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双人行到青春岭──陈秀喜(6)

我用写诗、读书、写信、结交文友来排遣寂寞。写诗是为了收藏我们之间的对话,写给朋友的信则多是分享山居生活的平凡岁月,像是1982年4月29日写给张良泽的信里,就分享这么一件令我雀跃不已的事:“今春山静结满野草莓,采了四斤多,大收获。”我很珍惜这岭上美好的寂寞,和你寂然对座的时光,却又不免手握锄头

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