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这就是美国民主可能终结的原因​ I E闻美政(附音频)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音频专栏 | E闻美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纽约时间》立场。- - - - - -


第 124 篇


这就是美国民主可能终结的原因


By | Eric


昨天我谈到拜登政府将会改革美国的税法。拜登的新税法重点还不在增加税率,而是更注重于堵住美国之前税法的各种漏洞,尤其是针对高收入阶层的征税漏洞。


我们先来看一下美国逃税的规模有多大。据 Brookings 学院估计,美国被拖欠的税款可能在 6000 亿美元/年。而美国 2018 年的政府赤字也只有 7800 亿美元。如果税款可以上缴,70-80% 的财政赤字就可以还清了。在所有的逃税中,72% 的逃税,来自个人所得税的瞒报。


我们知道,在税务游戏中,富人甚至有比美国税务局有更多的资源,他们有更好的税务师,更好的律师和更多的时间来和美国税务局玩税务游戏。而美国税务局 IRS 却一直以来被削减预算,财力人力都无法和这些富豪们相比。在这场税务游戏中,税务局一直出于下风。2019 年,税务局就被拖欠了 5700 亿美元的税款。而最顶端的美国收入最高的 1% 的人群,平均每年逃税款,就高达 1750 亿。这是一个天文数值,超过美国教育部年预算的三倍左右,是全美国学生贷款的 1.7 万亿的 10%。换句话说,如果近十年来这些收入最高的 1% 的富豪们不逃税,那么今天困扰美国下一代优秀人才的学生贷款问题,就解决了。


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所 (NBER,美国最大的经济研究组织。美国一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曾是它的研究员)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美国收入最高的 5% 的人群,他们的总收入超过美国全国人口总收入的1/3,但他们平均隐藏了自己收入的 20% 没有缴税。而收入最高的 1% 人口更厉害,他们隐藏了自己 1/3 的收入。随着税务局能力的下降和越来越复杂的避税手段,使得逃税行为变得越来越容易和越来越普遍。税务局由于预算的削减和税务官司越来越难打,他们开始减少了对富豪报税的抽查比例。2010 年代,对于那些年收入达到 1000 万以上的富豪,税务局的抽查率是 30%,而到了 2019 年,这一抽查比例下降到不足 10%。而即使他们抽查,成功的比例也不高,因为富豪们会利用大量的海外账户,复杂的转账和税法的漏洞来让税务局晕头转向。


那么税务局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漏税的呢?2008 年到 2018 年,税务局曾有一个 “海外资产自觉申报” 计划。如果你有海外资产,之前从来没有报过税,那么在这个计划中,你只需要付一小笔罚款,自觉把这些资产申报了,那么就可以换来税务局不再对你的偷税漏税行为进行起诉。这相当于一次偷税漏税的大赦。数万美国人进行了申报。税务局拿着他们新申报的材料和他们之前报税的材料一对比,吓了一跳。为什么呢?如果税务局没有调查过你,你漏税了,这属于你胆子大或者运气好。但问题是,税务局调查过的人中间,93% 的概率,税务局依然没有查到真实情况,最后还是人家大赦的时候自己报上来的。这就只能说明税务局有多无能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高级逃税,并不是到处都有,让税务局难以捕捉到,而仅仅是集中在收入最高的 1% 的人群中。说白了就是税务局明明知道这些人在逃税,但是,手上的资源没有对方丰富,经办人的能力没有对方的专业。眼睁睁看着对方漏税,但没有办法。那么通过这十年的大赦计划,是不是已经清除了这种海外账户逃税的行为呢?没有。


帮助这些美国客户设立境外账户进行逃税的一个主力军是瑞士银行和信贷机构。奥巴马总统时代他们曾向美国保证加强对客户的审查,配合美国政府调查海外账户逃税的问题。但这一措施在川普政府时代被冷遇,据瑞士信贷内部的吹哨者透露,现在瑞士信贷依然在积极帮助那些美国富豪躲避美国的税务系统,而且所使用的方式更为复杂和隐秘。


