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众议员吁拜登:不能对中共有任何同情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佩里(Rep. Scott Perry, R-PA)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以历史结果来看,华盛顿对北京的战略耐心是毫无作用的。佩里说,各方专家对于中国何时或是否会以武力侵犯台湾持不同看法,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共在台湾海峡乃至整个印太地区的好战行为正不断加剧。佩里认为,美国在两岸关系的“沉默和缺席”是对中国的挑衅,因为这将开启中国政府发动攻势进逼的“机会之窗”。


“你以为可以争取一些时间,鳄鱼会最后才吃掉你,但如果你继续喂它,鳄鱼还是迟早会吃掉你,”佩里众议员4月8日透过视讯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佩里呼吁,中国近来不断升高台湾海峡军事紧张情势,拜登政府有必要采取具体措施,进一步表明美国支持台湾的决心,以遏制解放军咄咄逼人的行动。


佩里议员表示,这次大流行病让美国打开了眼睛,看清楚了中国的恶意行为。他还称,他期待接下来国会两党能在如何对抗中共的努力上展开跨党派的合作。


以下为专访全文内容(为求语句流畅,部分文字经翻译后稍有删减):


记者:今天邀请到的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斯科特.佩里。他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交通及基础设施委员会的成员。佩里众议员,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欢迎。


佩里众议员:非常感谢,谢谢美国之音让世界各地的人们知道自由是什么感觉,还有让人们知道许多他们不会在自己国家知道的事情。谢谢你们。


记者:谢谢。我想要先从您最近提出的一项法案谈起,Taiwan PLUS Act。这项法案支持将台湾纳入“北约加五”国家成员,能不能先请您谈谈为什么这很重要?这项法案还有什么重要内容?


佩里众议员:部分主要内容有一些时间表和一些财政上的限制。我想要做的是确保中国共产党、台湾和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支持台湾。我们想给予总统在军事上支持台湾的弹性,透过缩短时间表的要求,减少报告的要求,或者减少请求额外军事资源所需的要求等。现在的门槛算是满低的,但如果总统想要从军事设备方面提供台湾协助,总统必须先透过国会,如果台湾想要向美国买军事设备,必须经过特定的标准,他(总统)必须先到国会,当然,那就会有时间上的延迟,需要花时间沟通,在那段时间,中国共产党就有可能对台湾采取行动。我们不希望那样的事发生,我们希望总统能有立即的弹性协助台湾,


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知道,我们希望台湾知道,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支持台湾。我们希望全世界知道在台湾和中国之间我们支持哪一方。这些就是法案中的大致内容。


北约国家已经有(这些弹性),世界其他一些国家也有,新西兰有,澳大利亚有,日本有,我们在过去曾基于一些特定原因对约旦也有。事实上,法案有个三年的日落条款,但现在,中国正剑拔弩张,以前所未有的程度不断飞进台湾的防空识别区,我们需要释放一个非常清楚的信号,向共产党和台湾领导层说明我们的立场,而这项法案就能这么做。


“太平洋威慑倡议”协助美国战略和战术聚焦中国


记者:最近我们听到许多有关海峡两岸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和可能情况的讨论,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上将最近也说过,台湾可能在六年内面临中国的军事攻击,虽然各方对于这个时间表有不同的说法,我的问题是,这个威胁到底有多接近?台湾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又是什么?


佩里众议员:正如你所提到的,各界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军事行动,何时会对台湾采取行动有不同看法。但无需争议的是中国共产党对台湾的好战行动和其他行为。还有,毫无疑问地,如果中国共产党认为机会之窗来了,无论他们采取什么压迫行动都不会遭到强力反对,那么他们就会利用机会。我们最近在香港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因此,我们希望有所准备,我们希望释放信号,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台湾站在一起,我们准备为此做点什么。


美台关系对美国和自由世界至关重要,基于许多理由,当然航行自由,台湾海峡自由开放的航道,但不仅止于此,还有我们与台湾和邻近的其他美国盟友的关系,乃至美国在全球的盟友,大家都必须知道,当美国说他们会与你同在的时候,他们就真的会与你同在,他们是可靠的。这是美国能够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展现这点的一个机会,我们需要做好准备。


记者:五角大楼一直呼吁国会,希望能为去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中的“太平洋威慑倡议”提供足够的资金,“太平洋威慑倡议”将会如何协助美国增加在印太地区的存在和实力?


