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G7疫苗计划灾难性的失败?群体免疫只是白日梦

6月11至13日在英国康沃尔郡(Cornwall)举行的领袖峰会上,七国集团(G7)领导人承诺在未来一年内向其他国家提供10亿剂新冠疫苗,然而世界各地的声音批评说,该计划在剂量和分配支持方面都严重不足。


G7疫苗计划:“灾难性的失败”?


即将离任的联合国负责人道事务的副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协调员洛科克(Mark Lowcock)特别批评说:“富国对穷国的这些零星的、小规模的施舍不是一个严肃的计划,它不会使这一疫情得到结束。(...)七国集团,基本上,完全没有表现出必要的紧迫性。”


就在G7会议结束后的一天,洛科克说,这个富国集团未能拿出一个有效的计划来应对疫情:“世界需要的是一个为世界接种疫苗的计划。 而我们得到的是一个也许从现在起一年内或明年下半年为中低收入国家约10%的人口接种疫苗的计划。” 根据杜克大学的数据,中低收入国家需要再接受60亿剂疫苗才能为其70%的人口接种,同时还需要大量的后勤支持。


包括英国前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内的重要人物已经警告说,10亿剂疫苗不足以让世界摆脱新冠肺炎疫情。白高敦警告说,将疫苗支持计划限制在这一数额将是“灾难性的失败”。


G7关于疫苗的声明更加令人失望,因为国际组织已经起草了可靠的计划来迅速改善全球疫苗接种,却似为G7各国忽视。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享了一项500亿美元的提案,旨在通过在今年年底前为每个国家至少40%的人口接种疫苗,以及在2022年上半年前为至少60%的人口接种疫苗来打赢新冠疫情。


该计划不仅限于提供疫苗,还包括增加前期融资、测试能力、疫苗生产以及治疗药物、原材料和疫苗出口的详细建议。而且,IMF警告说,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许多发达中国家将在2023年之前无法实现高疫苗接种率。洛科克将IMF的提议描述为“世纪大交易”(the deal of the century),凸显出来G7在这一方面有多么严重的不足。


这些批评加深了之前已存在的担忧,即全球疫苗活动的推广工作进展太慢,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群体免疫。


截至1月中旬,尽管英国和美国这些发达国家已接近50%人口的完成整个疫苗接种,但只有11%的巴西人和3.5%的印度(专题)人接种了两剂疫苗。而且,即使在发达国家,专家们也担心疫苗接种率会低于群体免疫水平,因为病毒变异和人们对接种疫苗的犹豫(vaccine hesitancy)会对疫苗接种工作构成上限。


为什么群体免疫目前看来可能遥不可及?


提供群体保护所需的免疫力水平取决于一系列复杂因素,没有一个神奇的数字可以保证实现群体免疫。


最初,流行病学家计算出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门槛约为特定人群的60%或70%。然而,首先在英国和印度发现的更具传播性的变种病毒现在已经成为不少数国家的主要变体,因此专家们需要重新计算群体免疫阈值,更新为80-90%之间。如果发现更多更具传播性的变种病毒,该门槛可能会更高。


应对更具传播性的变种病毒,将需要高效的疫苗来实现群体免疫。疫苗的效力通常是根据它们对严重症状的保护程度来衡量的,然而,对于实现群体免疫来说,关键的是疫苗对传播和感染的保护程度。不幸的是,由于这不仅需要减少症状,而且需要减少病毒本身在人体的存在,因此这种保护的有效率通常低于疫苗制造商所宣布的90%以上的有效率。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全球已经公布的6款疫苗有效率情况。(多维新制作)


虽然最近在这个方面的研究令人鼓舞,但我们仍然不能确定现有疫苗在防止传播方面到底有多大效力,而确切的数字是至关重要的。正如莎拉·张(Sarah Zhang)在2月发表在《大西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如果疫苗对传播的效力低于群体免疫的阈值,那么我们就需要为超过100%的人口接种疫苗,以实现群体免疫。换句话说,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即使我们的疫苗被证明对新的变种病毒的传播有效,免疫力也有随时间消退的趋势,而且科学家们仍然不确定免疫保护能持续多久。这意味着达成群体免疫不是一次性的努力;任何疫苗接种都必须通过持续的疫苗接种活动和加强剂(booster shots)来不断保持人口当中有一定水平的免疫力,才能长期有效。


