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纽约、伦敦、东京都空了 像科幻电影的开头...(组图)

最近,来自各个不同国家的摄影师发布了一组照片。在他们镜头里,过去人潮拥挤的地方,罕见的几乎全是空荡荡的景象。


米兰▼



西雅图▼



柏林▼



首尔▼



委内瑞拉▼



世界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像一场哑剧,暗流汹涌却寂静无声。


曼哈顿市中心▼



伦敦▼



从前熙熙攘攘、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现在冷冷清清的,看着有些不习惯。


作为全球客运量排名第五的东京国际机场,不复往日的人声鼎沸,不见行色匆匆的过客,只有戴着口罩的警卫人员在巡逻。




穿梭行进的巴黎轻轨上,乘客分隔而坐,看到窗外无关风月伫立的巴黎铁塔,也懒得拿手机拍照了。



而从1971年开始运行的慕尼黑地铁,第一次在繁忙的工作日,没有等到排队上车的人群,列车便风驰电掣地呼啸而过了。



但可能也唯独此时,才有“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闲情雅致,细细地欣赏这宛若现代艺术画廊的地铁站。




耗资40亿美元建造、占地800000平方英尺的纽约Oculus车站,被称为新的世界贸易中心交通枢纽。



然而,现在这颗源源不断输送新鲜血液的心脏,暂时停止了跳动,没有要通往四面八方的人,它像打了个盹偷偷休息了。



从不知疲倦的城市这次也跟着偷懒打瞌睡了。


哥伦比亚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波哥大,过往川流不息、络绎不绝的立交桥,如今空旷得可以骑辆脚踏车兜风。




车水马龙的马来西亚在十分钟之内封锁了国门,堵得水泄不通的车辆,在封国禁令正式生效的第一秒钟,便乖乖地四处散去。



巴塞罗那昔日游人如织、摩肩擦踵的那兰布拉大道,曾是西班牙诗人费德里戈所说的“世界上唯一我希望永远不会结束的街道”。



不过,之前大家流连忘返不愿走到的尽头,让悠然自在的鸽子招摇过市替我们走完了。



见证过文艺复兴的米兰大教堂,默默无言地凝视了几个世纪,从它身边来了又去的喧嚣人间,现在总算有了片刻的宁静。




无论何时都人满为患的悉尼歌剧院,也终于能吹着海风,等一场落日。




同样被海风吹拂了几千年的维多利亚港,夜幕降临后,除了不见人头攒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依旧闪烁到天明。



洛杉矶的圣莫尼卡海滩,呜呜泱泱的人群离去后,才发现天与地与海,都遥远无边,没有尽头。




印尼日惹的神佛,少了朝觐的信徒,还是一如既往的庄严肃穆。




但素有“世界十字路口”之称的纽约时代广场,出入写字楼的白领们在家办公后,就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越夜越野的曼谷街头,摆摊的小贩、觅食的吃货不出来了,它竟然像找不打蹦迪酒吧的夜猫子,怪垂头丧气的。




柬埔寨的暹粒,帮很多人在吴哥窟的树洞藏了秘密,现在它一到晚上,依旧温好了酒,等说故事的人来。




就像莫斯科场场爆满的歌剧院,哪怕听众不在,音乐家还是满怀期待地演奏着,反正过不久,这里又将恢复原样。




虽然,每年都有300万信徒朝圣的麦加圣城,现在已经禁止进入。




梵蒂冈一呼百应的教皇,此时也不能接受臣民的朝拜。




但就如今天,教宗方济各面对空无一人的圣彼得广场,在圣伯多禄大殿前为全人类祈祷说的那样:


我们意识到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所有人都脆弱而失落,但同时又彼此相重相需。所有人现在都要团结起来,每个人都需要彼此的安慰。




尽管谁也没有预料到,世界像突然进入了无人模式。


缅甸仰光▼



巴基斯坦▼



罗马▼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



德黑兰▼



可希望总是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就像悄然怒放的春天已经来临。


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同舟共济,困难将被迎刃而解。


要坚信我们熬过了至暗之夜,便会迎来黎明。


因为,所有暂时的空旷都是为了来日的繁华。


圣保罗▼



部分图片 / 《The NewYork Times 》及网络


撰文、编辑 / 火烧云


责任编辑 / 蜜糖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