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家:拜登亲手将Dominion交塞尔维亚黑客控制

一位曾经在索罗斯基金会工作过的选举诚信与技术专家最近曝光,为确保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连任,拜登(专题)曾亲自到塞尔维亚与网络黑客见面,敲定Dominion公司的软件由塞尔维亚人员控制。


为使Dominion占据大份额美国市场,奥巴马指使时任司法部长以反垄断为借口,强制剥离美国最大投票机公司Es&s收购的另一家美国公司,卖给Dominon后,之后又批准Dominion购买与委内瑞拉的Smartmatic有关联的红杉公司(Sequoia),从而使Dominion在2010年中期选举前就控制至少三分之一选举设备市场。


新闻网站"国家档案"(National File)11月24日的一篇独家报导,讲述了对达娜·吉尔·辛普森(Dana Jill Simpson)的采访。


达娜和丈夫吉姆同为选举技术方面的专家,曾经在索罗斯名下的Tide加拿大(专题)基金会(Tide Cananda Foundation)工作过。在那里她发现Tide基金会与Dominion加拿大公司公司的办公地点连在一起(电视剧),随后对Dominion进行多年调查。他们发现在Dominion后面隐藏的是私募基金、索罗斯基金会、希拉里基金会、奥巴马政府,及中共和塞尔维亚等外国政府。


担心Dominion会制造舞弊干扰选举结果,达娜曾经在2016向联邦调查局反馈了自己的调查,并没受到后者重视。


2020年达娜打算把她掌握的信息讲出来。她对"国家档案"记者说:"这次大选,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把Dominion公司摧毁掉。"


司法部强迫ES&S剥离Premier 为Dominion铺路


2009年奥巴马上任后提名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为司法部长。与奥巴马同样,霍尔德也是非裔美国人,奥巴马的任命使霍尔德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司法部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09年奥巴马上任后提名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右)为司法部长。在霍尔德领导下,司法部2010年3月8日强迫ES&S剥离Premier,为Dominion铺路。(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在霍尔德领导下,司法部于2010年3月8日签发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要求当时全美最大投票机生产商ES&S将其收购不到半年的市场老二——Premier剥离出去。也就是强行ES&S把Premier出售给另外一个买家,而且必须在60天时间内完成。


司法部签发这个协议的理由是,兼并了Premier后的ES&S占据了美国投票机市场的70%,从而对市场形成了垄断。司法部的文件中指出,ES&S的市场覆盖美国41个州,2008年的营业接近是1亿5000万美元,而Premier从占据33个州市场中获得的收入是8800万。司法部认为垄断会导致产品价格提高,市场竞争力和技术创造力的下降。


和解协议要求ES&S剥离Premier的全部资产,并且对细节做了规定。被剥离的资产包括用于生产扫描、记录、制表等设备的全部技术材料和说明,以及Premier过去和现在拥有的知识产权、生产工具和库存等等。


除此之外,和解协议还给了未来买家更宽广地使用ES&S旗下其它产品的权限。ES&S在收购Premier之前兼并了AutoMARK公司,这家公司生产投票机系统是为盲人、行动不便人设计,同时还有多种语言的功能。司法部规定ES&S不但要允许新买家使用AutoMARK产品,而且还必须给后者更新和修改软件权利。


在这个规矩详细的和解协议中,司法部还强调了重要的一条:新的买家必须得到司法部认可。就是ES&S选中的买家首先要获得司法部首肯,才可出售Premier公司。


否则,按照和解协议规定,司法部将指定受托人通过法院批准后对ES&S实施强制剥离。


Dominon两个月精采变身:从新生儿变市场老二


ES&S在限定两个月内找到买家,并且还是司法部满意的一家。2010年5月15日,ES&S与加拿大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签订了出售协议。由于两个公司都是私人性质,因而双方达成的收购金额外界不得而知。


加拿大政府在联邦选举和多个州政府的选举中至今还是采取手工计票的方式,因而2002年成立的Dominion公司并未获得参与大规模电子投票、计票和管理的经验。


继收购了Premier之后,Dominion紧接著在下一个月,又把另一家美国公司红杉公司(Sequoia)公司吞并。这样一来,Dominion在两个月之内完成漂亮变身,从美国市场的初生儿一举成为市场第二,仅次于ES&S。


四个月后,在2010年11月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中期选举中,合并了Premier及Sequoia市场的Dominion公司就正式插足美国政治了。


对于普通美国选民来说,关心的是把选票投个谁,至于自己的选票是否被Dominion的电子扫描、计票和列表系统算在他们支持的参选人名下,就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了。


然而对于关注选举公正、同时又是技术专家的辛普森夫妇来说,注意到Dominion公司以不同寻常的方式眨眼间进入美国,两个月内控制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选举市场后,他们的反应就不同了。


他们首先发现拜登在2009年5月访问前独联体国家塞尔维亚时,见了一些特别的人物。


拜登亲赴塞尔维亚为Dominion锁定软件团队


达娜在"国家档案"的采访中表示,自己和丈夫吉姆为哈佛大学毕业的律师克里夫·阿纳贝克(Cliff Arnebeck)的一个研究选举的团队工作。他们翻阅了司法部所有相关文件,发现是司法部部长霍尔德促成了Dominion的顺利收购。


