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加拿大放弃与中国自贸谈判 对华政策将基于2020年的中国做调整

2015年,特鲁多成为加拿大总理,其政府向中国展现出深化双方经济纽带的兴趣。2016年特鲁多访华,之后便启动了中加自贸协定的对话,双方代表团在2017年总计见面3次。再往后便是华为孟晚舟事件,和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与商人斯帕弗在华被捕,以及多名加拿大公民在华涉毒而被判刑,其中两人被判死刑;中间穿插着加拿大对中国留学生社团与中国使馆,政府之间关联的重新审视...近期又因香港国安法问世,加拿大政府叫停与香港的引渡条约,停止向香港出口敏感军事用品,以中国内地的待遇对待香港,渥太华与北京的温度一降再降。在本周五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的采访中,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表示,“目前看不到加拿大与中国自贸协定谈判继续的条件,2020年的中国,已经不是2016年的中国”。


早前特鲁多就因开启这一自贸协定的商议而饱受加拿大内部诟病,批评者们认为他为了争取中国市场而太过妥协。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国,仅排在美国之后,和中国达成贸易协定可以给加拿大的经济打一剂强心针;而一旦签署,加拿大将成为工业七国当中,与中国达成自贸协议的首个。虽然这一自贸谈判从未有过真正的突破,甚至只停留在“探索可行性”的阶段,但不可否认,长期以来,加拿大政府将中国的经济崛起视为对中国民众与对加拿大经济的双重利好。但如今国家安全的顾虑愈来越大,又加上今年夏天正式生效的美墨加协定有关缔约国与非市场经济体达成自贸协定的情况做了规定,被外界直呼是向世界发出的“要么站中国,要么站美国”的强烈信号,本次加拿大官方宣布将加中自贸案卷束之高阁,标志着特鲁多政府对华政策的一次重要转折,也是美国,澳大利亚,部分欧盟成员国对华态度转硬之后,加方的一次重要表态。


当年除了加拿大争取平息油菜籽出口纷争,双方还提到了中国长期希望拿下的引渡协议。特鲁多曾经表示:“未来的任何协议,都将会基于反映真实情况的基础之上,反应原则的基础之上,反应加拿大公民重视的价值观的基础之上”。几年之后,正是这些基础与价值观上的冲突,加速了双方的渐行渐远。在“环球邮报”的采访当中,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表示,“所有这些自2016年以来设立的,需要重新审视的对华政策,加拿大方面都会用看待‘2020年版的中国’的视角,来做调整”。今年8月底,商鹏飞在加拿大媒体平台上表示,“民主(和中国的)不同点在于,例如在加拿大,我不会站出来为加拿大司法决定做解释或者捍卫加拿大司法决定...法院和我各有各职,加拿大的权力是分立的,民主是这样运转的”。路透社也回顾称商鹏飞对中国“武断胁迫的外交方式屡次做出批评”。


商鹏飞还指出,目前渥太华方面的工作重心,是营救斯帕弗与康明凯两位公民,将他们带回加拿大:今年的欧洲行程当中,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曾经在意大利罗马和商鹏飞见面。除了新冠疫情应对方式以及未来疫苗等话题之外,商鹏飞再次呼吁中国立刻释放斯帕弗与康明凯,并呼吁中国对“所有在华面临死刑风险的加拿大公民给予宽大处理”。商鹏飞还继续要求中国向斯帕弗与康明凯两人开放领事协助通道。王毅则强调了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押一事上,中方的诉求,并向商鹏飞指出,“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加方拿出独立自主国家的姿态,消除当前影响中加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