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热帖:二次弹劾无法提前赶走特朗普,佩洛西图什么?

没被罢免、没有辞职、尚未被弹劾成功——自煽动国会山暴乱后,这恐怕是特朗普(专题)离开白宫时最体面的方式了。审判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弹劾决议由众议院提出并通过后,一旦提交参议院,需要被视为优先事项立刻处理。弹劾成功的话,特朗普将无法再拥有“合众国属下有荣誉、有责任或有薪金的任何职务的资格”。


作者|徐亦凡 编辑|漆菲


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特朗普过得很悲凉。先是最爱的推特被封,内心苦楚无处诉说,紧接着,民主党人又马不停蹄发起弹劾,让他成为美国史上首位被弹劾两次的总统——这不仅前无古人,大概率也后无来者。


弹劾来势汹汹,1月13日,众议院迅速以232对197票通过决议,指控特朗普煽动叛乱,接下来需要参议院审判这一罪名是否成立。定罪并非刑法意义上的犯罪,只关乎总统是否该被免职。


弹劾书中提到了特朗普败选以来的一系列行动,以及1月6日的演讲内容——在围攻国会前的那番动员中,特朗普鼓励支持者去国会大厦,还称,“如果不拼命战斗,你将失去这个国家”。


众议院表决离特朗普卸任不过7天,而想在这期间推进复杂的弹劾程序将其免职并无可能。由于参议院共和党领导人麦康奈尔拒绝动用紧急权力让参议院提前复会,这意味着审判最早只能从1月20日下午开始。届时,特朗普已成为前总统,即便参议院判定罪名成立,也不存在免职的条件。


不过,如果弹劾成功,依然可以给特朗普定罪,他可能失去再次担任公职的资格,从而切断特朗普从政后路,使其连再战2024年大选的可能性都不具备,这才是民主党人所乐见的。


弹劾审判或影响拜登(专题)百日新政


没被罢免、没有辞职、尚未被弹劾成功——自煽动国会山暴乱后,这恐怕是特朗普离开白宫时最体面的方式了。


审判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弹劾决议由众议院提出并通过后,一旦提交参议院,需要被视为优先事项立刻处理。


根据宪法规定,如要认定特朗普有罪,需要三分之二的参议员都投票认同。当佐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由民主党人收入麾下后,两党将在参院平分秋色,加上当选副总统哈里斯作为议长的一票,民主党有优势但相当微弱。


这意味着,需要有17名共和党人“倒戈”支持,弹劾才可能成功。


截至目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还没决定何时将弹劾决议送至参议院。按照宪法要求,参议院在收到弹劾议案后,最快可于次日下午1时开启审判。因此当参议院于1月19日复会后,最早可以在1月20日下午1时开启审判,即拜登宣誓就职一小时后。


民主党人若是心急的话,可以等特朗普前脚刚离开白宫,后脚就开启弹劾审判。


但这会与权力过渡时间点重合——弹劾审判中,众议院相当于起诉方,参议员担任陪审团角色;一旦审判开始,参议院所有精力将投入其中,这样便没时间确认新总统提名的官员人选。


因此,参议院的民主党人希望能拆分今后的日程安排,例如上午进行提名确认、立法等工作,下午进行弹劾审判,但这一计划需要所有参议员同意方可实行。麦康奈尔告知拜登,他会与参议员们就此进行商议。


当选总统拜登对快速完成弹劾一事没那么热切,他早就不再将特朗普视为对手,毕竟疫情和经济形势都如此严峻,上任后他有大量议程亟待推进。审判如果占据参院过多时间,很可能影响拜登百日新政的落实。进一步而言,如果弹劾加剧政治撕裂,或将使拜登的执政面对更大阻力。


拜登曾表示,如果弹劾是在特朗普卸任前六个月被提出,那应尽一切可能让他下台,但现在距离新政府上任时间点过近。“我希望参议院领导层能找到一种方法,尽到在弹劾事务上的宪法责任时,也能处理国家的其他紧急事务。”


提交弹劾决议的时间点捏在佩洛西手中。第一次对特朗普进行弹劾时,因为与参议院在审判流程上存在争议,众议院表决后佩洛西拖延数周才提交议案。


鉴于参议院的主导权已经回到民主党人手中,两院将在弹劾程序上取得共识。出于为拜登争取时间的考量,如果拆分参院日程的计划无法进行,民主党人可能会在确认完官员名单后再推进审判程序。亦有分析指出,如果这个过程拖得过长,可能会消磨推进弹劾的政治动力。


共和党人纷纷与特朗普割席


特朗普不承认败选,发起多少桩诉讼也没能让共和党彻底抛弃他,毕竟这依旧是法律框架内的还击。但国会山一场暴动,彻底将话语权拱手让给民主党人,也让不满特朗普但倾向于沉默的部分共和党人有了与之划清界限的良机。


在众议院支持弹劾的232票中,有10票来自共和党人,尽管与民主党人票数相去甚远,但较之第一次弹劾,人数明显提升。这10票中,有众议院共和党三号人物利兹·切尼的一票,她是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利兹·切尼在声明中指责特朗普“召来暴徒、集合暴徒,然后点燃这场袭击的火种”。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反对弹劾的决定,但他也提及特朗普应对国会暴乱负责,而且决定不游说其成员反对弹劾,而是允许大家按照自己的意愿投票。这足以证明共和党内对特朗普态度的转变。


