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俄乌升高紧张 因素复杂牵涉各方

最近以来,俄罗斯与乌克兰边界升高紧张,大有爆发全面开战的趋势。专家指出,这个问题复杂、由来已久,并涉及俄乌和欧美各方,想要缓和紧张,避免双输,有待各方的努力。


俄乌边界重兵集结 升高紧张


俄罗斯3月底在乌克兰边境,以及克里米亚半岛(Crimean Peninsula)集结成千上万兵力,导致俄乌两国在继2014年以来的战事之后,再度升高爆发冲突的可能性。


乌克兰军事首长在3月30日表示,乌东局势“已进入战争爆发的危机边缘。”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也在4月初证实,乌东顿巴斯地区(Donbas)冲突情势升高。即使是克里姆林宫(Kremlin)也担心,乌克兰东部再度爆发全面战争。


美国和欧盟国家已先后表态力挺乌克兰,而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外长也在12日发表声明,要求俄方停止“挑衅”并“降低紧张”。


各方都担心,俄罗斯和乌克兰可能引爆全面战争。


俄布重兵 有国内外盘算


根据分析,这次升高紧张因素相当复杂,而且都已经累积相当时间。


乌克兰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in Kyiv)政治学家乌朗德(Andreas Umland)向总部位于拉脱维亚的媒体Meduza表示,从外交情势来说,克里姆林宫的盘算已经改变,因为他们认定,实施到最近才破裂的停火根本无利可图,而且有必要让情势恶化,以便在稍后有关明斯克协议的解释上,讨价还价。


其次,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持续恶化,也是促升紧张的因素。


俄罗斯因为在2014年并吞克里米亚半岛,以及鼓动乌克兰东部亲俄分离主义势力作乱,早就受到美国和欧洲的制裁,关系已经紧张;而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之后,情势有恶化的趋势。


俄罗斯智库“俄罗斯国际事务协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执行长柯杜诺夫(Andrey Kortunov)也指出,拜登公开指称俄罗斯总统蒲亭(Vladimir Putin)是刽子手,让俄罗斯面临压力,明白美国对俄国的态度已和前任川普(Donald] Trump)不同。而且拜登也比川普更关注乌克兰情势。


俄罗斯国内政治的考量


其次,乌朗德引述其他分析家指出,俄罗斯也有国内的考量,克里姆林宫的这些举动是在为2021年9月的国会大选作准备,以转移国内消费者对反对派领袖纳瓦尼(Navalny)被监禁、社会经济问题,以及COVID-19疫情的注意。


在另一方面,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Zelensky)2月间关闭亲俄政治人物梅维楚克(Viktor Medvedchuk)的3个电视频道,令俄罗斯不满。因为这原本是俄罗斯能够对乌克兰境内情势发挥影响力的主要手段,这也意味著俄罗斯必须动用另一项战术。


乌克兰内部的变化


乌克兰民意的变化,也是升高紧张的重要因素。


俄罗斯智库“俄罗斯国际事务协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执行长柯杜诺夫(Andrey Kortunov)表示,目前俄乌双方都面临不利趋势的综合,而这将导致冲突升高。此种综合创造了先前不存的额外风险和威胁。


对乌克兰来说,泽伦斯基正逐渐失去政治地位,成为右翼和民族主义势力的人质,他上任以来的许多改革方案可能停滞不前,他派系内部的政治情绪也正在改变,认为泽伦斯基最近采行的步骤,是走上前任总统波洛申科的老路。


泽伦斯基比较是鸽派,而不是鹰派。但是这场紧张将对他的政敌、乌克兰前任总统波洛申科、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以及极右派政党“斯沃博达”(Svoboda)有利。因为他们一直对俄罗斯采取强硬立场。而泽伦斯基的“人民公仆党(Servant of the People)”将会失利。


而在拜登上台后,似乎给了乌克兰右派添加火力,认为一旦爆发冲突,美国会更果决的支持乌克兰,让期待升高紧张的势力更加振奋。


柯杜诺夫指出,纳哥诺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的冲突也提供了启示。在卡拉巴克问题上,亚塞拜然人动用武力,取得实质的进展,让认为军事力量比政治途径更可解决冲突的人士受到鼓舞。


化解紧张 需全面考量各问题


至于升高的紧张是否可能避免走向开战的道路?军事观察家、退休的俄罗斯上校柯达年科(Mikhail Kodarenko)表示,问题仍有机会透过谈判解决,但不幸的是希望并不大,以明斯克协议为例,各方违反停火的情况越来越频繁,受害者也与日俱增,而且目前各方都没有展现特别的和平意愿。


柯达年科指出,俄罗斯的立场似乎也难以妥协,目前是一个双输的局面。


柯杜诺夫指出,“我们正目击各种因素的累积,并朝向一个动荡的趋势发展。我们距离严重的冲突还很远,但已经比2020年4月初或2019年都更加接近。”


他因此建议,首先要稳定顿巴斯的情势,重新回到撤离重型武器的问题、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OSCE)的任务,以及监督停火。


其次,让明斯克协议能够与时俱进,让各方更能够接受与遵循。最后,顿巴斯问题不能单独解决,而应该放到欧洲安全问题里面来处理。如此一来,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情势可望获得缓和,不致升高到全面开战的不可收拾地步。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