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前财长:财政刺激有点过头 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Ex-Treasury Secretary Lawrence Summers, who emerged in recent weeks as a liberal critic of Biden's massive stimulus efforts, strongly endorses White House infrastructure plan https://t.co/EjnCRlsJ3t


— Bloomberg Economics (@economics) April 3, 2021



美国经济正逐渐走出新冠疫情的阴霾,而美国政府的政策刺激步伐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拜登的万亿财政大礼包刚刚落地,就又马不停蹄地推进大基建计划。


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近日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对美国天量财政刺激表示了反对和担忧。


萨默斯指责这些刺激是40年来“最不负责任的”,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他还提及他在担任美国财政部长时提出的一个概念——“医源性波动”(iatrogenic volatility)。


医源性疾病是指由于医护人员的诊断、治疗或预防措施不当而引起的不利于身心健康的疾病,而“医源性波动”指的是职责是稳定市场的政策制定者,用自己的行动破坏市场稳定。


萨默斯本是财政政策的拥趸。2013年,他在宏观经济讨论中重新引入了“长期停滞”(secular stagnation)的概念,来解释长期宽松货币政策与需求和增长疲弱同时出现的情况。据此,他主张减少对货币政策的依赖,提倡更多地依赖积极财政政策。


然而,他却对美国当前这一轮财政刺激感到担忧,他认为政策的规模和方向都出现了问题,可能会导致经济严重过热和资源浪费。


首先,萨默斯认为当前的刺激供应远远超出了经济缺口,用他的话说“水量大大超过浴缸的大小”。


萨默斯指出,据普遍预测,新冠疫情今年将使美国家庭的工资收入每月减少200亿-300亿美元,这一数字会随时间持续下降,这将导致全年的工资收入缺口达到2500亿至3000亿美元。


然而,反观财政刺激,继去年12月特朗普政府追加的9000亿美元后,3月拜登又推出了1.9万亿美元,同时美国还有2万亿的储蓄规模。此外,美联储也把脚踩在加速器上。


萨默斯表示,相比2009年经济危机中的刺激,在GDP的占比大概是4%-5%,而目前的刺激方案在GDP中的比例超过了10%,而缺口仅为GDP的3%或4%。


萨默斯认为这可能导致不断上升的通胀和不断上升的通胀预期,当美联储感到有必要对宽松货币政策“猛踩刹车”,出人意料地大幅提高利率时,就可能将经济推向衰退。


其次,在刺激的应用方向上,萨默斯指出,目前的刺激规模虽然很庞大,但却没有得到更好的使用:


2009年的刺激中,在电子医疗记录、新能源、研究方法、宽带和基础设施方面都有重要的投资。令人震惊的是,今天所有数万亿美元,没有一分用于建设更美好的家园。


根据最新数据,这笔资金转移到了没有预算问题的州和地方政府。它支付给失业者的失业保险比他们工作时挣的还多。


萨默斯表示,从资源配置的角度来看,它似乎并不谨慎,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它也存在问题。


但他同时表态支持拜登的基建计划。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