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在强力阻击下 中企去年为何仍在美IPO吸金百亿

尽管美中关系去年急剧恶化、国会和行政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中国在美国的股市交易,但是最新数据显示,中资企业在美国证券市场的融资规模仍创下了多年来的新高。



纽交所


美国弗罗里达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去年中国公司在美国股市首次挂牌(IPO)公开募股是十年来最多的一年,有32家中资公司总共筹得了120亿美元,是上一年的四倍。2019年首次来美国上市的公司仅筹到30亿美元。今年到上星期为止已又有9家中国企业来美市首次公开上市,融资20亿美元。


中资公司美国上市创新高


此外,美国经济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统计也显示,2020年中国企业赴美上市融资规模达到了多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荣鼎在上个月的报告中说,虽然自2016年以来,美中两国间的直接投资一直呈下降趋势,但股市投资规模却在逐年扩大。包括首次增量发行和已有股东发售的存量发行在内,中国公司去年总共在美国股市筹集到了190亿美元,是2014年阿里巴巴创下美国IPO记录以来最多的一年。


主持佛罗里达大学这项研究的金融学教授杰伊·里特(Jay Ritter)说,他对中国公司如此踊跃前来美国上市感到有些意外。他对美国之音说:“尽管有这些讨论,其中包括国会有关将中国公司摘牌的法案,中国公司继续到美国上市。去年一年十分活跃,今年以来也是如此。”


荣鼎集团在上个月的一份有关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报告中说,美国金融市场对中国公司融资来说至关重要,在2020年底,美国投资人累计持有的中国证券高达1.2万亿美元。


美国投资咨询公司蓝衬衣集团亚洲区(The Blueshirt Group Asia)常务董事邓葛礼(Gary Dvorchak)说,赴美上市可以令中国公司提高公司的信誉和公司估值。在中国为中资公司提供赴美上市咨询服务的邓葛礼对美国之音说:“比如说,在生物板块美国有一个很大的颇具深知灼见的投资群体,所以生物公司很可能会在美国市场上找到了解他们公司业务、珍视公司潜力的投资人。”


1985年,当时还只是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在访问艾奥瓦州时曾在邓葛礼家住了两天三夜。


金融咨询公司“赫伯特摘要”的创办人、股市新闻网络“市场观察”的资深评论员马克·赫伯特说,除了可以筹得大笔资金外,中国公司来美国上市对他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风险,何乐而不为。


他对美国之音说:“比如说,中企在美国上市第一轮融资后,政治上的风险变为现实了,今后无法上市了。他们完全可以拂袖而去,到其他市场上去融资,对他们来说现在并没有任何什么负面后果。如果有人给钱,即使知道可能不会永远给下去,我也伸手就拿。”


风险与回报


但在另一方面,中概股对美国的投资者来说却可能构成重大风险。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其官网上说针对中概股警告说,该委员会要求中国境内发行人履行高质量披露标准的能力有限,“中国公司的披露很可能并不完整或具有误导性,投资人在这方面面临巨大风险”。


在美中关系近年来渐趋恶化的背景之下,美国去年曾出台一系列措施加强对中资公司在美上市的监管,以至使中企有被驱逐出美国股市的风险。


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瑞幸咖啡去年4月曾爆出伪造销售额丑闻,导致瑞幸在去年6月被除牌。这一丑闻再度引发了美国政府对两国间长期得不到解决的一个关键议题的关注,即中国政府不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对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进行审计。 白宫去年六月的一项备忘录称,中国从美国资本市场获益,却未遵守重要的投资者保护条款,破坏美国法规的透明度,给投资者带来重大风险。


针对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无法对中国公司实施检查的问题,美国财政部此后的一份有关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建议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财政部的报告说,中国阻碍美国透明度法律的行为对美国投资者构成了巨大的风险。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去年还高票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该法律规定,如果美国的监管机构连续三年无法检查某一在美上市外国公司的审计账目,该公司将被证交会除牌。此外,上市公司必须披露他们是否被包括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内的外国政府所拥有或控制。


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量化金融项目主任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说,《外国公司问责法》给了美国新政府三年时间的回旋余地,最终如何实施还取决于拜登政府如何解释这一法律。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如果你很严格地解释这部法律的话,那几乎所有的中国公司都会跟中国政府有联系,都可能面临是很负面的看法。”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


委员会(USCC)的一份报告说,截至2020年10月,在美国三大交易所,也就是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共有217家,总市值高达2.2万亿美元。


投资咨询公司金瑞基金(KraneShares)首席投资官布兰登·埃亨(Brendan Ahern)说,在美国经济仍十分脆弱之际,这是一项牵扯到两万多亿美元的议题,令中概股全面退市或将殃及美国投资者利益。


他对美国之音说,投资中国公司虽有风险,但往往也有丰厚的回报。他以中国的网络公司网易为例说,如果你问投资者,倒退20年你会买哪家公司,大概每个人都会说,亚马逊。但是,买网易的回报要远远高出亚马逊。


他说:“2000年6月在美国上市的网易的表现实际上是亚马逊的两倍,21年来的累计汇报率高达18,000%,相比之下,亚马逊上涨了8,700% 。”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