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民调指新闻自由及传媒公信力创新低 学者批传媒换高层后“喉舌化”

香港 —


“港版国安法”实施接近4个月,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市民对新闻自由的满意度以及传媒公信力的评分,同时创下主权移交以来的新低。而两间收费的电视新闻台最近都出现高层人事变动,部份人选被外界认为有亲中背景。其中Now新闻台一名新任高层,近日涉嫌下令将有关香港港大学一名副校长候选人,怀疑是中共党员的片段及网上报道下架,事件引起各界关注。


有学者分析,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北京加强控制香港传媒,可能透过撤换高层令传媒进一步“喉舌化”。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星期二(10月20日)举行记者会,公布每半年一次的“市民对香港新闻传媒评价的民意调查”结果。


民调指新闻自由及传媒公信力创新低


这次调查由9月底至10月初,以电话随机抽样方式成功访问1,006名香港市民,结果显示,在多种新闻传媒之中,互联网和电视继续是香港市民的主要新闻来源,分别有70%和66% ,而透过报纸得悉新闻的比率只有37%,创2000年有纪录以来新低,另外,透过电台接收新闻的比率跌幅最大,由半年前的40%下跌至27%,跌幅超过12个百分点。


调查又发现,“港版国安法”实施接近4个月后,香港市民对新闻自由的满意净值,由半年前的负21个百分点,下跌至负25个百分点;市民对香港新闻传媒公信力的评分只有5.14分,较半年前的调查显著下跌0.34分。结果显示,香港市民对新闻自由的满意度以及传媒公信力的评分,同时创下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的新低。


杨健兴指新闻自由与政治大气候下滑吻合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出席记者会分析,香港市民对新闻自由的满意度下跌,与香港近年的政治大气候下滑的趋势吻合,他承认香港的新闻自由近年急速倒退,包括香港政府拒绝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前香港外国记者会署任主席马凯工作签证续期,加上警方过去一年不断在示威现场限制记者采访,尤其8月10日搜查壹传媒大楼时,表明只有部份记者可以进入采访区采访,甚至人提出要为传媒行业发牌等,可见港府的取态是不断限制新闻自由,他形容是令到新闻自由急速倒退。


杨健兴说:“也见到是有一个趋势,就是说讲限制是多过如何去再令到香港的新闻自由那个基础更加扎实,公众的知情权更加扎实,政府的开放性、透明度更加回应到社会的要求,这是一个方向,是可以加强到新闻自由的,这里是过去几年、过去那一年多很多东西是急速地倒退的政治上,而开始说的就是限制,在地面采访的地方去限制,制度上的限制,证件(记者证)的一些限制,甚至开始讲说有一套法证,或者甚至都会开始讲要有一些立法、(打击)假新闻,诸如此类的东西。”


国安法令香港新闻自由多了新红线


杨健兴表示,国安法实施后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影响更直接,虽然暂时未见到“拉人封铺”,即是关闭传媒的事情发生,但是会见到警方执行国安法的时候,已经开始触及传媒,有听闻部份传媒对于港独等敏感议题开始自我审查,他认为国安法令香港的新闻自由多了一条新的红线。


杨健兴说:“听到、听闻有一些媒体,其实对于譬如说展示到一些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一些旗帜,或者口号,很多媒体它要想想,它们做直播的时候,突然间有这些东西出来的时候,它们怎样呢﹖是不是立即撤走呢﹖是不是立即关掉声音出不到街呢﹖镜头怎样避呢﹖报纸都说可以不选那张相片,但是你说做直播、做电视那些会是怎样呢﹖这些都已经是实实在在,国安法出了之后媒体除了说原本很简单,法律那条线清清楚楚,已经又多了一条政治红线,现在那条国安法的线。”


两间收费电视新闻台相继出现人事变动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两间收费的电视新闻台包括Now新闻台以及有线新闻部,相继出现高层人事变动,由被外界认为可能有亲中背景的无线新闻部、亚视新闻部前任及现任高层入主。


其中Now新闻及财经资讯主管张志刚今年8月退休,接任人选并不是由内部升迁,而是由无线新闻部前高层陈铁彪“空降”接任,6月底正式上任。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陈铁彪1989年到北京采访六四事件,当时在亚视新闻部任职,系最后一批离开北京的香港记者,他一直专责中国新闻,之后加入无线新闻部。香港传媒界中人普遍认为,陈铁彪与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关系密切,担心背后可能有中联办干预人事任命,以令无线及Now新闻日后的报道,可以更加同一阵线。


传媒换高层监管新闻报道编辑及内容


杨健兴回应美国之音提问,有关两间收费新闻台高层人事变动的影响时表示,香港的经济已经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尤其中国内地的一些企业或者资金,对香港的传媒作为商业机构的影响都愈来愈大,他认为透过撤换一些编采人员,去“睇实”(监管)新闻报道的编辑及内容,其实过去一直都存在,不只是近两、三个月情况。


