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这些富有创意的飞行体验 成为疫情中大热的心灵慰藉


你对于这些创新的航程感兴趣吗?https://t.co/rbHV6mkLMs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May 7, 2021



自2019年10月以来,卡瑞·托马斯(Karyn Thomas)就没出过澳大利亚,但她一直在追逐南极北部天空中鲜艳绿色的南极光。这位狂热的旅行者本月早些时候乘坐了由奇穆冒险公司(Chimu Adventures)组织的首次“南极光”(Aurora Australis)航班,该公司包租了澳洲航空(Qantas)的梦幻客机,在悉尼机场起飞,开始一段冒险旅程,然后又降落在悉尼机场。


托马斯是一位视觉敏锐的摄影师,他说:“下午晚些时候,我带着打包好的行李到达机场,这非常令人兴奋。登上飞机时,枕头、毯子和零食包都在你身边,所以它确实勾起了国际旅行的回忆和兴奋。每个人都觉得他们要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就像出国一样。”


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澳大利亚的边境已经关闭了一年多,10个小时的飞行缓解了无法旅行的遗憾。这在过去一年里流行起来。去年10月,澳洲航空推出了一项从悉尼出发、飞越澳大利亚内陆和大堡礁的“无目的地”7小时航班,据报道,该航班的座位不到10分钟就售罄了。其他航空公司也在大型客机内推出了餐厅服务、机组人员培训设施参观,机上餐点配送到家等。航空业正在应对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但这些都成为热门项目。


在一年的旅行限制下,这些与航空有关的经历似乎已成为我们在疫情前自由和轻松生活的代名词。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这些创新性努力有助于在公众中保持品牌,并提醒我们中的一些人,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封闭的时候,乘坐飞机是多么令人兴奋。


航空体验的兴起


这种体验方式其实早在疫情之前就有了。2017年,总部位于东京的娱乐公司“第一航空”开始提供模拟航班,游客进入模拟飞机,坐在假头等舱座位上,戴上VR眼镜,一边享受“机上”美食,一边环游世界。据报道,去年的预订量增长了50%,但现在真正的航空公司以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展开了类似服务。


和澳洲航空一样,文莱皇家航空和台湾的长荣航空也提供“无目的地航班”。新加坡航空最初也有这样的计划,但由于受到不环保的批评而放弃了这个想法。随后,该公司在停在樟宜机场的A380双层超大型客机上开设了一家临时餐厅,该餐厅在10月份运营了两个周末,餐费高达600新元(合450美元,325英镑)。该公司去年还组织参观了其培训设施,目前正在运营一项家庭送航空餐服务,自10月5日以来已收到近1500份订单(每份订单供两人食用)。


新加坡航空商业执行副总裁李立新(Lee Lik Hsin)说:“新加坡航空集团的航班数量由于新冠疫情大大减少,我们开发了独特的活动,使我们能够保持与客户接触。”他补充称,这仍是主要目标,因为尽管这些活动赚到一些急需的现金,但“它们无法弥补航空公司收入的大幅下降”。


日本的全日空也推出了类似的试验项目:它在8月份进行了一场1.5小时的夏威夷主题观光,其实也是“无目的地飞行”售出34000套家庭用餐具;并在东京羽田机场的波音777客机上开设了一家新餐厅,“头等舱”的餐费最高可达59800日元(550美元,395英镑)。全日空公司的企业公关经理Ryu Arashi解释说,这类活动提供了“用现有资产创造收入的新机会,同时,这是我们与客户沟通的好方法”。


《旅游行为经济学》(Behavioural Economics for Tourism)一书的作者米莱娜·尼科洛娃(Milena Nikolova)认为,这些新体验是让品牌保持活力、占据顾客心理的聪明方法。她说:“危机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你在营销上变得聪明,保持知名度。通过找到一种创造性的适应方式,这些航空公司可以改善自己的品牌形象。当市场复苏时,这将非常重要,因为竞争将非常激烈。”


她补充说,航空公司提供的体验可能会让怀旧的顾客感到他们目前无法旅行。“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航空公司)这么做是明智的。”


“与过去的有形联系”


英国航空、芬兰航空和以色列航空在疫情期间也提供了某种形式的送餐服务,但这些新服务大多数是在亚太地区推出的。


在这些地区,新冠病例减少但边境控制更严格,但对航空公司的印象也可能也起到一定作用。大气研究集团(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的旅游业分析师哈特维尔德(Henry Harteveldt)说,美国等大国的居民往往对本国航空公司的好感要小得多,但一些亚太国家居民的观点则不同。美国有十多家大型航空公司。


“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明白,在许多国家,航空公司是骄傲的资本,”他解释道,为亚洲顶级航空公司工作被认为是非常体面的工作。乘坐高级舱也是一种相当奢侈的体验,食物非常受欢迎,一些地方航空公司甚至出版了自己的烹饪书籍。


哈特维尔德指出:“新加坡航空或泰国航空等旗舰航空公司仍受到很多尊重,被视为国家的延伸。它们是一个连接该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桥梁,”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新奇的体验如此吸引忠实顾客的原因。


当然,虽然总有一些航空爱好者真的很喜欢飞机,但有一些可以理解的心理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现在想要参加任何与旅行相关的活动。哈特维尔德说:“(飞机)代表着探索的自由、经营生意的自由和不受地球束缚的自由。""它们是与前疫情时代的切实联系。”


行为经济学专家尼科洛娃对此表示赞同。“想想看,坐飞机可能是旅途中最糟糕的部分,”她说。“只是它们代表着自由感和能够去任何地方的感觉。”


“感觉像是一场冒险”


尼科洛娃说,因为现在我们很多人不能,或者不愿飞,我们可能会暂时把飞行体验浪漫化,因此,有些人开始喜欢一些模拟航班的活动。


但她认为,这些活动在疫情消退后会很快消失,也不会助长人们对飞行的重新热爱。她怀疑,虽然我们可能会享受疫情大流行后的最初几次飞行,但这种感觉会很快消失,因为新的卫生规范将从根本改变飞行舒适感,就像9/11袭击后的新安全规范一样。


然而,当我们在飞机上坐飞机时,一场昂贵的体验,甚至是一顿盛在铝制托盘里的快餐,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有益的方式来缓解无法旅行的焦虑——或放纵一下,逃避现实。


托马斯说,她乘坐从悉尼起飞的极光航班上的每个人“都很兴奋,尽管只有10个小时”。当然,他们可能起飞和降落在同一个机场。“但感觉就像我们离开了,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冒险。”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焦点专题

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视频播放

中国专栏

六度世界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