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一袭红袍策马雪原的女副县长贺娇龙升职了

据中国党媒公众号"政事儿"报道,根据人民网 4 月 13 日消息,曾经因策马雪原而走红网络的昭苏县副县长贺娇龙,已履新伊犁州文旅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正处长级)。



据官方简历,贺娇龙生于 1979 年 12 月,四川射洪人,曾任共青团昭苏县委副书记、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乡党委副书记、书记等职,2012 年任昭苏县昭苏镇党委书记。


2016 年,贺娇龙任昭苏县景区管委会主任,并继续担任昭苏镇党委书记。2017 年出任昭苏县副县长,继续兼任昭苏县景区管委会主任,至 2018 年卸任景区管委会主任职务,继续任昭苏县副县长。


去年 12 月," 政事儿 " 专访了走红后的贺娇龙, 贺娇龙说,我们是公职人员,公职人员就要为公为民,并不是要成为所谓的 " 网红 "。爆红之后要更加冷静,停掉直播 " 冷处理 ",就是要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如何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旅游服务水平和农产品品质。


以下为专访原文:


谈视频创作


" 有的网友发现视频中的马不太一样,以为用了替身,并不是这样的 "


政事儿:因为一段在雪地中身披红斗篷策马奔腾的视频,你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对这次走红,感到很意外吗?


贺娇龙那段视频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我想既有偶然性也是必然性。偶然性就是说网络 " 爆红 " 本是无心插柳;必然性是因为 " 贺县长说昭苏 " 这个自媒体号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粉丝量,从 5 月 20 日开始直播带货到这段视频发布之前,接近有半年的积累和沉淀,已经有 50 万左右的粉丝。这些粉丝转发转载,让更多人、更多媒体看到了那段雪地骑马的视频,通过那段视频,了解到昭苏县这个位于祖国西北边陲的小城是天马故乡,是彩虹之都。


政事儿:当初怎么想到走直播带货这条路的?


贺娇龙:5 月 20 日,伊犁州举办了地产农副产品展销会,旨在搭建农商农超直供直销的平台,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助力脱贫攻坚。这次展销会在全州组织开展了 " 伊犁州、县领导 + 头部主播 + 产品 " 模式的视频直播农产品带货活动,要求各县市选派 1 名县领导和 1 名头部主播参与本县市直播活动。


邀请头部主播的成本挺高,而我们昭苏县是伊犁州唯一的五类艰苦地区县,财力有限。县委政府就决定让领导干部接触网络并用短时间学会直播,去探索、去尝试一条直播电商扶贫助农的新路子。因为了解、融入短视频直播网络新媒体,这也是新时代领导干部必须面对的一项工作。


在这之前,我们县举办天马国际文化旅游节,为了了解互联网思维,我在短视频平台注册了一个个人号,这次县里直播带货就用上了。当然领导干部直播带货也不是我的个人独创,在 5 月 20 日的地产农副产品展销活动,伊犁州不少县市的领导干部都撸起袖子出镜,当起了 " 主播 ",我只是其中的一员。


政事儿:你刚才说,那段引起众多网友关注的雪地策马视频,是偶然拍摄的。当时是怎样的场景?


贺娇龙:当时,两个粉丝量 100 万左右的网红主播正好来到了新疆,她们的短视频在平台上的播放量非常高。因为我们昭苏以天马故乡著称,我就邀请她们到昭苏来,希望她们在昭苏的草原上多拍摄一些热门视频,推广天马故乡的旅游品牌。她们是有爱心的爱马人士,之前没有来过昭苏,就安排好时间过来了,是完全义务免费,我非常感谢她们。她们骑马骑得非常好,非常专业,知道我也会骑马,她们拍摄那天就不停召唤我。