两院共和党高层放弃特朗普已是定局。麦康奈尔拒绝让参议院提前复会准备参加审判,也并非出于保全特朗普的考量。


他认为,鉴于总统弹劾审判的规则、程序和参议院先例,在当选总统拜登宣誓前无法完成一场公正或严肃的审判。他在1月13日表态称,“如果国会和行政部门用接下来的七天专注于促进总统就职典礼的安全、将权力有序地移交给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将符合我国的最大利益。”


当特朗普第一次遭到弹劾时,麦康奈尔还放话称会阻挠审判过程,但此次他已经决定与特朗普割席。据《纽约(专题)时报》披露,这位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私下对于弹劾一事非常欢迎,因为这有助于共和党从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中解脱出来。但在公开场合,他没有表露自己对于给特朗普定罪持何种态度。


国会山事件后,麦康奈尔就没再和特朗普说过话,很快,他的妻子、交通部长赵小兰也从特朗普内阁辞职。他对于弹劾的态度将决定特朗普未来的命运,如果麦康奈尔认定共和党需要从特朗普这里翻篇,后者的政治生涯也只能划上句点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多个信源称,一旦麦康奈尔支持将特朗普定罪,更多共和党人就会明确倒戈,弹劾得到超过67名参议员认同将是大概率事件。一位没具名的共和党参议员直言,“若连麦康奈尔都赞成(弹劾),特朗普就完蛋了。”


即便特朗普有大把拥趸,但他正逐渐丧失政治影响力,如果持续与之绑定,反而可能成为负资产。事到如今,没什么人再坚定维护特朗普。


副总统彭斯与特朗普之间的分崩离析,早就成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谈资。之前他因为特朗普的施压已经遭到过一系列威胁,还在1月6日那天被迫躲在地下室数小时。


不过,当被施压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罢免特朗普时,彭斯依然予以驳斥,并致信佩洛西称,“我没有因压力而超越自己作为副总统的宪法职能,来改变大选结果,现在,我也不会屈服于众议院,在国家的关键时刻玩政治游戏”。


除了将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彭斯于1月14日致电继任者哈里斯,向她表示祝贺,并承诺协助其顺利就职。这也是大选以来两任副总统的首次交流。他还在当天会见被调来执行国会安保任务的国民警卫队军人时发誓,他会坚持美国传统,确保当选总统拜登就职仪式的安全。


弹劾成功意味着什么?


这次弹劾还有不少法律上的困境,毕竟国会从没对一个总统发起过二次弹劾,也没在总统卸任后对其加以审判。之前只有过政府高级官员离任后遭弹劾的先例。


对此,北卡罗来纳大学宪法学者迈克尔·J·格哈特认为,“如果弹劾从个人任职时开始,在他辞职或以其他方式离职后,这个程序肯定会继续下去。”


民主党人也坚持完成弹劾程序。支持者声称,无论特朗普任期剩几天,总统利用作为国家领导人和三军统帅的权力煽动叛乱,罪行非常严重,“如果加以放任,将会给未来的总统树立有罪不罚的危险先例”。


弹劾成功的话,参议院可以就“特朗普未来能否担任公职”进行投票,只要反对票达到简单多数,他将无法再拥有“合众国属下有荣誉、有责任或有薪金的任何职务的资格”。


这样的结局不仅仅利好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指出,不少共和党人也抱有期待——有人未来想竞逐总统职位,有人希望将特朗普从党内剔除。


谈到弹劾一事,特朗普1月12日在白宫告诉记者们,弹劾对美国很危险,会引起极大的愤怒,并称之为“最大猎巫行动的延续”。被问及应对暴乱负什么责任时,他再次维护自己1月6日发言内容的正当性,“人们认为我所说的话完全恰当”,还称“我不想要暴力”。


当众议院13日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后,白宫推特账号公布了一段特朗普本人录制的视频。在视频中,特朗普再次谴责了国会暴力事件,但只字未提任内二次遭弹劾一事。“我真正的支持者不会支持政治暴力,不会不尊重执法部门和我们伟大的国旗。”他一改以往的煽动性口吻,呼吁起和平,敦促人们“缓和紧张局势,平复情绪”。


无论特朗普说什么,或许总有人会忠贞不渝地支持他,但在更大比例的国民中,他的支持率已然遭遇重创。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最新民调,特朗普的支持率降至任职以来的最低点,仅为29%。对特朗普来说,危险信号来自于共和党人对其支持率的骤降,目前为60%,而过去几年中,特朗普在党内最差时也有76%的支持率。


想让特朗普远离政坛的也不仅是民主党人,68%的受访者表示,不希望再看到特朗普担任任何政治职务,认为他应为国会暴乱负责的比例则达到75%。


美国历史上从未有总统被弹劾成功的案例,但特朗普或许能成为那个改写历史的人。


如果那一天到来,他失去的将是自身的名誉、前总统的退休福利,以及他最害怕被剥夺的回归政坛的可能性。而他能保住的特权,恐怕只剩下终身特勤服务了,这还得多谢他所痛恨的前总统奥巴马——这条法令是后者签署的。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