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线再提前!福奇去年1月即得知病毒或泄露

image.png

20210605_16229226648672.png


Jeff Carlson、Hans Mahncke: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美国免疫学家,现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白宫新冠病毒组成员及总统首席医疗顾问。


最近,《华盛顿邮报》、Buzzfeed和CNN通过美国《信息自由法》,获得了福奇超过3000页私人电子邮件,邮件时间从2020年1月到6月。


通过福奇与相关人员的往来电子邮件,显示福奇知晓武汉实验室主任有关美国的资金被用于那里的冠状病毒研究的公开声明,而且对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露的公众讨论被社交媒体平台、卫生官员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有意地压制了。


2020年1月31日


福奇2020年1月31日晚上8:43收到其助理——办公室主任格雷格·福克斯(Greg Folkers)的一封电子邮件(第3,229页)。邮件中没有任何文字,只是附上了当晚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冗长文章。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乔恩·科恩(Jon Cohen),这是最早描述科学家如何疯狂研究“病毒基因组”,以“了解2019-nCoV起源”的文章之一。


文章作者强调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煞费苦心地驳斥实验室泄漏理论,指出病毒序列“完全否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看法”。


然而,作者又“担忧研究所早于这次爆发(前的实验)”,并详细引述一位科学家“在2015年批评一项实验,即对在中国蝙蝠中传播的、类似SARS的病毒进行了修改,以研究病毒是否具有导致人类疾病的可能性”。


《科学》杂志文章中引述的实验发表在2015年11月9日《自然》杂志上,是一篇详细介绍“功能增益性”(gain-of-function,又译为“功能获得性”)实验的文章,作者包括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武汉实验室将病毒刻意制造成更具毒性的“嵌合病毒”,利用小鼠进行实验。而他们的研究在美国政府暂停“功能增益性”研究之前就开始了。


image.png

20210605_16229226921948.png


2017年2月23日,在中国武汉的P4实验室内的工作人员。(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作者们还补充说,他们的文章“已经过资助机构的审查”,而且至关重要的是,“请求了继续进行这些研究,并且已获得NIH的批准。”“这份研究手稿得到了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资助”,而福奇则是NIAID的所长,隶属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NIH)。


在收到NIH同事的电子邮件(第3,229页)后,福奇晚上9点47分将《科学》上的文章转发给了 NIH的约翰·马斯科拉(John Mascola)(第3,229页),且注明“这是乔恩·科恩(Jon Cohen)的文章。”


两分钟后(第3,187页),福奇又将这篇文章转发给了英国一家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杰里米·法拉尔(Jeremy Farrar)和斯克里普斯研究(Scripps Research)的教授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告诉他们:“这是今天刚刚发表的。你可能已经看过了。如果没有,这对当前的讨论很有意思。”


福奇为什么选择联系法拉尔和安德森,他们都不为福奇或者NIH工作,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都成为努力消除实验室泄漏理论的主要力量。2020年3月,安德森与人合著了极具影响力的文章“SARS-CoV-2的近端起源”,被广泛引用作为自然起源的证据。安德森和他的合著者从NIH和法拉尔的组织中得到过资助。


福奇还在晚上9:49,将这篇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了罗伯特·卡德勒克(Robert Kadlec)(第 3,222页),他是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负责防备和反应的助理部长(Assistant Secretary for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告诉他:“鲍勃:这是今天刚发表的。给出一个平衡的观点。衷心祝愿,托尼。”


当晚10:32(第3,187页),福奇收到了安德森的电子邮件回复。安德森承认收到了这篇文章,并说出了他的观察。根据安德森的说法,“病毒的不寻常特征构成了基因组的一小部分(


然而,当天早些时候,安德森发了一条推文,反驳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病毒可能源自武汉实验室的理论。推文说:“这些分析完全有缺陷和错误,可以安全地被忽略。”


