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被赶下神坛的马云——阿里巴巴遭反垄断调查始末

2020年蝉联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被中国年轻人亲昵地称为“马爸爸”的马云去年似乎诸事不顺。


被形容为世上规模最大公开募股——蚂蚁金服IPO在最后一分钟被叫停,370亿美元的潜在市值一夜蒸发。


蚂蚁金服是支付宝、花呗和借呗等家喻户晓的产品背后的母公司,马云是蚂蚁金服的实际控制人,也是与蚂蚁金服有关联的阿里巴巴的前董事局主席。


此前,马云曾被中国中央四部委约谈,去年底,有关部门也宣布对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展开反垄断调查。


目前马云已70多天未公开露面,在一档由他自制的电视节目《非洲商业英雄》(Africa’s Business Heroes)的最后一集中,阿里巴巴集团的另一名高管代替他担任了决赛的裁判。


人们不禁好奇,“马爸爸”去哪儿了?


2020年,世界起伏跌宕,一年多前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马云在10月24日的上海外滩金融论坛演讲后遇到了麻烦。那次演讲,他直击中国的金融业及其监管系统的痛处。


他说“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去管理飞机场”,“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他认为“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这世界上没有无风险的创新”。


他还在不少中国金融体制内“大佬”的面前说:“我们必须改掉今天金融的当铺思想,要依靠信用体系的发展。”


这些被认为是矛头直指监管机构的尖锐抨击把马云推到了风口浪尖。


之后,马云在10月31日晚现身“双11”开幕盛典直播现场后就在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


11月初,马云被中国中央四部委约谈。而后,据称是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公开募股的蚂蚁金服IPO被叫停。


澳大利亚博满金资(BMYG)首席投资官魏睿昊认为,这些讲话是导火索。


“确实,他的那个讲话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醒了监管部门蚂蚁金服这个业务所受的监管和其所承担的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之间非常不对等。”


“我觉得金融创新并不代表找监管的漏洞,创造一种看上去能带来巨大利润和收入,实际上存在着巨大风险的这样一些金融创新。这是有问题的。甚至在某种程度来讲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


蒙纳士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史鹤凌博士认为马云、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今天的遭遇原因繁多,有的是可以拿到台面上讲的,有的则是幕后的原因。


“从公开得到的信息看,很明显的就是因为蚂蚁金服对整个中国的银行业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挑战。 如果蚂蚁金服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的话, 肯定是会对中国的银行业带来巨大的挑战,” 史鹤凌说。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银行业实际上是国家垄断,背后有很多利益集团。 这就是为什么蚂蚁金服这次上市受阻的最主要的原因。”


史鹤凌副教授说蚂蚁金服搞的是类似2008年引发美国次贷危机的金融衍生品,也就是将资产证券化,实际上是有很大风险的。


“这里面水很深。


就在马云“消失”之际,一时间有关马云的各种传言四起,马云本人似乎也被人们赶下神坛,从新时代最成功的企业家一下子变成了舆论场上的“吸血鬼”、受资本驱使的人。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在马云和他创立的企业身上再度得到印证。


2020年12月14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行政处罚罚款。


去年平安夜(12月24日),就在蚂蚁金服首次公开募股被叫停一个月后,中国市场监管机构宣布对阿里巴巴涉嫌“二选一”垄断(即电商平台利用其优势地位和商家对平台的依赖性强迫经营者在平台间“二选一”的行为)等行为立案调查。阿里巴巴公司股价随即大幅跳水。这也是中国首次对国内大型科技企业展开此类调查。


中国媒体引述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史晋川的说法,即当前的一些反垄断措施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国内的互联网平台巨头公司在科学技术创新,特别是原创性的技术创新,实际上并不太多,过去的辉煌更多是用国外引进的新技术去突破旧体制而获得了巨大的‘制度红利’,” 史晋川说。


他还认为大资本、高科技公司、互联网大平台等在利用自己巨大的经济影响力去公开质疑和影响国家的一些重大经济政策和行业监管。


“这是国家反垄断的一个最重要的政经宣示。”


魏睿昊表示,高科技公司确实更容易形成垄断,更容易形成一家独大,替代很多线下的实体店铺。


“其实不只是中国,全世界都是一样的。科技的创新应该是使大家的生活更加便利,效率更高,但是不能因为驻足高科技就觉得自己站在了道德高地上了。”


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商业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黎永强博士也认为中国政府的干预是必要的。


“对于纠正市场失灵和最大程度地减少垄断者造成的净社会损失至关重要,”他说。


“高科技公司由于拥有开拓市场的能力而自负了多年。当政府采取与这些公司给市场和整个社会带来的风险相称的行动时,这样的幸福时光可能很快就会结束。 我个人并不为高科技巨头担心太多,” 他说。


而据史鹤凌副教授观察,身家582亿美元的马云之前曾有王健林,王健林之前还有袁宝璟和黄光裕,中国首屈一指的富豪的光环并不能成为“免死金牌”,也正因如此,有人戏称富豪榜就是“杀猪榜”。


“只要你是私人企业, 只要你对现有的利益集团形成挑战,你的命运必然是会临打压的,”史鹤凌副教授说。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向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集团寻求置评,直至截稿未收到回复。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