心……能想到的公权力主题都是责任人。尽管反感野味市场,也带着情绪反美国,但中国民众会把绝大部分真正的责任推到中国政府身上。在中国源远流长的体制文化里,政府是拥有巨大权力,但需要承担一切终极责任的终极主体。


因此可以想见,如果在中国民调,可能有八到九成的人会把大部分责任推到各级政府及职能部门。


以上也可以看出中国和美国的区别。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