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透过疫情,认识一个复杂的美国(组图)


The navy’s USNS Comfort, which has space for 1,000 beds and a dozen operating rooms, docked in a Manhattan pier around 11:00 am. https://t.co/oeyhUBe92V


— Breitbart News (@BreitbartNews) March 30, 2020



驶向纽约的美军医疗船


国内的疫情基本已经受控。为祖国高兴,更为中国医护人员的勇敢与牺牲而深深感动!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处于失控的状态,确诊病例飞速增长。很多人或不解,或误解。今天我就借这个疫情和大家谈谈美国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我将在疫情结束之后,写成英文版本,通过适当管道提交给美国相关政府部门,而善恩的读者们,你们可以先睹为快了。


1、美国的疫情发展为什么这么快?


原因很复杂。有体制的原因和文化的原因。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文化的原因。因为韩国、日本和台湾的体制更接近于美国,但防疫工作做得也很好。因为这些东亚国家(地区)在文化层面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


而西方,尤其是美国,和中国在文化层面差距是巨大的。美国人民长期过着优渥、舒适、太平的生活,群体性意识中缺乏中国文化中的忧患意识和警惕性。他们对外面的世界缺乏了解,也不愿了解,对凡事也缺乏敬畏。他们天性自由奔放,没受过太多冤屈,轻易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自由,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因此,以武汉疫情之惨烈,根本没能唤起美国和欧洲的警惕。我相信他们的心理潜意识里有这么一种想法:嗯,那是中国搞砸了,是因为隐瞒真相才搞砸了,我们不会有事的。所以,当中国人民在艰苦抗疫时,美国人民歌照唱,舞照跳(当然说他们有幸灾乐祸显然也是冤枉了美国人—他们压根儿就没怎么关注这事儿)。


处于“紧急状态下”的纽约某餐馆


在文化层面上的问题,不局限于普通民众。决策者也有同样的问题。很显然,他们身上有一种傲慢与轻视—中国的经验因为缺乏透明度且不可验证,所以不具备太多参考价值。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中国医学科研人员很早就证明了无症状感染者也具有传染性。而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疾控中心的科学家直到美国确证病例数接近10万人左右才弄明白。而此前无症状感染者的感染数量已无法估量。忽视来自中国的经验,让美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还有一个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美国的多元化。多元化,尤其是种族的多元化,对于防疫工作是个挑战。例如,大家都能发现韩国和德国的死亡率特别低。他们都是单一民族国家(虽然德国近年来引入了大量的穆斯林移民,但其人口的主体-80+%依然是日耳曼人),但美国就不同了。尤其是纽约,简直是个世界人民的大杂烩。这次纽约疫情最为严重的区域就是皇后区,那里生活着大量的非裔和西裔。和德意志民族的整齐划一和纪律严明相比,这些地区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存在。所以纽约的确诊病例多也就不难理解了。


2、体制层面的原因呢?


那就更复杂也更奇葩了。


例如,特朗普看着大纽约都会区(包括纽约和新泽西)的确诊病例数节节攀升,心里那是个着急啊。他想抄中国的作业:封城!结果,被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怒怼了回去:你敢!后来特总缩回去了。原因是宪法并没有赋予联邦政府这个权力。这就是美国。在美国,防疫工作主要是由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承担,联邦政府基本是一个配角,主要提供一些支援和指导性意见。听不听,都是地方政府说了算。这是其一。



美国二战期间某造船厂


所以,凭借美国的科技和工业能力,再加之以美国国民一旦动员起来后整体的自律性,我相信美国不久就能控制住疫情。同时,我也希望美国和中国一道,进行紧密合作,尽快为人类找到攻克病毒的特效药和疫苗,让人类早日从这个病毒的梦魇中翻篇,大家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来过美国的朋友可能都有同感:美国机场都比较破旧,从机场出来的道路也不乏坑坑洼洼。这个国家就是这么实诚:他们不会去粉饰一下这些所谓的门面。纳税人的钱到哪儿去了?基本上都花在弱势群体的救助了(其中也包含救助非法移民,而关于这个花法的合理性问题,我们在此不作讨论)。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文媒体上充斥着低级的哗众取宠的文章,对美国的疫情进行这夸张失实的描述,其中不乏国内的一些所谓知名专家文章。善恩的很多读者都是留学生或准留学生,他们面临着诸多的教育决策方面的问题。我也一再强调,留学决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择哪个国家。因此,我今天写了这篇文章,给大家提供一点参考,希望能有所帮助。


作者周立伟是善恩教育的创始人,是国内知名的英语教学和美国大学升学顾问。



Abbott公司生产的病毒快速诊断设备


另外,美国因为产业链外移,导致本土生产能力严重不足。医护人员严重缺乏口罩和防护衣。结果,没用几天俄亥俄州的一家私营企业就研制成功了能够成功消毒N-95口罩但不损害其结构的设备。目前正在等待美国FDA批准。一旦批准后,美国医护人员PPE短缺的问题将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俄亥俄州某公司生产的口罩消毒装备在等待FDA审批


这次美国的疫情应对,从某种角度看,和二战的太平洋战争非常相似。当年,还是美国盟国的中国政府一再警告华盛顿:日本将偷袭珍珠港。但美国人还是没有重视,导致战争初期一度处于下风。但经过中途岛一战,美国扭转被动局面;到了1943年,美国一口气生产了147艘航母,而同期日本海军只生产了6艘。这样的工业潜力释放之后,日本自然是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



美国二战期间某造船厂


所以,凭借美国的科技和工业能力,再加之以美国国民一旦动员起来后整体的自律性,我相信美国不久就能控制住疫情。同时,我也希望美国和中国一道,进行紧密合作,尽快为人类找到攻克病毒的特效药和疫苗,让人类早日从这个病毒的梦魇中翻篇,大家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来过美国的朋友可能都有同感:美国机场都比较破旧,从机场出来的道路也不乏坑坑洼洼。这个国家就是这么实诚:他们不会去粉饰一下这些所谓的门面。纳税人的钱到哪儿去了?基本上都花在弱势群体的救助了(其中也包含救助非法移民,而关于这个花法的合理性问题,我们在此不作讨论)。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文媒体上充斥着低级的哗众取宠的文章,对美国的疫情进行这夸张失实的描述,其中不乏国内的一些所谓知名专家文章。善恩的很多读者都是留学生或准留学生,他们面临着诸多的教育决策方面的问题。我也一再强调,留学决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择哪个国家。因此,我今天写了这篇文章,给大家提供一点参考,希望能有所帮助。


作者周立伟是善恩教育的创始人,是国内知名的英语教学和美国大学升学顾问。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