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亲人抹黑 -- 中国回应国际对新疆人权批评声音的招数

把家人当工具在内部制造矛盾,这是近来中国外交部针对新疆人权问题召开专场记者会,反击国际社会指称所使出的招数,也就是“要斗垮、先斗臭”。人权观察人士表示,中国这种老招数,利用亲情与家人,将所有指责新疆人权问题的人都抹黑成是罪犯,却不拿出具体证据,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施压战术,凸显中国自身的心虚。


中国外交部最近在北京召开了第七场涉疆问题专场新闻发布会,找来新疆当地公安与司法机关负责人一字排开,这一次,还准备好大量影像资料。中国指控十多位在海外的维吾尔与哈萨克人都是涉及犯罪的嫌疑人。在中国官方口中,他们有的涉嫌欺诈罪,有的则被中国官方指控是演员。


这些中国口中的所谓的“犯罪分子”有一个共通点,他们都在海外揭露了新疆再教育集中营对人权的侵犯。


根据《北京日报》公布的记者会实录,在会上,美联社记者询问为什么这些涉及新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犯罪案件,在网上都找不到公开信息或是相关证据细节?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亚力坤·亚库甫的回应是:有些公开在中央电视台的纪录片中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则称,这与案件性质有关,且不论是否公开审理或公开相关事证,都依法有据。



  •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记者遭国内家人视频指责

  • 维吾尔学者之子揭批央视纪录片

  • 强调新疆“恐怖分子罪行” 北京阻外媒赴疆调查


中共拿不出具体物证逼亲属当人证抹黑施压


中国官方电视台的宣传片可以是呈堂记录,是一种公开的法律资讯,而要不要公开审理也都声称有法可依。在中国官方眼中与嘴里,中国政府真的从来都是依法行事。但事实上真是这样吗?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告诉本台,“所谓的正当法律程序,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治理下的中国,根本就是一种不堪一击、摇摇欲坠的概念。如果他们有可靠、可信的证据,他们早就拿出来了,或是在(公开的)庭审上秀出来了。”


没有物证,就制造人证,这是中国近来在新疆人权问题上反击国际社会的新招术。但所谓的人证,就是抹黑站出来指控新疆存在再教育集中营问题的海外维吾尔和哈萨克人都是犯罪分子,贬低这些勇于揭发真相的人的可信度。


本台维吾尔语部记者古丽且克拉·克尤木在北京的这场记者会上,也成为新疆官员口中因“涉嫌参加恐怖组织罪”被公安机关列入网上追逃的嫌犯。


“我是不会停止报道真相的。”古丽且克拉·克尤木告诉记者,她的情绪有些激动,主要是因为她在记者会播放的视频中看到了多年没有见到的弟弟。


外交部在专场记者会上放出古丽且克拉·克尤木母亲和她弟弟的录像,听着母亲说着退休生活多有保障,而自己亲爱的弟弟明明是中国官方政策下的受害者,现在却成为中国拿来指控她的工具,她对家人有更多担心。


“那是我最亲爱、唯一的弟弟,我还是相信我弟弟是爱我的,亲人之间的感情是心与心相连的,想拿我的家人来攻击我,这起不了作用的……我担心的是,他们现在是不是在受到监控和胁迫的情况下必须录这些视频,他们即使已经离开集中营了,但还是身处危险中。”古丽且克拉·克尤木说。


中国政府有什么具体证据,指控古丽且克拉·克尤木涉嫌参加恐怖组织罪?截至发稿,中国驻美大使馆未回复本台记者查询。


中国政府不准别人说真话自己却睁眼说瞎话?


自由亚洲电台台长方贝(Bay Fang)则通过书面声明谴责中国政府的作法。“中国当局已经关押这些记者的亲人,试图要污蔑他们的报道并且制造对他们的虚假指控,都只是为了要让记者噤声。但这种恐吓方式没有奏效。”


同样也遭受中国政府抹黑攻击的位于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事务资深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告诉本台维语组,这就是中国的策略,将提出异议的人“罪犯化”。


理查森则说,“中国还制作了关于新疆的歌舞片,在新疆的每个人都好快乐,但是,世界都厌倦了中国这种不实宣传和霸凌手法了,我们不吃这一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焦点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