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笑哭一代人的童年CP 如今一个去世 一个被关(组图)

最近,我被这首翻唱的《处处旧》洗脑了。旋律早就听到起茧,但歌词让人感触良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家不会记得开电视。”


总记得童年周末,有一只猩猩和一只狗,陪我度过那些悠游午后。



漂洋过海,译名各不相同:《詹姆斯和小庞》、《狗狗猩猩大冒险》,但我还是喜欢《阿笨与阿占》。


阿笨是一只黑猩猩,背带裤死忠粉、鬼马聪明,而阿占是一只斗牛犬,已婚青年,非常贪吃。



两只活在不同世界里的动物,相逢恨晚,竟成为了风靡亚洲的最强CP。


自2006年开播以来,《阿笨与阿占》成了很多人童年记忆里最明媚的代名词。每个周末抱着遥控器守在电视前,天王老子都不准换台。



在驯兽师爸爸宫泽厚的指引下,每一集阿笨都会和阿占出街,一边学习人类世界的礼仪,一边努力完成宫泽先生布置的任务。


每次出门,看起来是阿笨在遛阿占。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蠢蠢呆呆没有脑袋的阿占拖着阿笨“亡命天涯”。


“哥...诶哥..你走慢一点。”



虽然双脚难敌四腿,但在待人接物方面,阿笨赢了阿占9条街。路上遇到打招呼的行人,阿笨会90度鞠躬。



猩界第一潮男阿笨,除了痴迷背带裤,还是大黄靴的第一代玩家。



挑款、试穿、买单,买起鞋六亲不认,阿占去哪他也完全不管。




而阿占,除了为美食和玩乐狂奔外,大多数时间它都选择做一只“咸鱼狗”。


去shopping,它第一时间坐定在购物车里:“别说话,推我。”



意犹未尽,它就在地上赖着不走。阿笨只能使出绝招——拖后腿。



两兄弟都怕水,但军令如山誓要渡河,阿笨咬咬牙踩着石块跳上了岸,阿占直接在河面坐成了一座佛。


“苦海无边,放下狗绳,回头是岸!”



阿占看起来是个贪生怕死的蠢憨憨,但实际上,人家是个深藏不露的滑板酷盖。



聪明一世的阿笨望尘莫及,阿占形如疾风,甚至拽出了一个侧头Pose。


士别三日,阿笨决定一雪前耻!



困在购物车上的阿占只能眼睁睁看着兄弟踩板耍帅:“好呀,你这个好胜的男人!猩机boy!”



阿笨与阿占不仅是运动潮男,还是文艺少年。



春光明媚,一猩一犬,拿起单反,让我们留住温度、速度、温暖和愤怒,凝住今日怎样好。



背着蓝色书包的阿占坐在黄色的滑梯上,好像欢乐大海上一座孤独的孤岛。



阿笨是INS网红小哥哥流派,而阿占则是学术型摄影师,讲求真实和质感。



神情严肃、目光如炬,一击即中,一张大师级(背光)实验风作品出炉。(此处有掌声)



小时候,看着这俩“没头脑和不高兴”,一边惊叹一边大笑,就连老爸都忍不住坐到旁边:“有这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狗”父之狂笑。(3s后)


参加体能测试,健身狂魔阿笨30秒做了12个仰卧起坐,技惊四座。



轮到阿占,往后余生,倒地不起。



做任务的途中遇上恶犬,阿笨当机立断使出“时运高、看不到”大招,火速开溜。



阿笨变身末路狂花,阿占一脸无语:“这一天天的,有啥好跑的,它就是个弟弟。”



才见恶犬,又遇毒蛇,阿笨使出42变蛇妖依然张牙舞爪,一屁股瘫倒在地“我今天就命丧于此?!”



说时迟那时快,阿占快狗加鞭,前来救驾。



这一段路,有苦楚、有艰险、有欢笑、有眼泪,他们患难与共。当时粤语里有一句台词:“友情大过天,阿笨与阿占”。



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童年回忆的背后,全是眼泪和心酸。


时过境迁,眨眼15年,当初在电视前看得忘记写功课的小孩早已长大成人,成家立室。


那阿笨和阿占呢?