在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剩下的未接种疫苗人口越来越难被接种活动所接触,而且他们也越来越有可能拒绝接种。


然而,在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每天的疫苗接种量已经在下滑;剩下的未接种疫苗人口越来越难被接种活动所接触,而且他们也越来越有可能拒绝接种。


根据Our World In Data整理的数据,在接受调查的14个西方国家中,只有英国的疫苗接受率超过80%(80%以上的人口已经接种或愿意接种疫苗)。在其他国家,很大一部分人不愿意或不确定会否接种疫苗。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法国,近三分之一人宣称不愿意接种疫苗。对于像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这样的专家来说,虽然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理论上有可能”达到90%的疫苗接种率,但“可能性不大”。


除了这些担忧之外,还有更多的因素使群体免疫已成为不太可能的目标。


以疫苗接种率的地理分布为例:为了提供人口层面的免疫,疫苗接种活动必须覆盖一个国家的每个角落,而不仅仅是主要城市或交通便利的省份。利普西奇指出,“疾病的传播是地方性的(...)如果(某个国家)整体的覆盖率为95%,但在某个小镇上的覆盖率为70%,病毒就不会在意。它将在小城镇周围进行传播。”


人口拥挤、社会习惯和环境卫生也是影响群体免疫的其他因素。


如果它们异常密集或与其他社区接触,即使是疫苗接种水平非常高的社区也不安全。只要区域之间有足够的流动,在一个疫苗接种水平较低的地区出现的小规模病毒潮就很容易蔓延到一个大多数人口都接种了疫苗的地区。只要一个国家内存在小范围的传播,群体免疫力就仍然难以实现。


由于上述原因,群体免疫将比许多人想像的更难达到:举个例子,如果90%的人口有资格接种疫苗(或许只不包括儿童和免疫缺陷者),而疫苗对传播的效力为85%,即使90%的有资人口接种疫苗或自然感染,这仍然只能使67%左右的人口得到保护,远远达不到80%或90%的群体免疫门槛。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没有群体免疫,社会能恢复正常吗?


广泛流传的新冠病毒变种和人们对疫苗接种持续的犹豫心感可能使群体免疫的目标无法实现,但一些专家认为为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可能足以让社会恢复正常运作。


据利普西奇称,“如果我们能够保护这些人免受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影响,那么我们将把新冠肺炎从一个社会破坏者变成一个普通的传染病”。


利普西奇指的是公共卫生界越来越流行的对疫情未来的看法:在这种情况下,病毒将成为一种可控的威胁,在未来几年内继续循环,仍然会造成住院和死亡人数,但数量要少得多。


如果疫苗接种水平继续上升,特别是在弱势群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冠病毒可能会成为季节性的,像流感一样,主要影响年轻人和健康人。长远来看,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变得更像它的“表亲”,即导致普通感冒的另外四种冠状病毒。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将在儿童早期接受第一次感染,而因为有部分免疫,随后的感染将比较温和。严重和有长期症状的案例将继续出现在部份受感染病人身上,但它们不会使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根据这一设想,新冠疫苗接种活动的作用将不再是实现群体免疫,而可能更接近于流感疫苗的作用:通过减轻疾病的严重程度,减少住院和死亡人数。


这就是一些专家所说的“实际的群体免疫”(practical herd immunity):尽管我们可能无法完全消灭病毒,但这种免疫力将使我们恢复接近正常的社会和经济活动。然而,这意味着额外的保护措施,如特定的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措施,甚至可能是准时的“封城”决策,可能仍然是疫情后生活的一个长期特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对于拥有强大医疗系统、丰富疫苗供应以及定期测试和跟踪的能力的国家来说,将病毒限制在零星爆发可能确实是一个更现实的目标。然而,对于缺乏足够的疫苗来覆盖其最脆弱的人群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即使是这个目标也是遥不可及的。


因此,像G7这样的发达国家仍然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来抗击这一疫情,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的疫苗,并向那些不得不等待疫苗的国家提供重要的物资,如氧气呼吸器、测试工具和保护装备。


正如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分享其全球疫苗活动计划时指出,“我们知道,公共卫生官员已经多次告诉我们,疫情在任何地方都不会结束,直到它在所有地方都结束。”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焦点专题

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视频播放

中国专栏

六度世界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