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销量暴涨231%!被泼27年脏水之后,它终于火了(组图)


疫情期间,成人用品行业彻底爆发了。



在疫情早期,就有人注意到超市里的避孕套货架,居然空了。



至于为何,网上的各种传说应该能解释一二。


比如最著名的“3天40次”。



还有人分享,自己一个月用了5盒套。



传说未必是真,但数据不会骗人。


今年情人节,根据京东大数据显示,常住地在北京、上海、广东、福建的用户,计生情趣产品成交额增长较快,其中福建和广东的涨幅分别高达231%和196%!


隔离在家,全国各地不约而同地发起“弃肾保肺运动”,防疫防毒防意外。


而避孕套的疯狂,只是成人用品行业爆发的一个缩影。


**1


疫情下的全球性需求**


疫情之下,人们对娱乐活动的需求究竟有多强,从全球最大的成人视频网站Pornhub上就能得到非常直观的体现。


3月10日,意大利实行全国封城。两天后,Pornhub上意大利的流量就暴涨了57%!



流量暴涨的还有西班牙、法国。这两个国家,原本的观影率一般,但“封国”之后,和意大利一样实现了流量暴涨,西班牙增长61.3%,法国增长38.2%,被称作是“看片三巨头”。


截止3月17日,Pornhub 的全球流量上涨了11.6%。



Pornhub流量上涨的同时,计生情趣产品的销售量也不遑多让。


在西班牙和意大利,充气娃娃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262%和480%!


根据情趣用品公司Womanizer的数据,澳大利亚的情趣产品销售量激增了31%。美国更是领先世界,销量飙升了75%!



当然,并不是所有成人用品,都会被正确使用...



在国内,虽然很多人对成人用品讳莫如深,但背地里消费起来,也是不甘人后。


在拼多多发布的春节期间“宅家十大热销商品”榜单中,避孕套榜上有名。根据网易严选发布的《2020春节疫情消费大数据》,网易的春风避孕套销量暴涨,累计售出100000余只。



因为需求巨大,旗下拥有杰士邦安全套业务的人福医药股价大涨,在2月6日股价增幅10.02%。


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成人用品也始终是个硬需求。



开成人用品店的程鹏遇到过一个汉口的买家,武汉封城时,他一直和老婆住在丈母娘家里。程鹏问,既然你有老婆,为什么还要来买这个?对方惨兮兮地回答说,丈母娘家只有两间房,空间狭小,很不方便,你说我能做什么?


所以在疫情期间,程鹏一直坚守岗位。没有员工帮忙,他就自己处理订单、打包、发快递,他说:“当武汉人、湖北人有这个需要的时候,当然应该有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些数据和情况,并不让人意外。


2014年中国人年使用安全套71亿只,2016年为96亿只,2017年就突破100亿只!


去年情人节,天猫超市一小时的成人用品实时销量暴涨了600%左右!


而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将破1300亿元!


中国人,正在变得越来越敢色。


**2


说不出口的火爆行业**


成人用品行业能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


1993年,中国大陆第一家成人用品店“亚当夏娃保健中心”,在北京赵登禹路开业。开业前,店主文经风既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人肯租给他店面。开业两周后,他才做成了第一笔生意。



1998年,杰士邦把广告语“杰士邦安全套——给您无忧无虑的爱”印在广州市公交车车体上,33天后广告就被撤下。


1999年,中央电视台宣传安全套可以有效预防艾滋病的广告,也仅仅播放了一天。


虽然起步艰难,但一旦起步,成人用品行业就注定势不可挡。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情趣用品相关企业总共有8156家,其中广东地区的情趣用品企业共2851家,占全国总量的34.9%。


在这背后,不仅消费者与之难以分离,数不清的从业者也因为成人用品改变命运。


北京女生吴小飘,在英国读完研究生后回国,先是在公关公司待了5年,然后辞职创业,并开创了一个中国前所未有的职业:情趣玩具测评师。



从2007年至今,吴小飘为1000多种情趣玩具做了测评,将每个情趣玩具的特点、功能、用途,都写成报告发布在网上。她还为至少3万名女性提供过咨询服务,她说,“愉悦是每个女生的权利,使用和购买情趣玩具,是一种性的独立,这就是我做这件事的初心。”


大部分人没有吴小飘的高起点,但也不妨碍他们做出自己的事业。


2009年,广东顺德一个叫陈好琪的女孩,退学后去了一家电子工厂当检验员,成天跟马达、电机打交道,没日没夜地加班验材料,“我都开始近视了。”


后来她看到员工宿舍对面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店”,好奇的她每天下班后,就远远地蹲在路对面,观察生意,发现“每天都能看到有十多个人买。”



受此启发,她立马开了一家淘宝店,利用成人用品赚了第一桶金。



在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灌云县,还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因为情趣内衣改善了生活。


