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本台华盛顿记者直击“港版美丽岛”大审判 多名被告自辩称无悔服务社会

“港版美丽岛”47名民主派人士参与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进入第四日“马拉松式”聆讯,多位被告选择解聘代表律师,由自己亲自答辩。本台华府记者根据流亡海外香港人梁颂恒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庭审消息,报道审讯过程。(胡凯文报道)


综合各方消息,被告邹家成、岑敖晖周三(3日)晚入院,而早前入院的被告杨雪盈周三晚上已回到法庭。


第四日聆讯中,至少12名被告要补充陈词,包括杨雪盈、何桂蓝、刘颕匡、戴耀廷、林卓廷、李予信等人。


另有至少7名被告“炒律师”自辩,包括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李予信、林卓廷、杨雪盈、何桂蓝。


当中,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李予信宣布正式退出公民党,而吴敏儿亦宣布退出工党,刘颕匡透过律师宣布民间集会团队解散。


正流亡美国的梁颂恒在脸书披露各人自辩内容。


何桂蓝:我不接受限制个人言论自由的保释条件


其中一名被告何桂蓝自辩内容,在社交媒体广传。她说,“我愿意接受任何保释条件…就由法庭话畀香港人有咩野条件先可以不再犯国安法。”


“但我留意到,现时法官有好多保释条件,但当中有不少涉及限制言论自由的条件。在此,我不会接受。我不会接受不能在社交平台讨论政治,表达个人意见。我反对控方以单方面、原则性反对国安法,我认为可以就国安法,就政治辩论,才有助一个国家发展。”


何桂蓝说会引用《国安法》第四条,她相信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庭不会希望以言论自由去换取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她不希望见到,亦不会接受。


她补充说,担保人有三人,包括我妈妈、歌手黄耀明和《立场》总编锺沛权,她会感谢和紧记锺生教导和培训。


林卓廷 : 在动荡下我无选择安逸生活,但我无愧于心


林卓廷在庭上说,很多人形容他是十分暴力的人,但他实际不是,相反他一直坚持非暴力原则。他说不想香港人受到伤害。香港局势可以急剧恶化,他坚信自己有调解和监察角色,他不能独善其身,并向法官说,“法官阁下,我实在委屈,报案人收到警方感谢信后,竟然成为被告,事实上我的角色事与愿违,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他说,在动荡下无选择安逸生活,令他面对一宗又一宗刑责,但无愧于心。


林卓廷决定修改保释条件,希望法官容许他保留社交媒体的使用,希望保留《国安法》和《国安法》的容许权力,保障收入来源,以免严重影响家人生计。


“我过去一直谨慎,国安法就更加谨慎,过去都无鼓吹港独和暴力。”他表示在d100节目内,不断提醒自己和身边人和听众,不要讲违反国安法的言论,要认识国安法,如不可讲“国际线字眼”。


他总结说,1999年在中文大学政治系毕业,帮过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做地区事务,再在民主党担任职务,无愧于心,杜绝黑社会围标,尽心尽力为香港服务。


在谈到家庭时,林卓廷当场哭泣起来,他说,“我有两个孩子,我太太近日日渐消瘦。我未来一直谨慎行事,不再坠入法网,希望和家人、战友平安、健康。”


杨雪盈:我原本做区议员只做一届两届,之后想做回普通人


杨雪盈说,“我一直身体不好,爸爸是的士佬,妈妈做清洁,家穷,我偏偏读艺术,后来从政才可以有收入帮屋企,家人教我负权成责。在大坑,我关注当区创作、动物议题、环保。我感激爸爸,他开的士,送我上学,长大后他帮我服务街坊整水喉。”


她说父亲有长期病患,要洗肾,但都一直照顾她。他一直开车接送她,她刚考车牌就想可以开车送她父亲。她妈妈很严厉,曾有产后抑郁,曾在窗边企图自杀,但她不知道还可以保护家人多久。


杨雪盈说感谢爸爸,但她最想回报的是香港,她一直以来以温和方式服务社会。又强调,“我非支持揽炒,我只是支持非主流弱势人士”。她表示接受所有保释条件,希望法官给她有机会见家人。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