一些网友误以为我有专业的制作团队。其实像昭苏这样的边陲小城,视频制作专业人才比较匮乏,给她们策划拍摄场景的都是我们县的业余选手。我这些由亲朋好友组成的所谓团队都不是很专业,在实干中摸索经验,今天你帮我拍个视频,明天你跟我直播一下,后天你出一个小策划,大家这样一点一滴积累,慢慢才做到了当时的 50 万粉丝量。


那天我们的拍摄团队也非常希望我能拍一段骑马视频,能增加直播间流量,更好带动农产品的销售。为了迎合推介昭苏的冬季旅游资源推广我就答应了。但平时工作忙,我只能抽了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断断续续拍摄了三段小视频,三段小视频衔接在一起,组合成了后来的雪地骑马视频。有的网友发现视频中的马不太一样,以为用了替身,并不是这样的。还有的网友看到我一直抓马鞍子,马鞍子是安全扶手,拍摄那天气温零下十几度,我穿的不是马靴,是普通的靴子,冻得像冰块,马镫是铁制的,很滑,抓住马鞍更加安全。


骑马


" 这是牧区基层干部必须掌握的技能,汽车到达不了的地方,他们会用马儿去攀登 "


政事儿:不少网友关注你马骑得好不好。


贺娇龙昭苏是天马之乡,家家户户牧民都会养马,小时候我们家里也养马,父亲还带我骑过马。我在昭苏县的两个乡工作过,都有牧区,对于牧区的基层干部来说,骑马是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因为车开不到的地方,我们会骑马去。其中一个叫天山乡的,是我们昭苏最偏远的一个山区乡,我们翻山越岭地骑马进出单趟就需要四个小时左右。


有没来过新疆的网友误以为我们骑马上班,并不是这样。但无数扎根祖国边疆的少数民族干部,特别是在牧区工作的基层干部,都会骑马。虽然不如专业骑手,汽车到达不了的地方,他们会用马儿去攀登,会用自己的脚步丈量最后一公里,让爱的光亮温暖深山的最后一公里,这些干部身上共同的特征就是务实创新和有温度,我只是千千万万干部其中的一个。


政事儿:有媒体报道你是四川人,所以有的网友以为你是后来到新疆工作,是吗?


贺娇龙我祖籍是四川,在昭苏出生,出去念了几年书,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昭苏。我见识过大都市的繁华,也有到其他地方工作的机会,但是我自己不想走。


因为我的家乡是一个你还没有走,就已经开始留恋的地方。有游客说,昭苏随便拍一张照片就可以当手机屏保,这一点都不夸张。昭苏具有世界级优质旅游资源的特质,这里是马背上的小城,有两千多年的养马历史,老百姓对马的热爱深入骨髓,对待马儿就像对待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这里是彩虹之都,是全国彩虹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年均出现彩虹频率是 137 次;这里有百万亩油菜花海,从路边开到田边,从田边开到山边,从山边开到天边,从天边开到你的心尖。


不少人觉得新疆是沙漠胡杨戈壁滩,可是新疆也有昭苏这样的地方,是国家级生态文明示范县,是全州唯一一个没有荒漠的县,生态环境非常棒。好山好水产好物,伊犁马、褐牛都是我们的拳头产品,马牛羊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走,随心所欲。所以我的家乡被文旅部评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不少游客第一次来,来看看;第二次来,就变成了回头客;第三次来,就变成了 " 创客 ",来这里创作。这就证明了我家乡的实力,值得全国人民来打卡。



谈走红


" 我更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网红’的标签 "


政事儿:有网友关注到你在抖音直播打赏收入破百万,所有打赏收入要用于公益。


贺娇龙其实雪地骑马视频引起广泛关注之后,就停止直播了,所以也就没有打赏收入了。所有的打赏收入,都是之前的公益助农直播的收入。


之前,每次直播带货时,我都会跟粉丝说,我们是公益主播,不在平台赚取一分钱,所有收入都会用于慈善公益事业,销售的每一款农产品代表的都是从田间地头到餐桌的一个产业链,带货的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是我们县里的龙头企业,比如土豆粉条和粉条厂,粉条厂是县里的一家国企,是自治区级的扶贫企业,解决了贫困户的就业问题和老百姓卖土豆难的问题。