一位参与此调查的经济学家 Daniel Reck 表示,“税务局需要更多的资源,需要雇佣更多的优质专业人士来进行更全面的税务检查。” 我们一般老百姓认为逃税和合法避税是两件事,但实际上,到了顶级富豪们那里,他们可以使用复杂的税务手段来让这一界限变得十分模糊。比如川普虽然个人收入超过数百万美元,但他只缴 750 美元的税,这是川普整个税务和法律团队努力工作的结果。税务局要和他们打交道会非常头疼,有时候他们宁可和这些富豪们庭外和解。作为普通老百姓,你曾经设想过你可能会和 IRS 庭外和解吗?我们要追求的那个公平公正的美国梦,离我们还很遥远。


今天我想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哈佛大学著名的公共政策学教授 Bob Putnam 在 2015 年出版的 《我们的孩子们:美国梦的危机》( 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Bob Putnam 教授是美国政治学研究中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的论文和著作在美国政治科学界被引用的数量,排位第三。


在这本《我们的孩子们》中,Putnam 教授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实的阶层固化的美国。穷者恒穷,赢者恒赢。富人所拥有的资源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富人的孩子可以得到更多的金钱支持,更多的父母陪伴时间,更好的学校教育和更优质的同学们。而穷人的孩子则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和富人孩子比肩的能力。在这种巨大的资源差别面前,谈 “机会平等” (Equal opportunity)是毫无意义的,穷人的孩子生来就被财富的巨大不平等剥夺了健康成长的机会。他们只能去问题孩子成堆的学校,因为他们的父母只能住在这样的社区里,最终他们自己也变成问题孩子之一。而一旦孩子出现成长上的问题,富人可以轻松地动用自己丰富的社会资源来帮助孩子摆脱困境,而穷人的孩子则往往陷入吸毒,早孕,混帮派这样的困境。Putnam 教授给出的这样一个统计数据令人十分不安:一个富人的孩子,如果他学习成绩不好,他大学毕业的机会,竟然和一个穷人的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是一样的(均为 30%)


Putnam 教授认为,在小罗斯福总统的新政之后,直到林登约翰逊总统的伟大社会运动,美国的贫富差距都不是很明显,尤其是阶层没有固化,穷人的孩子可以和富人的孩子在一起上同一所学校,他们进入大学的比例是接近的。但随着 70 年代到里根时代的新自由主义(即小政府、自由放任资本主义,Neoliberalism) 的兴起,美国多次减税,贫富差距迅速加大。从 80 年代到现在,按实际购买力来算,美国收入最高的千分之一人口收入上涨了 5 倍,收入最高的百分之一人口收入上涨了 3.6 倍,而收入低于中位数的人口,也就是低收入的一半美国人口,增长只有 1.2 倍,几乎无增长。而与此同时,从 1983 年到 2007 年,最富裕的 10% 的家庭,在他们孩子身上花的钱增加了 75%;而收入最低的 10% 的家庭,在孩子身上花的钱,下降了 22%。


美国是一个民主社会,一旦无视弱势群体的存在,他们会用选票告诉你,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底层民众不完全是清醒的选民,他们被社会抛弃却找不到真正的原因,他们会将自己困境的原因归咎于移民、外国人、有色人种和非基督教文化,他们会用选票选出川普这样的强人以希望强人能解决他们的问题。


民主社会中,如果社会是不公平的,那么这是民主被终结的最可能原因。




相关阅读:美国富人不交税的秘密




E闻美政往期专栏(含音频):

1.假如美国有一个独裁者……可能吗?|2.我真诚地希望我是过虑的|3.黑人的问题不解决,美国社会就不会平静下来 ...... | 121:压制投票,佐治亚新选举法的本质 | 122:深度分析共和党 | 123:美国目前的正确方向




纽约华人资讯网+

事实核查 | 反亚裔犯罪“统计数字虚高”?抗议是“被左派当枪使”?

深度 | YouTube为何拒绝删除这首描写入室抢劫亚裔家庭的歌美国再过几周将上演大自然奇观:数十亿动物钻出来,它们已在地下等了17年

特写 | 这就是150年来对反亚裔种族主义的视而不见给我们带来的影响隐藏的战线——一个中国留学生看新冠疫情中的种族主义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