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等发达国家纷纷捐疫苗 中国疫苗外交优势不再?

美国总统拜登周四表示再捐5亿剂疫苗之后,英国首相约翰逊跟进宣布捐1亿剂疫苗,七大工业国(G7)未来也将捐10亿剂疫苗,欧盟也承诺捐1亿。中国疫苗外交原本领跑在前,是否优势不再?


美国白宫3日宣布向国际社会捐赠首批8千万剂疫苗的国家清单后,拜登总统(Joe Biden)10日宣布美国将再捐赠5亿剂疫苗,预计8月起运送,今年可交付2亿剂,明年上半年交付3亿剂。拜登表示,在危急时刻伸出援手,就是美国作风,美国将成为疫苗的军火库,就像二战时,美国是民主的军火库。


美国捐赠疫苗无附加条件


拜登承诺,将向92个中低收入国家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提供5亿剂辉瑞(Pfizer)疫苗,并强调“美国提供免费疫苗并无附加条件、不寻求政治人情,我们是为了挽救生命。”拜登并指出,捐助疫苗给全世界也对美国有益。外界认为拜登意在将美国与中国、俄罗斯赠送疫苗的作法,作出区隔。



  • 美国总统拜登启程“七国峰会” 应对中国影响力成焦点

  • 美国公布首批新冠疫苗全球分配计划

  • 疫苗外交争霸战 美国能后来居上?


拜登呼吁七大工业国跟进,获得七大工业国会议东道主英国率先回应,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英国将从接下几周开始捐赠500万剂疫苗,未来1年至少向低收入国家提供1亿剂疫苗。


英相捐1亿并宣布G7将捐10亿剂疫苗


约翰逊还说,G7会议上也将同意扩大疫苗生产,向贫穷国家提供至少10亿剂疫苗,并呼吁七大国领袖承诺“在2022年底前让全世界都能接种疫苗”,朝永远打败这场疫病大流行迈进。


七大工业国领袖峰会11日登场。欧盟也将捐出1亿剂。德国总理梅克尔上月底已承诺捐三千万剂给中低收入国,日本首相菅义伟早前也宣告捐三千万剂给世卫“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其中部分给台湾。


中方宣称向80多国供应3.5亿剂疫苗遭质疑


中国外交部6月10日宣称,中方向80多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向40多个国家出口疫苗,迄今供应了3.5亿剂疫苗,是世界上对外提供疫苗最多的国家。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际研究中心美欧所研究员严震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今天美国重返国际社会,不只跟欧洲的盟邦(表示友好),或(强调)多边主义,同时他也要照顾第三世界的国家,作国际领导人,等于有一个道德高度,我觉得这很重要。”


美国捐疫苗 有助提振在第三世界的影响力


严震生说,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把非洲称“茅房“,根本不在乎,砍掉很多援助款。如今拜登联合民主阵营援助穷国疫苗,会让那些受助国改观,觉得欧美不是过去那些只在乎经济利益的帝国主义国家,而是真正关心第三世界经济利益以外公卫的权益,这当然对美国提升国际领导力有加分。至于欧洲国家过去在非洲也有过很大利益,难道要被中国排挤掉?他们捐疫苗,也为了提振自己国际声望。


严震生提到,因为中国已有援助拉丁美洲、非洲、一带一路国家的前例,这些国家也会做比较,美欧是看到中国出手,为平衡国际领导力才伸援手。此外,第三世界国家也会出现执政者拿到疫苗,垄断疫苗分配权,只提供特权阶级或拉拢自己人的资源,甚至贩售到黑市。如果欧美国家捐助疫苗后,并进一步监督如何分配,一些独裁的受助国可能还是会寻求中国援助,因为中国送后不理。


印度富来明大学副教授刘奇峰11日在自由亚洲电台在Clubhouse 上的《亚洲很想聊》节目里分析,中国在疫苗外交第一轮似乎占上风,但对外宣称已输出三点五亿,实际送达多少?有多少是捐赠和贩售?捐赠数有没有灌水?外界并不清楚真假。


印度将中国疫苗外交视为“国家安全威胁”


刘奇峰指出,中国疫苗用最传统最保守、灭活的方式制成,防护力受质疑,包括在中国广东、阿拉伯国家、印度外岛、智利等,都出现接种中国疫苗之后,仍出现大量新的确诊案例。相较美国胜出的是拥有多种疫苗,美国科技上领先中国。变种病毒的出现,将是中国疫苗外交必须面对的挑战。美国和西方盟友,很可能最后会以疫苗的技术和生产、捐助数量胜出。


刘奇峰还提到,欧美喊出“无条件赠送”跟中国形成很大反差。印度就把中国的疫苗外交,看作是国家安全威胁。早前中国外长王毅曾邀请印度洋周边国家如斯里兰卡、尼泊尔、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召开高峰会,表示中国要供给疫苗,印度政府当时就忌惮中国“趁疫谋乱”。印度疫情大爆发后,中国加紧送疫苗给尼泊尔、孟加拉和巴基斯坦,并扬言将巴基斯坦军队全都接种完毕,巴国还向中国表示感谢,印巴是死对头,令印度很不舒服,认为中国藉机扩张影响力。


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11日参与自由亚洲电台节目录制时分析,疫苗外交战的胜负,有几个观察指标,一是变种病毒扩散的情况,在哪些国家会造成新一波流行?各国承诺的几亿捐赠疫苗何时送达受助国?另外,疫苗分配的机制,以及疫苗应付变种病毒的保护力高底等。


美中疫苗竞争是制度价值之争


黄介正认为,西方国家和中国的疫苗外交具有本质上的差异,例如美国、日本等是透过世卫组织的平台去做分配,比较能符合所谓人道救助的论述。如果是双边方式协商甚至谈价格、政治利益交换,那人道元素就会降低。


黄介正提到,中国大陆开始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第三世界国家,输出中国那套高压控制疫情的防疫模式。在西方一些著名的学术、公众期刊,也看到不少人提出对民主制度效率的质疑。美国跟中国强权对抗,除了传统地缘政治、经济贸易、科技方面的竞争,另外就是制度和价值的竞争。


黄介正认为:“疫情就是揉和制度价值和传统硬实力的综合体的竞争,美国要利用这个平台的机会证明,即使民主国家在面对疫情突然爆发的时候,可能因为有政党对立、因为有选举、有换党执政,造成效率不彰的情况,但是当竞赛进入下一局,民主制度(很可能团结各方力量),以及更尊重人类、人性基本价值,反而会在较长竞争的道路上取得优势。”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区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击性文字、重复灌水、广告、外站连结等内容,本网站将保有删除留言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