在过去,灌云是江苏省的贫困县之一。穷则思变,人们自发做起了情趣内衣生意,在2011年就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情趣内衣产地之一。


2017年双11,灌云县情趣内衣在线销售额突破1.5亿元。而当时整个连云港的电商总销售额也不过8.7亿元。


情趣内衣生意刚兴起时,当时县政府碍于面子,还处于“确实不太好意思明面上扶持”状态,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才顺水推舟。


相比之下,灌云县的女工就少了几分纠结。在她们看来,制作情趣内衣就像做针线活,而且还能挣钱。因为拿的是计件工资,做起来非常方便,农活忙完,她们就到厂里动动剪刀,每月平添几千元收入。



据当地的一位老板介绍,灌云县30岁至45岁的人一共有大约10万人,女性占一半,而做情趣内衣的女工就有2万。


这个曾经上不了台面的行业,正在成为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经济支柱。


**3


这门生意,是该火了**


饮食男女,是再自然不过的需求。


毫无疑问,中国人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包容、开放。


仅2015年一年,人们就使用了比如“情趣内衣”“飞机杯”等超过1000万种搜索关键词。


2017年,三里屯的情侣主题酒店,一个名叫“粉红女郎”的房间一个月要被使用50次。钟点房“订房宝”APP显示,消费最高频的一个用户,42天时间内共开房14次,换过5家不同的酒店。


所以日本AV女优成为游戏代言人,大家开始见怪不怪,比如苍井空代言《勇士OL》,泷泽萝拉代言《刀剑笑》等等。


企业请来AV女优为自己站台、宣传,也不再是离经叛道,而是理智考虑后的选择。2016年1月,苍井空为京东公益众筹站台,场面火爆,宣传效果极其超预期。



根据《南都周刊》在 2015 年对性学家潘绥铭的采访,他认为,中国用了不到 30 年时间,就已经完成了全面“性化”。


然而吊诡的是,网络声势和现实生活之间,还是存在着看似无法逾越的鸿沟。


谷雨数据曾联合腾讯新闻客户端,向年轻人做过一次调查问卷,收到9889份回答。数据显示,18到34岁的年轻人,只有6.6%的年轻人反对婚前性行为,多半(56.2%)都是中立的态度。



年轻人越来越开放,但他们的安全意识却没有多大提升。


去年,中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数据就显示,在有过性经历的学生中,安全套的使用率还不到40%。另一项数据更触目惊心:早在2011年到2015年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高达35%!


大学生如此,更何况其他群体?


归根结底,是性教育和成人用品行业被长期污名化的结果,导致没有多少人能正视“性”。


2017年2月,杭州有一位网民发帖说,她看到一个尺度很大的“小学生性教育”教材,感觉都“看不下去了”,并怀疑这是不是学校给发的“假书”。



在很多网友看来,这是中国目前最好的性教育教材,但家长一番抵制后,学校立即将书收回。


类似新闻还有不少,比如去年杭州某小学附近开了家情趣用品店,从此家长如临大敌。报道此事的《都市快报》这样写道:每次带孩子路过,家长都要拉着孩子快走两步,怕孩子看见。


有个女孩远远看到这家店,便好奇地问妈妈它卖的是什么,家长一下就慌了,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选择沉默。



去年5月,《钱江晚报》还报道过一则新闻:一个小区电梯外的电子屏,每天循环播放许多广告,比如汽车、旅拍、手表、饮料等等,但就因为其中穿插了一条杜蕾斯的15秒广告,不少业主就跳出来表示反对。


所有反对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对孩子不好。”



“亚当夏娃”开业距今已过27年,但有色眼镜还牢牢地架在许多人的鼻梁上,一刻都不曾摘下。


所以看到成人用品行业日益爆火,刀哥有一丝欣慰。


这至少说明,越来越多人学会正视正常需求,而在这样的人群中,刀哥相信会有更多人具备更良好的态度和知识。


这样的人会打心里明白,看避孕套广告或者是情趣用品广告,比看人流广告好多了。

参考资料:


谷雨数据:《别再说年轻人没有性生活了》


南七道:《为什么说荷尔蒙推动了中国互联网?》


新周刊:《性教育缺失的债,你可能连利息都还不起》


一条:《她是一个情趣玩具测评师,亲自试用了1000种产品》


新商业要参:《疫情之下,情趣行业崛起:4400万避孕套脱销,成人用品猛涨22倍》


电商在线:《疫情下的武汉成人用品店:解决湖北人“那方面”需求》


新京报:《情趣镇女工:丁字裤包3个边赚1毛,耽误20秒少挣1毛》


都市快报:《杭州一小学附近开了家“无人售货”情趣用品店,不少家长慌了》


电商在线官方:《广东厂妹开情趣用品店,一年净赚240万后,全部投资女人行业》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