也有人说过,你可以不接受打赏。但是,任何一个平台都是有它的平台规则和运营模式,打赏是短视频直播平台的一种盈利手段,如果平台没有收入,为什么要给你推送流量呢?为什么要让你在平台上卖农产品,宣传旅游呢?还有人提出来,发短视频就发短视频,为什么要发你自己的短视频?这是因为平台是支持主播露脸的,如果不露脸,纯旅游类的自然风光短视频,很难获得点赞量和浏览量,点赞量、浏览量以及跟粉丝的互动,平台对这些指标有一套严格的计算公式,计算结果就决定了农产品的销量和旅游推荐效果。


政事儿:走红前后,类似露不露脸、该不该接受打赏,这些质疑多吗?


贺娇龙:我们经常讲尊重规则、运用规则,我们到商业化的平台上来,在符合我们公职人员相关廉政要求的前提下,充分运用好平台的流量规则为扶贫助农助力。所以我们做直播之初就跟县委领导和纪委部门汇报沟通过,直播账号的打赏收入是由县纪委监督,用于县里的公益和扶贫帮困用途,资金支取和使用过程都必须审计,同时公益活动也是由县红十字会、县慈善总会和县里公益爱心团队联合起来做,这样多方参与更加公开透明。


宣传部门做过测算,支持我的网友占比大约在 95% 左右,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欣慰的分析数据。我认为,这个支持率并不是对我个人的认可和支持,而是对千千万万扎根在祖国边疆的基层干部的认可和支持。通过我,网友们联想到了这些干部,联想到了他们身上的务实创新有温度的共同特质,感受到了他们积极乐观的正能量,我只是无数这样千千万万基层干部其中的一个。


政事儿:95% 的支持率,想对这些点赞的网友说些什么?


贺娇龙:特别感恩,感恩生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让我的家乡这样的边陲小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感恩有一群有温度的 " 家人 "," 家人 " 指的就是那些粉丝,特别感谢他们。原来在直播间听到别人叫 " 宝宝 ",叫 " 家人 ",真有些不习惯,觉得有点肉麻,但是我逐渐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 " 宝宝 "、" 家人 " 这些称呼的含义。


开直播,一开三四个小时,这些粉丝就在直播间里一直跟你互动,给你点赞,给你评论,鼓励你,不管你直播多久都会一直陪着你。曾经我有三次想放弃,但是这些粉丝不离不弃的陪伴、支持和认可,让我走到了今天。有一句话说 "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你吸引来的粉丝,都是你的同频中人,他们和你三观一致,精神世界的相似度是很高的。这些粉丝伴随着我的成长,让昭苏这样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城为全国网友所熟知,这是粉丝的功劳,更是我背后强大支持我做事业的县委和政府的功劳。


政事儿:三次想放弃,是因为遇到困难了吗?


贺娇龙:是的。一方面是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工作之余加班做直播,体力上有些透支,工作、生活和直播发生了一些冲突;另一方面是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扎心的话,听到后有些伤心有些委屈,因为这不是为我个人,而是我在思考和寻找一个适合我们县发展的新模式,这是我在尝试探索,为什么要喷我呢?另外我还有一些苦恼,比起直播带货,我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 " 网红 " 的标签。


昨天,有一个老同事说,对我这次爆红和相关的报道比较反感,因为大家只看到了表象。我曾经在昭苏县有一个叫天山乡的地方做过乡党委书记,这位老同事问我,你在天山乡做了很多对老百姓暖心窝子的实实在在的举措,得到的尊重和认可难道不比你成为 " 网红 " 更有价值吗?我也思考了很久,在赞同老同事的观点的同时,我想,我现在做的并不是为了博取众人的眼球,在网红的背后,我必须更加清楚地知道我是谁?为了谁?我在干啥?我想只有想清楚了这几个问题,其他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想此次虽然意外走红,但面对全网观众,我的初心是热爱我的家乡,我的目的是旅游打卡地的推介。这里没有私利、没有作秀,我在网上呈现出来的,其实也是之前多年工作经历的积累和沉淀,是多年来源自于对家乡的深入骨髓的热爱,由此爆发出来的一种力量。


政事儿:你如何看待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的 " 网红 " 现象和流量效应?