4年前的3月,春樱如雪,阿占先行一步,归去汪星,享年12岁。



12岁的斗牛犬,已是人类耄耋之年。在最后的影像里,奄奄一息的阿占,回望着自己短暂又漫长的一生。



弥留之际,阿占几乎丧失了一切视力,在无尽的黑暗中,和这个世界告别。



人们请来了能和动物沟通的传心师送阿占最后一程。病痛缠身,它已经无法站立,只能靠在枕头上,气若游丝。



油尽灯枯,阿占依然有一事未了。它想见阿笨最后一面。


明知道没有机会,阿占还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等一个空欢喜。



阿占生前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再闻一次阿笨的味道。



它老了,眼睛看不见,不能跑去救你了,但只要闻着你的味道,它便死而无憾。


原来有些人,这辈子已经见了最后一面。



阿占至死也不知道,阿笨不是不想来,而是不能来。


2012年,阿笨准备退休荣归,节目组和动物园架起巨大的立牌,恭迎这位“巨猩”衣锦还乡。



未等到掌声,先等到噩耗。


一次活动中,阿笨突然兽性大发,将一个实习生咬成重伤。筹备已久的金盆洗手公演被迫腰斩,阿笨惨淡收场。


它不是性情大变,而是从未快乐。


还记得节目里,阿笨经常咧嘴露齿“笑”吗?这个表情,不是开心,而是害怕。



他胆战心惊、无处可逃,全世界却以此为乐,指着它大笑。


这样的快乐,太残忍。


退休后,阿笨仍不得安生。它被拉上台给游客表演,穿着人类的西裤马甲,沉没在四起的欢声笑语中。像一座孤岛。


这一刻,它会想阿占吗?



为了让它抬起头面对观众,驯兽师宫泽厚需要全程掐住阿笨的脖子。


结束后,宫泽先生含着泪说:“它太累了。”


这只被人类“教坏”的猩猩,回不去族群森林,人类将它关在动物园,一关就是8年。


这8年,它不知道自己的老友已经魂归天国,它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度日如年,一等再等。


几年前,阿笨终于等到了陪它长大、捧它出道的志村园长来看望自己。



偌大的玻璃囚牢中,阿笨站在角落里,一看到志村园长,就飞奔而来。



‍志村园长蹲下来,敲着玻璃小声问:“阿笨,你还记得我吗?”阿笨顿了一下,如梦初醒,点了点头。‍



阿笨使尽浑身解数,一遍又一遍地翻跟斗,逗园长开心。‍



它还记得怎么做鬼脸搞笑、如何正坐鞠躬。




“园长你快看啊,你教给我的东西我都没忘记!”


但人们已经快忘记它了。‍



阿笨以为只要它像以前一样卖力表演,园长便会带它走。可是没有。


志村园长只能隔着玻璃一遍又一遍地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打扰了你作为猩猩的一生。”


这一句道歉,太迟了。


一位考古学教授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研究灵长类那么多年,我清楚地知道,这样的动作在它们的社会里面完全没有意义。”


阿笨,不过是为了取悦我们罢了。


而更可悲的是,当年的节目组向阿笨与阿占的后代下手,让它们拍起了续集。



那个和阿笨说“对不起”的志村园长撒了谎,他让阿笨的女儿布丁穿上背带裤,女承父业,重蹈覆辙。



人们早已忘记了含恨而终的阿占,也不再想起在动物园里孤独终老的阿笨。


人类总是健忘。


年初,有人去了阿笨的那个动物园,天寒雨湿,它躲在小小的角落里,紧紧抱着手上的薄毯子。



微博@沈老卵


人群散去后,阿笨独自走到玻璃前,望着这些远道而来的老友。然后转过身,又一次隐入深深处。



微博@沈老卵


我想起狄金森的那首诗:“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我们童年的快乐,就这样耗尽了阿笨和阿占的一生。



它们本可以归于山野、隐于森林、和所爱的人共度余生,但这一刻,只有一个孤独的影子,落在水中,和我们的童年挥手告别。


部分图片 / 网络


撰文、编辑 / 快乐小神仙


责任编辑 / 蜜糖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