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德州“围捕响尾蛇”猎杀庆典:鸡皮疙瘩掉一地


美国德州年度盛事——全球最大的“响尾蛇围捕庆典”(Rattlesnake round-up)上个周末方才落幕。这场年度盛事对当地人有何意义,过去又曾引起什么争议呢?图为3月14日的“响尾蛇围捕”活动中,参与者剥开蛇皮。 图/法新社


“剥皮大赛是怎么回事?”美国德州年度盛事——全球最大的“响尾蛇围捕庆典”(Rattlesnake round-up)——在近期落幕,活动内容涵盖:捕获野生响尾蛇、响尾蛇烹饪赛、以及响尾蛇大胃王比赛等等。


这场“响尾蛇围捕”大会常见于美国中西部和南部地区,更是德州斯威特沃特(Sweetwater)行之有年的著名盛事,至今已举办63届。而时至今年,适逢德州取消限制禁令,这场活动依然吸引上万民众,这对于刚放宽限制措施、走出停电大阴影的德州民众而言具有什么意义?而这场活动过去又曾引起什么争议?


德州斯威特沃特的“响尾蛇围捕”于每年3月的第二个星期举行,每年预计吸引约25,000名游客慕名而来,为这个仅有约1万人口的小镇带来830万美元的收益。原担心这场活动不一定能够举行,但恰好德州刚于3月10日取消口罩令、放宽限制措施,并且允许商业活动“100%开放”,于是紧接著举行的“响尾蛇围捕”活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依然吸引成千上万的民众,包括儿童,涌进会场参与。


负责筹备活动的公关Rob McCann接受访问时表示,过去一年疫情带来种种不确定性,因此活动此次顺利举行让人兴奋,尤其活动的成败也意味著德州是否能通过“100%开放”的考验。事实上,即便是在去年3月——全球陆续陷入疫情所困之际——“响尾蛇围捕”活动依然如期举行,理由是:“为了历史和文化遗产,我们不能不办!”由此可见,这场活动之于当地居民的意义之大。


有关北美的响尾蛇狩猎活动,在18世纪初就已经有迹可寻;早期因为安全考量而有猎杀行为,也发展出各种引蛇出洞的技巧。在生存条件和环境严苛的地区,杀蛇捕蛇也在某种程度上象征了北美拓荒中“征服自然”的环境互动。而后狩猎活动也逐渐变化,从起初的防御目的,到如今变成有组织、有规模且带有娱乐性质的“响尾蛇围捕”庆典,成为美国中西部和南部如德州、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奥克拉荷马州等地的重要盛事。而德州的“响尾蛇围捕”活动则始于1958年,至今已进行63年之久。



图为3月14日在德州斯威特沃特举行的“响尾蛇围捕”活动中,捕蛇者往洞穴喷洒气体以吸引响尾蛇出洞。 图/法新社



图为捕蛇者几个星期以来捕获的响尾蛇。根据统计,每一年围捕大会捕捉到的响尾蛇可以多达约2吨。 图/法新社


德州斯威特沃特每年都会举行围捕响尾蛇大会,活动涵盖各式有关“蛇”的内容,包括:各种响尾蛇竞技表演、收集响尾蛇比赛、狩猎响尾蛇等活动;当中还包括开放给当地16至19岁的女孩参加的“耍蛇小姐选美大赛”(Miss Snake Charmer Pageant)。走进活动现场,可见成千上万条被捕获的响尾蛇。而评审会测量这些蛇的重量、性别和长度,接著会将之毒液取出、杀死和剥皮。这些蛇大部分会被斩首,经过处理后的蛇肉会被制作成各式食物由在场群众分享,例如炸蛇肉、炒蛇肉等等;而部分剩下的蛇会被出售、制作成装饰品,或由交易商处理。


根据统计,每一年围捕大会捕捉到的响尾蛇多达约2吨。会场地上布满著响尾蛇溅出的鲜血、墙壁上也可以看见血红色、大小不一的手掌印——这一些都是大人和小孩参与者沾了蛇血后,印在墙上的痕迹。而当一只又一只的响尾蛇在现场被斩首时,围观的群众,包括孩童,也会不断发出尖叫和欢笑声,过去也曾发生过:当一位小孩表示要将一只被斩首的蛇当作宠物时,一旁的工作人员随即举起蛇的身体交给小孩。这一切也是此活动极具争议所在:


为了人类的娱乐活动,响尾蛇就该死吗?此外,响尾蛇围捕活动标榜适合一家大小,但残忍而非常态的屠宰现场对小孩的具体教育意义又是什么呢?