2020年2月1日


第二天早上,即2020年2月1日7:29(第3,221页),福奇给NIAID首席副主任休·奥金克洛斯(Hugh Auchincloss)发送了2015年《自然》杂志上那篇详细介绍“功能增益性”实验、并得到 NIH资助的文章。他用了强硬的措辞说:“我们必须上午谈。保持手机畅通。”福奇指示奥金克洛斯“阅读这篇文章,以及我现在转发给你的电子邮件。”他写道,“你今天会有必须完成的任务。”


科恩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间接引用了《自然》杂志上的文章。35秒后(第3,215页),福奇将前一天晚上转发给他的《科学》杂志上的文章,转发给了奥金克洛斯。


image.png

20210605_16229227199050.png


2021年2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调查COVID-19起源小组成员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抵达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后,向媒体发表讲话。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14年,福奇的NIAID向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提供了37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这个联盟总部位于纽约,由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领导。NIH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表示,作为“生态健康分包合同”的一部分,一些研究经费“给了武汉”。


鉴于“功能增益性”研究的固有风险,奥巴马政府于2014年暂停了“功能增益性”研究。福奇转发给奥金克洛斯文章中2015年的研究,很可能已受这项禁令所制。


上午8:19(第3,210页),福奇将《自然》杂志的文章发给了NIH的劳伦斯·塔巴克(Lawrence Tabak),并将电子邮件标为“重要”。福奇简单告诉塔巴克,“就是这个。”


大约两个小时后,上午10:34(第3,197页),法拉尔发了一封群组电子邮件,宣布下午2点开电话会议。他的电子邮件指出,“信息和讨论的分享完全保密,在下一步达成一致之前不要外传。”电子邮件还包含一个简短的议程,包括“介绍、重点和预期结果”和“摘要和后续步骤”等项目。包括法拉尔在内,共有13人在这次电话会议的名单上。


法拉尔电话会议的电子邮件发出后不久,奥金克洛斯于上午11点47分(第3,206页)回复福奇,邮件标题是“继续”。这条电子邮件链与福奇当天早些时候发送两篇文章时的电子邮件链不同。奥金克洛斯写道:“你寄给我的文章说,这些实验是在‘功能增益性’暂停之前进行的,但此后已得到NIH的审查和批准。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因为艾米丽(Emily)确信。没有冠状病毒工作通过 P3 框架。她将尝试确定我们是否与国外的这项工作有任何远距离联系。”


“P3 框架”是指HHS P3CO框架,即用于指导决定是否资助涉及潜在大流行病原体研究计划的卫生与健康服务部框架,也是指导卫生与健康服务部和NIH的资助决策。看来奥金克洛斯是在反驳武汉实验室研究人员关于“功能增益性”的实验已获批准的论点。


福奇在下午12:51(第3,206页)非常简单地回复了奥金克洛斯的电子邮件。只写道,“好的。继续关注。”


福奇于2020年7月31日抵达雷伯恩众议院办公大楼(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参加华盛顿的听证会。(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下午1:13(第3,197页),法拉尔发送了另一封与下午2点即将召开的电话会议相关的电子邮件,“克里斯汀(Kristen)和埃迪(Eddie)已经分享了这些,并将在电话会议上进行讨论。谢谢你。 希望这将有助于构建讨论。”克里斯汀似乎是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后来被称作KA。


由于一些内容被覆盖,目前尚不清楚法拉尔所说的“分享”是指什么。


下午1:34(第3,197页),福奇将法拉尔的电子邮件转发给了塔巴克,提醒他下午2点的电话会议,只简单说,“仅供参考。”


下午1:43(第3,172页),玛丽恩·考普曼斯(Marion Koopmans)给法拉尔发电子邮件,并抄送给福奇和电话会议名单上的其他成员。考普曼斯负责监管荷兰曾进行过“功能增益性”实验的一个实验室。他的电子邮件正文已完全被覆盖。


就在考普曼斯发送那封电子邮件(第3,187页)的同时,福奇回复了安德森的电子邮件,安德森邮件之前曾指出“必须非常仔细地查看所有序列,才能看到某些特征(可能)看起来是经过改造的。”福奇简单地写道:“谢谢,克里斯蒂安。尽快在电话中谈。”


电话会议表面上是在下午2:00按计划开始的。下午2:56(第3,172页),在电话会议期间,据信法拉尔向正在通话的13个人中的4人(包括福奇)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我可以建议我们挂断电话,然后重拨吗?就5—10分钟?”


