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添子弹?最近为何越来越多听到“中共类纳粹论”


香港《苹果动新闻》


美国高层官员近月接连就中国政策发表强硬演说,向中国大打意识形态战。国务卿庞皮欧上月在公开演说中狠批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共政权为“新暴政”,英国更有犹太人团体把中国政府对待维吾尔人的手法与当年纳粹德国对待犹太人类比,而在爱沙尼亚、澳洲和印度等亦有政治人物发表类似言论。追本溯源,“中共类纳粹论”早在2008年就已经出现,有论者认为在政体、经济发展、国家崛起、外交及扩张行为上,今天的中国皆有与1930年代纳粹德国相似之处。有学者认为,类似比喻越来越流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难辞其咎。


网路上近日再次热传,一段据称在新疆某火车站拍摄的影片,上百名被蒙眼和双手被绑的维吾尔人被集体带上火车。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出席英国广播公司(BBC)节目,被主持人质问发生何事时,称这可能是“押解囚犯”。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在节目播出后致函刘晓明,对维吾尔族人权问题表示关注,并把情况与当年纳粹集中营类比,“人们被强制塞进火车,信仰宗教的男子胡子遭人修剪,女子被实施绝育,以及集中营的狰狞幽灵。”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韦森费特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形容,首次有犹太人团体以书面提出“中共类纳粹”的指控甚为爆炸性:“毕竟以往始终有些忌讳,因为这可能会被指乱用犹太人的民族伤痛来作比喻,并不适当。”他指成立于1760年的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是当地老牌的反对排犹主义民族平权团体,言论素有公信力,“现在用这么重的字眼来讲中国维族人的状况,中共会颇尴尬。”


“其实外国舆论用纳粹来比喻中国,可谓‘闲过立秋’。”孔诰烽称,大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前夕,西方已有评论把中国与举办1936年柏林奥运的纳粹政权类比。“一个有很多侵犯人权纪录的专权国家举办奥运会,但很多西方国家政要却把这些问题视而不见,一起出席开幕典礼,衣香鬓影。”而在人权问题以外,被视为对美国川普政府外交战略有相当影响的保守派网媒创办人班农,2017年9月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把中国当下的“极端民族主义”与1930年纳粹党上台前夕的德国类比。到今年6月,庞皮欧接受右翼网媒The Daily Caller访问时指,北京直接为香港制订《国安法》违反了当年与英国所作的承诺,手法恍如二次大战时期德国违反与英国的承诺发动欧战。


“中共类纳粹论”近期再次被热炒,孔诰烽认为首要原因还是中国政府对新疆维族人的迫害。“集中营囚禁和维族人被大规模地送上火车,还有越来越多产自新疆的产品,都被揭发是由被囚维族劳工生产,这与当年纳粹大屠杀前的做法相似。强迫绝育的传闻,则类似种族清洗。”其次,越来越多舆论把中国在外交舞台上的动作,与二战时德国的领土收复主义(Irredentism)比较。“现在说要收复台湾,接著是南海,它(中共)说这不是扩张,而是要取回过去属于我的领土。在国际关系的概念下,有国际关系学者提出这与当年纳粹党用‘收复领土’做托词去扩张,看到西方国家没有太大反应就扩张得更多,变成全面战争有点相似。”


孔诰烽分析,美国向中国大打意识形态战,显示美国已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甚至是斗争对手。“意识形态争端只是表征,实际的争端是经济上的竞争已经几乎不可调和,中国偷了美国很多技术,摆出很多要与美国公司争地盘的行为,因此以往在美国政治过程中一直帮中国游说的美国公司,现在已不再帮中国游说,甚至还提出一些对中国不利的政策。”他认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中共类纳粹论”被热炒要负很大责任:“就算没有川普,中共政府近年凶狠的行径,都令西方国家别无选择对中国强硬。最近的“港版国安法”就是最挑起西方国家觉得事态严重的事件,而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中印边境冲突以至疫情下中国外交系统凶狠的嘴脸和措施,都令西方国家很警觉。”


旅美中国政治评论员邓聿文则认为,包括班农和庞皮欧等右翼政治人物有意以纳粹来给中国“做文章”:“就是要与中国较量吧,不管现在中国有什么目的、什么考量,你中国想要挑战美国,我就要把你打压下去。”但他认同今日中国与当年纳粹德国的政治有相似之处:“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是元首高于一切,今天的习近平同样也是领袖高于一切。”此外,两者都是以暴力手段治理,“纳粹党有冲锋队等武装组织,到处抓捕和残杀反对派;中国则从思想上来控制人,也是用暴力作为最后手段。”


不过,邓聿文认为虽然两者同样打出“民族复兴”的旗号,但中共并未出现当年纳粹党的种族主义。“纳粹是以雅利安人优秀的种族主义为立国根据,这个中共是没有的。”此外,两者的对外扩张并不一样,“当年纳粹扩张是以国家生存危机来行动,一次大战失败令希特勒要透过‘国耻’向英国和法国复仇,扩张是用军事作为手段。而今天中国的扩张并不是用武力,不如当年德国动不动你不听我的话就用军事手段教训你,占领别国的领土。”


孔诰烽认为,目前中国在技术和军事竞争的综合实力,相比下仍比不上纳粹德国。“当年纳粹德国是真正科技创新顶尖的国家,拥有很多重要的军事科技,例如火箭技术;反观中国很多科技创新都只是靠山寨,华为最重要和复杂的零件亦要靠美国。中国有当年纳粹德国的野心和野蛮程度,但在技术上对西方的依赖还是很大,所以中国内部亦有‘要自量’的声音。”


至于美中意识形态之战是否会引发军事冲击,邓聿文认为美中两国之间的对抗已不单止意识形态,而是地缘政治和国家利益的全面冲突,两国甚至已存在“热战”的可能。他又指在当年冷战时代,美国和苏联的经济、文化和科技交流非常有限,反观美中这些方面的交流经过多年发展现已非常密切,“但这些原本是用来稳定美中关系的压舱石,一旦压不了舱,反而会变成了触成破坏关系的因素。”(香港《苹果动新闻》/报导)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