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共公使无奈骂澳洲人 分析:战狼有挫折感


中共驻澳洲公使王晰宁。(Sam Mooy/Getty Images)

近年来,澳中关系跌入低谷。近期,中共驻澳公使王晰宁公开发文,骂批评中共的澳洲人是“败类”,却又无奈表示,“现在在澳洲,做中国(中共)的朋友越来越难了。”折射出中共战狼在国际社会碰壁后的无奈。


中共驻澳公使王晰宁发文骂澳洲人 无奈感强烈


王晰宁2月25日在澳洲出席中国工商委员会晚宴,以“现在在澳大利亚做中国(中共)的朋友真难”为题发表讲话。讲话充满无奈,而这篇文章直到现在还可以在中共驻澳官网上找到。


王晰宁称,由于新冠(新冠病毒)疫情,我们去年一年里无法见面……经过过去一年,我感到现在在澳大利亚,做中国(中共)的朋友越来越难了。


王晰宁在讲话中不断抱怨澳洲各大媒体,称在疫情初期,澳大利亚的知名媒体、报纸和电视关注的、报道的是有中国(中共)背景的企业囤积防疫物资、造成澳市场供应短缺。对“中国朋友”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王晰宁无奈指,“有些中国(中共)的老朋友动辄被一些人称作‘熊猫拥抱者’,仿佛对中国(中共)友好成了一桩罪过,只有对中国(中共)吹胡子瞪眼,才是澳洲人应有的姿态,才能赢得民心。今天在澳大利亚,做中国(中共)的朋友太难了!”


除了澳洲媒体,王晰宁还指责那些质疑与中共合作威胁了澳大利亚的主权和安全的人。称这些人大多是消耗澳财政资源的“吃闲饭者”,是滥用手中掌握的力量。


王晰宁接着骂道:“那些出于一己私利、蓄意污蔑诋毁中国(中共),破坏中澳友谊、损害两国人民福祉的败类会遭到世人唾弃……”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驻澳大使馆的官网上,中翻英的内容,“败类”两个字被删除。


王晰宁还无奈表示:“今天在澳大利亚,做中国(中共)的朋友太难了!……现在我们的澳大利亚朋友们(中共的澳大利亚朋友们)处境艰难。”


过去五六年,中共渗透澳洲、间谍案、国安案、搜查记者等事件让中澳关系急速降温。


近期,澳洲主流媒体深度揭露有亲中共背景的华裔富商周泽荣渗透澳洲政界的节目,在澳洲社会影响巨大。


澳洲在2018年通过《反外国干预法》和《外国影响力透明法》,要求在职议员申报与外国机构的关系。同年,澳洲也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共通信巨头华为参与国内5G建设。


针对澳洲要求调查新冠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的源头,中共恶意报复,导致中澳双方关系全面恶化。去年10月,学者詹姆斯·劳伦森(James Laurenceson)写道:“澳中关系正在以6个月前无法想像的速度瓦解。”


分析:中共战狼也有了挫折感


王晰宁的上述说辞引起关注。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王晰宁的言论里面出现了骂人的内容,也属于中共强硬派的战狼之一。问题在于,这个“王战狼”的言论显示,中共外交官开始有了挫折感。虽然其言论仍像中共其他战狼外交官那样,把责任推向西方世界,但是可以看得出,中共的外交官们已开始对中澳关系失去信心。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主任兼作家亚瑟·克伦科夫(Arthur Chrenkoff)发表文章回应。他认为,若如王晰宁所说,批评中共的澳洲人就是败类,那他乐于戴上这顶帽子。克伦科夫表示,中共总是巧妙地把政党和全中国人民绑在一起,透过这样模糊的界线,将任何批评描绘成对全中国的攻击。


克伦科夫澄清,“没有人侮辱中国这个国家或整个中国人民,问题在于中共。”他说中共是一个害怕世界和自己人民的政党,否则他们应该是要透过民主选举来接纳人民对政党的问责和批判。克伦科夫的该篇文章刊登后,被澳洲多家媒体转述引用,在当地获得认同。


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认为,王晰宁这段言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会加深中澳两国的仇恨情节,“我不知道他们这么做出于什么样的策略,但这实际上,大大损害了中国在澳洲的形象。”


3月3日,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发表题为“中国(中共)正在失去影响力——这让它变得很危险”的文章指,目前,中共与澳洲存在外交冲突。中共也与日本、印度、南海诸国存在主权争议。中共与欧洲国家存在人权问题争议,与拉美国家存在非法捕鱼争议,与非洲国家间则存在发展债务问题的争议。


文章称,中共发现自己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生冲突,正失去对世界的影响力。


文章列举称,中共的承诺不再被严肃看待,其宣传没人会听;许多“一带一路”的项目暂停;基本上没人支持其南海“九段线”主张;在北京去年控制香港后,西方国家排着队给香港专业人士提供移民机会;许多国家都禁止了华为和中兴所提供的网络设施;印度、台湾、韩国、日本都因中共的潜在威胁而对自己的军队进行现代化升级。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