下午3:03(第3,172页),福奇直接简单回复法拉尔的请求“可以”。


下午3:07(第3,167页),法拉尔似乎重新加入了电话会议,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有些令人困惑,“我已经重新加入,所以有一条线是开放的,如果要帮忙重新加入。”


电话会议在此之后的某个时间,和下一封电子邮件(下午3:50发送)之前结束。


下午3:50,柯林斯(Collins)发电子邮件(第3,167页),似乎在指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嗨,杰里米(Jeremy),我可以全天候与谭德塞通话。只要让我知道。感谢您在这个关键和敏感问题上的领导。弗朗西斯(Francis)。”


此后不久,法拉尔在下午3:59(第3,133页)给全组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感谢他们的参与。法拉尔写道:“对此显然有很多需要理解(注:原文如此)。这次电话会议非常有助于听到我们当前的一些理解,以及我们知识上的许多差距。”


然后是很大一部分被覆盖内容。法拉尔最后说:“我希望这是一个合理的方法,请提出任何想法或建议。再次感谢你们在周末抽出时间,就一个复杂的问题进行如此有见地的讨论。谢谢你,并祝,杰里米。”


2020年2月2日


凌晨3:30(第3,130页),罗恩·富歇尔(Ron Fouchier)向未知收件人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感谢法拉尔“有用的电话会议”,还有一段标题为“罗恩的笔记”部分。笔记部分有两整页以上,被完全覆盖。


法拉尔回复富歇尔说“谢谢罗恩”,然后是一段被覆盖的段落。法拉尔回复以“非常欢迎对那个的想法”结束。


法拉尔随后在凌晨4:48(第3,128页)给安德鲁·朗博(Andrew Raumbaut)和电话会议组的其他与会者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法拉尔写道,“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这个评论之后是一段被覆盖的部分,然后法拉尔以“我建议我们不要在这里进行进一步的科学讨论,而是等待那个小组成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于2020年2月24日在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NIH负责人柯林斯(Collins)随后在上午5:27(第3,128页)给法拉尔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并抄送给福奇和塔巴克,称他可以“与谭德塞通话”。他写道:“告诉我,如果我能够帮助打通他的层层保护关卡。”


上午7:13(第3,126页),柯林斯给法拉尔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并抄送给福奇和塔巴克,“非常感谢我们仔细考虑选项……”此条目之后的一行被覆盖。


上午11:28(第3,125页),法拉尔给福奇和柯林斯发电子邮件,并抄送给塔巴克。法拉尔与其他人分享道:“谭德塞和伯恩哈德(Bernhard)显然已经进行了秘密会议……在我看来,他们需要在今天做出决定。如果他们真的推诿,我会很感激今晚晚些时候或明天与您通电话,以考虑我们如何推进。”


在电子邮件末尾,法拉尔引用了“零对冲”(ZeroHedge)刚刚发表的一篇中共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文章。“零对冲”是一个极右翼自由主义金融博客。


在法拉尔发布消息的第二天,“零对冲”就被推特封杀了。


尽管不知道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2020年2月3日被告知或询问了什么,但他发布了“总干事报告”,其中包括呼吁“打击谣言和错误信息的传播”。谭德塞还发了一条推文。


谭德塞在演讲中宣布:“我们与谷歌合作,确保人们在搜索有关冠状病毒信息,最先看到世卫组织信息的搜索结果。社交媒体平台,包括推特、脸书、腾讯和抖音,也已采取措施,限制错误信息的传播。”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