动保团体对此一再呼吁禁止举办响尾蛇围捕大会,除了不让残忍杀害响尾蛇的事件发生,同时也避免破坏生态环境。基本上,响尾蛇在活动前几个月就已经陆续被捕捉收集。捕蛇成员在找到可能的蛇洞之后,便会灌入满满的汽油,引蛇出洞;而其他成员则会守住其他洞穴口,以确保响尾蛇没有任何逃生机会。而一直到确保所有可能的洞穴口都被灌入汽油、并且静待约30分钟后,捕蛇人就会折返,一一收集被汽油逼出来的响尾蛇。


过去几十年来,这样的捕捉方式除了让响尾蛇的数量和规模不断减少、污染周围的土地和地下水,多达350种野生动植物都会同时受到影响。而这一些被汽油逼出来的蛇,接著会被弃置在角落,习惯独居的它们也因为倍感压力而会互相咬伤彼此。它们将近几周、几个月的时间都会无法饮食,等到活动当天几乎已经失去挣扎的力气,甚至已经死亡。而即便感受到痛苦,响尾蛇的面部也不会有任何表情,也难以发出任何尖叫声。



图为一场最长蛇类的比赛中,评审将蛇压制在桌上,测量蛇的长度。 图/法新社



图为围捕庆典中被斩首的蛇头。 图/法新社



参与者在参与剥开蛇皮的环节后,在墙壁上留下其手掌印记。 图/法新社


“响尾蛇围捕”的支持者认为,此活动可以提升大众对响尾蛇危险性的认知,公关Rob McCann向外界解释:


“我从十岁就开始抓响尾蛇了...响尾蛇更像是斯威特沃特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不是要消灭响尾蛇,而是要教育人们如何与之互动和相处。”


McCann认为学校并没有好好教导人们如何“处理蛇”,例如该如何识别有毒的蛇、以及在野外看到蛇时该怎么办。因此透过围捕响尾蛇的活动,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人们克服对蛇的恐惧,时刻警惕周遭环境。换句话说,“围猎捕杀”可以被视为当地人用以社会教育的一环。


但这样的论点也遭受不少质疑。德州野生动物管理局的John Devis就向《Popular Science》表示,“如果追踪被蛇咬伤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蛇咬伤案件是下降的,但这跟围捕计划没有任何关系。反之,试图人为捕捉或处理蛇,还会增加被蛇咬的次数。”康奈尔进化生物学教授也指出,人们被响尾蛇咬伤确实会不舒服:


“但对于已发展国家而言,被蛇咬伤的风险确实被夸大了!”


而不能否认的是,斯威特沃的“响尾蛇围捕”活动虽具一定教育意义,但其传递的方式和内容也更为耸动。若要教导人们破除对蛇的恐惧,未必要以这种残忍的形式,德州爬行动物保护协会成员Adrian Berg认为增进对蛇的品种习性等知识教育,例如蛇的特征和行为,进而破除对蛇的恐惧。由此,年轻人不仅可以学会欣赏蛇,同时也能学习到整个生态环境的知识。换言之,破除恐惧就得从建立正确的认识方式开始。



响尾蛇围捕活动标榜适合一家大小,但残忍而非常态的屠宰现场对小孩的具体教育意义又是什么呢?图为2015年的“响尾蛇围捕”活动中,一名小孩在大人的帮助下剥开蛇皮。 图/美联社


响尾蛇围捕活动历经一代又一代,对当地人具有传承和保存文化的意义。然而时至今日,外界在乎以及关注的议题也在于:保留历史和文化就必定要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对待响尾蛇吗?


随著人们对动物和环境的意识提高,这也对“响尾蛇围捕”活动造成一定压力,甚至也成功促使其转型的案例。美国乔治亚州的克拉克斯顿(Claxton)已经在2012年停止“响尾蛇围捕”活动,结束其40多年来的传统,取而代之的是具有教育意义的“响尾蛇和野生动物庆典”(Rattlesnake and Wildlife Festival),民众有机会借此认识被圈养的野生动植物,同时也有相关人士分享历史和安全知识。


号称“全球最规模最大”的斯威特沃的“响尾蛇围捕”活动能否转型还是未知数,尤其小镇的经济收入、传统文化、对蛇的恐惧等都牵扯其中,要如克拉克斯顿州般大刀阔斧改革也需要当地居民的共识才有可能达成,但至少克拉克斯顿的例子已证明:“转型”与“改变”并非不可行,甚至也已成为未来趋势。



响尾蛇围捕活动历经一代又一代,对当地人具有传承和保存文化的意义。然而时至今日,外界在乎以及关注的议题也在于:保留历史和文化就必定要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对待响尾蛇吗?图为被剥下蛇皮的蛇。 图/美联社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