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我可不敢随便找美国警察问路

01


首先要说一点:美国警察跟别的国家不太一样。


我以前出差去过美国,也去过欧洲几个国家。在英国的时候,我对警察可以说一点都不害怕,感觉周围的人也不害怕。英国警察有点像些松松垮垮的大叔大妈,眼神里没有那种锐利之气。我就敢随随便便上去问路:去大英博物馆怎么走啊?Turn left还是Turn right啊?


在美国,我不是很敢。


当然,也可能是我看美剧看多了,产生的一种幻觉。其实可能问了也没事。但是我还是随便在路边挑个面善的问路,没敢麻烦警察。


如果找一些数据看的话,就会发现我这种直觉是对的。


美国警察确实比较凶悍,每年都要打死好多人。比如在2019年,有人统计说是打死了好几百,也有人说是一千。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数量级。


相比之下,德国每年被警察打死的人是个位数。搁到美国,这就是一两天的杀人指标。英国的数字更低,接近于零。


所以,碰见美国警察,我不往前凑是对的。


美国警察让你干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干什么。让你趴下你就趴下,让你举手你就举手。不要辩解,更不要抵抗,否则那1000人里头说不定就有你。


02


那么美国警察为什么如此彪?


其中当然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也不安全。


在全世界发达国家里,美国警察的环境是最不安全的。在英国或者德国,警察拦下一辆车的时候,不会太紧张。但是在美国,警察拦下一辆车的时候,并不知道里面的人会不会忽然给自己一枪。


美国老百姓铭刻在心的是一次次的暴力执法,比如迈克尔・布朗案,沃尔玛枪击案,艾瑞克・加纳案,当然还有最近的弗洛伊德案。而美国警察铭刻在心的则是一次次的警察兄弟被杀事件,比如2016年,四名警察在一辆警车上同时被射杀,就给警界留下深刻烙印。


在这种危险环境下呆久,警察就容易有歇斯底里的应激反应,倾向于夸大对方的危险性。他们接受的训练也是这样。美国警方自己就说,他们接受的是军事化训练。


军人面对的是什么?荷枪实弹的敌人啊。警察眼里,对方也就是这样的人。


你让警察说话的时候,他们也一肚子苦水。当年《华盛顿邮报》就登过一篇老警官的文章,题目就叫:“不想受伤,就别惹我!”


老警官的整篇文章就一个意思:我们的难处谁知道?!没有哪个警察上街的时候会说,今天我想杀个人玩。警察很少犯错!被警察杀掉的,基本都是自己找死!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天天面对的是啥!


确实,就在今年2月,纽约有人凑到警车旁边,找警察问路。警察正turn left, turn right地说的高兴,那人掏出枪就冲警察下巴来了一枪。抢手逃跑了,警察被搭档送进急救室,捡了一条命。


那下次再有人问路,这个警察是不是就会手摸枪托,高度紧张?


所以,没事了别找警察问路。


03


那美国为什么会这么乱?


我觉得答案很简单,美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在西方国家里,它也是一个另类。


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持枪率像美国这么高。


也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移民率有美国这么高。


也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谋杀率像美国那么高。


也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基尼系数像美国这么高。


也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人们对政府权力的越界有如此强烈的警惕。


美国人相信自由和自立的价值。当然,几十年来这种观念也被严重得削弱了,但是这种精神依旧是显著的存在,强度远远超出其他西方国家。


欧陆国家其实更相信的是平等和秩序。英国人相信自由,但并不是很相信自立。只有在美国,自由和自立还被捆绑在一起,成为一种强大的力量。


这是美国活力的源泉。


但是这就要付出代价。一个人要为自己负责,这句话听上去很好,但是它的背面就是:你没负责好的时候,你就活该倒霉。


美国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国家,(当然现在这些机会在减少)这句话听上去也很好,但是它的背面也就是:你有更多的机会爬上来,但也有更多的机会掉下去。


我觉得,咱们中国人其实更能理解欧陆国家的价值观。对于美国的这种精神,咱们恐怕还是隔膜的。即便是喜欢美国的知识分子,也就是有些人所说的拜灯塔国的洋奴,骨子里也未必真接受这种精神。


04


还说回Floyd事件。


那位老警官说警察“很少犯错”,被打死的差不多都是活该。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了George Floyd的视频,估计都很难接受这个说法。


确实太过分了。那是一个大活人,怎么能这么对待他?警察Chauvin又不是单独一个人,就算害怕有危险,也有很多办法来防止,上手铐也行啊。拿枪指着他,让他一点点自己起来也行啊。怎么就能一直跪在人家脖子上呢?