佩里众议员:再一次的,我认为这将使我们的注意力正确集中在我们的战略和战术对手,也就是中国共产党上,并向世界其他地方,不只是外交界,还有国防产业、美国及国际商界和工商界,借由投注研究资金、分配资源等努力展现我们的重点,因此这不只是有形的,同时还是另一种方式说明美国的立场,以及我们愿意做什么。换句话说,以行动支持我们的论述,我认为美国绝对需要这么做。


我希望这会获得两党的支持,国会里我们有许多事情是互相不同意的,国会里有些事情是我们不认同行政部门的,但在这特殊的情况,如果我们能坚定一致的支持行政部门,那会很棒,同时也向世界其他地方展示出在我们和台湾的关系方面,在与中国共产党对抗的问题方面,我们是认真的。


“鳄鱼迟早会吃掉你” 无所作为反而鼓励中国采取行动


记者:再问一个和台湾有关的问题,有些人担心过度挑衅中国最后可能反而伤害台湾,因为中国报复华盛顿与台湾关系的手段之一就是出气在台湾身上。您对此有何看法?在捍卫台湾上,美国有多坚定?


佩里众议员:我们透过采取这些行动将会知道美国对此有多坚定,我们有许多行动可以采取,无论是Taiwan Plus Act,还是太平洋威慑倡议,我们有很多机会向台湾人民、自由的政府和自由的台湾人民,展示我们与他们团结一致的决心,所以我们绝对应该要这么做。


至于有关挑衅中国的问题,总会有一些辩护者说,我们需要使用战略耐心作为政策,作为战略和作为手段,但这种方法从来没有奏效过。我的意思是,你无法和我举出一个这方法曾经有用的例子。如果你只是拒绝承认和回应好战国家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在鼓励好战国家。你的缺席和沉默就是挑衅,你会促使他们采取更多行动,他们看到的是软弱,是无所作为。因此,不仅是西方的一些辩护者主张克制,中国共产党和他们的宣传也说美国应该要克制。中国共产党当然希望我们克制自己,这样他们才能继续他们要做的事情。顺带一提,对那些主张采取那种政策立场的人,无论美国做什么,中国都还是会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是做出回应、采取主动还是保持耐心,当中国持续压迫其邻国,包括台湾时,都没有好处。


允许一个压迫政权、独裁和犯罪组织为所欲为,永远没有任何好处。你可能会以为你可以争取一些时间,希望鳄鱼会最后才吃掉你,但如果你继续喂它,鳄鱼还是迟早会吃掉你的。你早点意识到这一点然后采取行动,对你之后才会更有利。


大流行病警醒美国看清中国恶意行为


记者: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中国。参议院现在正在考虑一项重大的投资法案,将大力强化供应链制造和一些技术研发,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了解到的消息?您会支持那样的法案吗?


佩里众议员:我们必须先看看法案里有什么内容。我们当然希望将供应链带回美国,但我认为最好的做法是提供诱因让企业回来,而不是执行强制性的法令。最好的做法是透过税制政策,法规政策。上一届政府你已经看到了,包括关税等做法,我不是一个支持广泛课征关税的人,但特定目标性的关税能起关键作用,在这方面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路线产生了不同效果,这已经在上一届政府中看到了成效。如果那真的是成功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延续下去。我肯定愿意看看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的立法,并保持开放的心态,我们希望尽我们所能将供应链带回美国。


我认为这次的大流行病不仅打开了美国的眼睛,也打开了全世界的眼睛,看清了中国的恶意行为,包括知识产权窃取,以及普遍在贸易领域的欺骗性做法,包括供应链等,并试图通过倾销等方式排挤市场,以确保市场上没有竞争。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高度关注这件事。我们对此不要有党派,我们大家一起团结,民主党人、共和党人、保守派、自由派、独立派等,无论你是什么,因为我们应该要知道在这议题上,我们应该要站在同一边,共同合作,放下分歧。我们必须在政策上、思想上和行动上保持一致,对抗中国共产党。