杨健兴表示,香港的电子传媒不多,今次两间电视新闻台撤换高层的时间点相当巧合,令人关注是否北京以及香港政府都开始收紧传媒的监管。


杨健兴说:“即是那个大气候去看,是(北京)中央政府甚至香港政府,下去一些部门其实都想管媒体管得紧一些,由在地面的采访到你的机构,即是说那个取态,对于一些政府的新闻,对一些(中国)国家安全的议题,对一些政府认为好重要、好重要的大湾区、港深发展这些议题,很自然它们(政府)会想,就是说一些商营的媒体都可以配合到它的政策,它那些管治上认为的威胁,是可以帮助到它管理、管治、发展的。”


新闻工作者应坚守“监察者”角色


杨健兴表示,这种趋势可能会令到一些传媒的老板认为,要寻找一些新闻的“把关人”去掌握政府的想法,甚至去配合政府的发展,他认为严格上这是一种传媒老板的取态,但是新闻工作者仍然应该坚守“监察者”的角色。 杨健兴说:“我们会很希望就是说一些新闻工作者,都能够做到基本的就是说,我们是那个‘监察者',即是政府你要说大湾区也好,或者是港深合作什么也好,你传媒都要讲一些问题出来的,提出一些疑问,监察有什么问题,这样就是最基本的了,也是我们行(业)里也好,或者作为(工)会要看的问题。 ”


杨健兴又表示,其实观众及读者都是传媒的监察者,他们会发现那些传媒变了质,成为宣传工具。


钟剑华指身边有朋友退订收费电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他身边相当多朋友在传媒撤换管理层之后,即时退出订户,反映市民对传媒公信力的不满。


钟剑华说:“最近那些传媒机构换管理层的时候,其实身边相当多朋友他一向订Now的、Cable(有线电视)的,即时隔天就跑去不订了,真实事件来的,所以很简单而已,即是其实换上去那些人,他们在行内的名声是怎样﹖品格是怎样﹖其实我相信在坐很多记者你们都听过,不用我讲,是不是﹖即是整个做法就是在伤害传媒而已,就是做一些伤害传媒的事情。你见到我们今次这个调查,电台作为主要新闻来源那个比率,由半年前的40%,跌到只有27%,跌了12点多(个百分点),这半年主要发生的事是什么呢﹖就是港台事件而已。”


质疑港府将传媒变成“政府传话人”角色


钟剑华质疑,今年多次整顿公营广播机构香港电台,反映港府希望将传媒变成“政府传话人”的角色,他认为这样是伤害传媒,尤其是打击传媒的公信力。


钟剑华说:“正正就是要破坏传媒的公信力,即是希望传媒扮演一个‘政府传话人’的角色,但是就算这样说都好,你见到那个问题就是,大家不信这些传媒的时候,就大家用各自的方式去了解资讯,即是无论做什么都好,我相信有几点很清楚的,即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透明的政府、一个问责的政府,这已经是一个不能够扭转的趋势来的。”


Now新闻删除港大副校长候选人报道惹关注


最近香港大学两名副校长任命事件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尤其其中一名副校长候选人、北京清华大学学者申作军被怀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多家香港传媒报道,Now新闻及财经资讯主管陈铁彪,被指绕过采访主任,两度下令将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评论申作军怀疑是中共党员的片段及网上报道下架。


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传媒高层剪辑敏感新闻内容的做法,过往在其他电视新闻台都有发生过,并非“新鲜事”,但已往多数在新闻报道播出前发生,今次在报道播出后突然要求下架,做法较为露骨,引起相当大的舆论关注。


学者批传媒换高层后“喉舌化”


钟剑华又表示,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北京加强控制香港传媒,可能透过撤换高层令传媒进一步“喉舌化”。


钟剑华说:“但是(Now新闻)这次就已经是上了架,然后就是再下架,变成大家就警觉,造成的结果即是舆论的反应相当之大,连Now TV本身的新闻部的人员都有意见,所以我觉得这个只是一个大家都预料到的转变,就是随着这个人(陈铁彪)被提拔,突然间‘翻腌’(复职),他本身已经退了休,其实反映北京是要加强控制传媒,这个动作会加快,亦会进一步令到香港传媒进一步‘喉舌化'。”


Now新闻台发声明回应报道下架


Now新闻台10月26日发表题为“回应有关新闻台一则港大拟委聘两名清华教授的评论之声明”表示,该台于10月24日有关新闻播出后,“得悉部份内容需待进一步核实,因而基于审慎原则作出若干编辑改动。”


声明表示,港大校方曾在当天的回应声明中,指出有媒体报道错误,“新闻台于25日继续更新及报道该则新闻,当中包括叶建源的电话访问。新闻台将继续聆听各方意见、公平公正地为市民提供中肯及如实的新闻。”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