贺娇龙我没有想当所谓的 " 网红 ",县里也不是要把我培养成 " 网红 "。县里的初衷是要通过自媒体平台,探索和创新一条新的发展致富之路。因为互联网时代,要求我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在哪里呢?就在自媒体平台中,所以就到这里来了。


我们的好山好水需要流量,但也需要清楚认识到,流量诱惑很大,老老实实扎扎实实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才是硬道理。我觉得一些网友之所以喜欢看我的视频,包括我的直播,也是从中看到了我们的工作态度,因为平台上根本就不缺颜值主播,我这样的 "40+" 女性也谈不上什么 " 颜值 "。流量是有诱惑,但是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于为此投机取巧,踏实干事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脚点。大家都应该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事。



谈领导干部触网


" 新时代需要我们勇敢地站出来去探索,去务实创新 "


政事儿:" 网红 " 是把双刃剑,也是有风险的。你对风险有预估吗?


贺娇龙:自媒体时代带给我们新的机遇,公益助农直播必须有人来干,我是县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兼任县农办主任、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当县里安排我做直播带货的时候,我责无旁贷。


我也认为公益助农直播是一件大有可为的事情,一方面好山好水需要好的流量,昭苏需要一个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桥梁和纽带;另一方面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大家需要好的农产品,这正是昭苏拥有的。那么谁来做这件事?谁来付出?这就需要我们新时代的干部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来换老百姓的幸福指数,我们必须站出来,和平年代虽然不需要我们像革命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也需要我们勇敢地站出来去探索,去务实创新,做一个有温度的新时代干部。


政事儿:有网友发现你直播过程中一直戴着党徽。


贺娇龙:每次直播和出镜我都戴着党员徽章,平时工作中也会如此。一方面戴着党员徽章时刻提醒自己是一名党员,是一名公职人员,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形象;另一方面,我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党员徽章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和力量,能让我自信,让我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为人民服务的信仰能够鼓舞我无所畏惧地往前走。



政事儿:现在昭苏县已经成了 " 网红县 ",下一步准备怎么干?


贺娇龙我们是公职人员,公职人员就要为公为民,并不是要成为所谓的 " 网红 "。爆红之后我们更加要冷静,停掉直播 " 冷处理 ",就是要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如何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旅游服务水平和农产品品质。县里专门召开了专题会议,围绕旅游交通、旅游安全、旅游卫生等方方面面,做了部署和安排,农产品也制定了相应的发展规划。我们想办法让这波流量实实在在地沉淀下来,避免娱乐化和假大空,让流量惠及更多的农产品企业,惠及更多的旅游从业人员,惠及更多的百姓。


贺娇龙简历


贺娇龙,女,汉族,1979 年 12 月出生(40 岁),四川射洪人,1999 年 12 月参加工作,2004 年 2 月入党,硕士研究生学历(2009 年 9 月毕业于自治区党校经济管理专业)。


1999 年 12 月昭苏县喀夏加尔乡计生办干事


2001 年 4 月昭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打字员、法制办干事


2005 年 3 月昭苏县共青团团委副书记


2007 年 2 月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乡党委副书记


2010 年 2 月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乡党委书记


2012 年 9 月昭苏县昭苏镇党委书记


2016 年 11 月昭苏县景区管委会主任、昭苏镇党委书记


2017 年 12 月昭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景区管委会主任


2018 年 10 月昭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现任伊犁州文旅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正处长级)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