推动美国第一政策 “行政部门不能对中共有任何同情”


记者:拜登政府正重新评估许多对中国的政策。有什么特定政策您希望拜登政府继续延续下去?您是如何评价新政府上任后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


佩里众议员:我认为目前只有很多讨论,但没有太多行动。他们的人事任命,拜登政府在内阁层级的任命,你可以不需要听我怎么说,但你可以去看看他们的履历。很不幸的,拜登政府从非常高层到整个体系都充满了与中国共产党有密切财务和政策联系的个人,那非常非常令人担忧。有许多被提名的内阁人选,如果我在参议院的话,我不会支持他们,正是基于那个(与中国有关联的)原因。


我们不能在行政部门中对中国共产党和他们的目标有任何同情,我们绝不能有中国第一的政策,我们必须要有美国第一的政策,排除中国共产党。同时非常具体地,我希望拜登政府和立法部门能考虑接受我的提案,将中国共产党列为跨国犯罪组织。无论是通过我们南部边境或通过美国邮件向我们城镇和社区输送芬太尼,还是不公平贸易行为,还是知识产权盗窃,还是对中国周边盟国和朋友的好战行为,还有为了军事用途而建造岛屿,所有这些行为都导致了我称的跨国犯罪组织,我认为他们绝对符合那样的定义。


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停止被愚弄,希望中国共产党将会改变他们的行为,那些对人权的侵犯,我们实际上是在和共产党领导层做生意,他们把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强迫中国妇女绝育,强摘器官。这不是一个我们应该合作做生意的政权,我们愈早认识和了解这一事实,我们愈快能确保世界知道我们孤立中国,中国共产党,我们开始要改变他们的行为,并将他们带进民主国家世界的行列。


还能重返过去的美好时光吗?


记者:您提到了许多议题都相当令人担心。知识产权盗窃、间谍活动、不公平贸易行为、人权侵犯,您最担忧的中国议题为何?您是否还认为美中仍有可能回到过去的美好时光?


佩里众议员:当然,总是有这样一种的可能性,但不会是在中国共产党压迫自己人民和邻国的情况下,一切不会一如既往。我认为透过这次大流行病,大部分美国人已经觉醒过来,我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残暴的政权,这是一个犯罪组织,它正领导一个国家,压迫它的公民,并想统治全世界。这就是我所担心的,我们如果没有时刻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问题上并采取行动,这不仅对美国,是对全球渴望自由的人来说,都是很不好的。


美国发生的攻击亚裔事件与中国人权问题毫无可比性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从最近的报道中我们看到愈来愈多关于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有些人批评说,反华论点助长了反亚裔的仇恨火焰。您认同这种说法吗?我们应该如何持续对中国共产党施压,同时避免那些无意造成的后果?


佩里众议员:是的,任何针对亚裔公民的攻击,事实上,针对任何一种种族后裔的攻击都是令人遗憾和不可接受的,都应该要受到法律最大限度的起诉,但不要被欺骗,这是中国的宣传,利用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来攻击我们。这完全没有道德可比性,一个自由的社会,每天都在试图追求完美、试图追求更加团结,对自身的弱点有合理怀疑,美国有些人犯下仇恨犯罪,但这和共产党、专制政权和犯罪政权毫无可比性。再说一次,他们强制节育、关押人民进集中营,还从事像是强摘器官等行为,更不要说间谍行为、知识产权盗窃和其它你刚刚提到的事情,这是毫无等比性的。


老实说,可笑的是,中国谈判代表竟然把这种宣传带上国际舞台上,并且认为它在世界各地自由发言的公民中能有一席之地,这是很荒谬的。


记者:非常感谢您,我们和佩里众议员的访谈到这里告一段落。谢谢议员拨冗和我们分享您的看法。


佩里众议员:谢谢美国之音所做的工作,我们很高兴在这里支持美国之音,尤其是一起对抗中国共产党。非常感谢,愿上帝保佑你,注意安全,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