这太过分了


很难说Chauvin为什么这么干。也许他被Floyd在车里的举动激怒了,也许他觉得Floyd高度危险,也许他就是一个残暴的人。


但是这件事跟种族歧视有关系么?


那要看怎么定义种族歧视了。


有一组数据显示,按人口比例计算,美国黑人被警察枪杀的概率是白人的2.5倍,被拦截、搜身的概率更高。白人和黑人做同样的一件事,警察的反应会有明显不同。


我看过一个纪录片,里面的制作人就回忆说,她是小姑娘的时候,跟黑人男友出去玩,车上有毒品。警察拦下来以后,把她给放了,抓了她的黑人男友。她当时只以为是因为自己表现乖巧些,警察才放自己一马。后来她才意识到,自己走运,主要是因为她是白人小姑娘,而男友是黑人小伙子,还偏偏一副杀马特打扮。


这算不算种族歧视?当然算。


但是如果我们站在警察角度考虑呢?


黑人犯罪率比白人高得多,百分十几的人口干了差不多百分之四十的罪案。从职业本能说,警察眼里的黑人就是更危险一些。


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偏见。大部分黑人是遵纪守法的,而白人一样有作奸犯科的。我们不能以种族、肤色、性别来衡量一个人。


这些说法都对。但是对警察来说,没有用。


就像你在陌生街道上走夜路,忽然闪出来两个人向你问道,如果其中一个是小姑娘,一个是壮汉。那么你一定会紧张地盯着壮汉,而不是那个小姑娘。


如果这两个人一个是西装领带提着公文包,一个是纹身赤膊叼着烟卷,那你也一定会盯着那个纹身男。


其实这个过程中,你就体现出了性别歧视和阶层歧视。


你怎么知道那个公文包男就不是阴险的人渣,而那个纹身男不是一个善良的暖男?岳飞不还纹身么。


但这就是进化出来的生物本能。


面对不可知的危险,我们会搜集一切经验信息来做判断。这些信息不充分,判断方式不公平,但是能提高你存活下来的概率。


对美国警察来说,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肤色就是一种有用的信息。人心看不见,但皮肤一眼就能看得见。我相信,如果美国犯罪分子都统一服装,比如都穿旗袍,那我相信警察执法时候的种族偏见马上就会消失。


我并不是说美国警察没有种族歧视,我也不是说Chauvin不是一个该死的虐待狂,我只是想说,从常情推断,美国警察并不会偏巧都是一群种族歧视的狂人。事实上也是这样。美国司法局就统计过,黑人警察和白人警察,如果都工作在黑人社区,那他们朝黑人犯罪嫌疑人开枪的比例没有差别。


偏见是一种生物本能,贴标签也是一种生物本能。它们是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环境越危险,这种本能越强烈。所以你会发现,美国警察对黑人往往不甚友善,但是好莱坞编剧却非常友好,往每一个电影里都塞进去一个黑皮肤的大好人。


咱们中国人喜欢嘲笑白左,说他们是圣母婊,是白莲花。这些人强调政治正确,强调反歧视,反偏见。这是一种违反人类生物本能的伟大事情。


是的。伟大。就是这个词。


即便我说的好莱坞编剧,他做的事情不管多矫情,多廉价,其实也有”伟大”的一点影子,一点残骸。只有了解到历史上的歧视可以多恶毒,偏见可以多恐怖,才能意识到白莲花精神是多么可贵。至少在开端的时候,在这种精神还没有太廉价的时候,它是伟大的。


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它是一种奢侈的感情,更适合安全环境下的反思者。如果环境不那么安全了,如果“偏见”成了生存下去的手段,那么白莲花还会存在么?


反过来说,白莲花们都消失的世界,是否如你所愿的美好呢?


说到这儿,我觉得有些国人的态度其实很矛盾。他们可以一会谴责美国的种族歧视,一会说黑人这个种族天生就不行。到底怎么说,完全取决于你给他看的是什么文章。两种文章他们可以同时点赞,不觉得有任何自相矛盾之处。


我觉得,他们真的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恐怕也没有这种思考的能力。


05


最后再说一个问题:Floyd事件会怎么样?


我觉得不会怎么样,恐怕也很难有什么明显的后果。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当年的苏联,那甚至可能会是革命级的大动荡。但是在美国,它摧毁不了任何东西。


我们往往觉得美国乱,但是这种乱的背后是一种超级的坚固。它可以稀释掉各种各样的冲击,就算是那种打砸抢的人,也没有一个明确的造反对象。没什么东西可供他们打倒。所以,美国上个世纪所有的反抗和动乱,最后成功的巅峰往往不是打倒了什么,而是推动了某项立法。我觉得这也是美国力量的一种源泉。


但是这次,我看不出它能导致什么新的立法。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