她说:"我们查看了所有文件,证明Dominion能够拿到30%市场份额,要归功于奥巴马和拜登治下的司法部长,以反垄断名义促成交易。"


达娜和丈夫吉姆都是民主党人,不过是属于桑德斯非激进阵营的。她认为拜登和奥巴马通过司法部长把公司卖给自己控制的公司,实在太腐败了。


达娜接下来意识到了奥巴马和拜登打算控制一家选举公司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奥巴马2012年的连任,并且在ES&S被要求剥离资产之前,拜登在2009年已经开始著手准备了。


达娜对"国家档案"表示,为保住两人能够在2012年连任,奥巴马和拜登一上任就开始打投票机的主意了。她说自己收到一些线索,2009年5月拜登访问塞尔维亚时,跟那里的黑客达成一项肮脏交易。


她说:"为保证他和奥巴马在2012年连任,拜登跟贝尔格莱德的黑客们达成一个交易,不但让他们能控制ES&S设备信息,并且还要通过司法部的反垄断动作,确保后来的Dominion公司拿走一半以上的ES&S软件,交由塞尔维亚的黑客们控制。"


"国家档案"出示了一张照片是贝尔格莱德的普通建筑外观照,文章指出为Dominion编制软件的黑客们就是在这个建筑内工作。


2020年11月3日之后,当Dominion在多个州作弊丑闻越来越多披露出来之后,Dominion公司有一百多个员工将自己在Linkedin上的记录删除,其中包括在贝尔格莱德为拜登工作的黑客们。


"国家档案"文章中透露,拜登和塞尔维亚共和国前朝王储关系密切,双方曾经多次互访。王储是塞尔维亚最后一任国王儿子,出生5个月父亲的王朝就被推翻了,75岁的王储显然没再复辟王朝的可能,但他积极参与塞尔维亚的国际事务。自从11月14日拜登自我宣称"胜选"以后,王储是最早给拜登发祝贺信的国家"元首"之一。


Dominion硬件在中国生产 安全受质疑


除发现Dominion在塞尔维亚的软件工程师是在为拜登和奥巴马工作外,达娜继而发现Dominion的硬件设备是由美国著名的电子产品生产承接商伟创力(Flex)在中国的代工厂生产,而伟创力在中国最大的客户是华为(专题)。


伟创力(Flex)是全球最大的电信产品代工商之一,总部设在新加坡,在中国的代工厂规模最大,雇用的中国工人超过5万人,占其全球雇员的四分之一。


伟创力承接数个手机品牌的产品生产,其中华为是其重要的合作伙伴。华为的基站、智能手机,特别是支持5G系统的新机型都交给了伟创力生产。从收入净值比较,在美国的科技企业中伟创力对华为的依赖是最高的。


达娜亲自去过Dominion公司在德州丹佛的总部,她告诉"国家档案"说:"他们在误导公众这些设备是在那里制造的,它所做的就是把外国编程的机器卖给美国选民。"


"这些机器是由Flex在中国制造的,编程是在塞尔维亚和加拿大完成的。"


2020年1月9日,美国三大选举设备提供商Election Systems & Software、Dominion Voting Systems和Hart InterCivic的CEO们被要求到国会接受听证。多名国会议员就三家公司的实际拥有人以及是否有外国政府干预提出问题,三家公司的设备在中国生产是关注的焦点。


前FBI反情报部门副主任弗兰克·菲格里兹(Frank Figliuzz)曾经对NBC新闻表示,中国制造商会被迫配合中共情报官员的要求,为中共提供技术信息从而对美国公司造成威胁。他提到另外一个担心的问题是,从中国运来的设备可能存在检测不到的漏洞以及安装了可篡改的后门。


Dominion公司隐蔽拥有人


著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上周在接受福布斯商业台采访时表示,投票机公司的真正所有人隐藏在多个空壳公司和私募公司后面。


2019年12月10日三名民主党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和罗恩·怀登(Ron Wyden),以及众议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联合致信给拥有三大投票机公司的三家私募基金公司,要求他们提供各自公司的投资组合、业绩、所有权和财务结构的详细信息。


四位议员在信中指出,出于对私募股权投资在包括选举技术行业在内的许多经济领域影响力的担忧,并且他们注意到投票机长期以来存在"只重视方便不注重安全"的问题,而这些都构成对美国民主的威胁,因而他们要求私募公司提供透明的资讯。


他们在信中还披露,在过去的20年间,美国选举的投票机供应商从2000年的二十多家集中成目前主要的三家,他们占据了全国90%的市场,但是公众很少能够从其背后的私募基金公司那里获得透明的财务和企业运行资讯。


在2018年7月,Dominion宣布其管理层和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购了Dominion公司。


Staple Street Capital的网站没有提供任何该基金的投资组合以及业绩报告,甚至连创办人的介绍也没有。从其它公开的讯息中了解到,该基金是在2009年成立,它的两个创办人分别是胡丹·雅格布扎德(Hootan Yaghoobzadeh)和斯蒂芬·D·欧文斯(Stephen D Owens)。


在共同创办Staple Street Capital之前,胡丹·雅格布扎德和斯蒂芬·D·欧文斯都同时在1998年进入全球顶级私募基金Carlyle Group(凯雷集团)工作过。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