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关系跌入谷底 下一步是断交?

继澳大利亚就中国反倾销税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后,中国当局6月24日就澳大利亚针对部分商品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向世贸组织提出起诉,两国在国际上交锋不断。



中澳两国建交数十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从互签自贸协定的好朋友到暂停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中澳关系一步步跌入低谷,如此继续恶化下去两国会“断交”吗?


曾经也交往密切


中国与澳大利亚两国在很多重大国际和地区性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和观点,在国际组织中,中澳两国也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两国一些省份、州和城市都相继缔结为友好城市,并展开了经济合作。


自1972年中国和澳大利亚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中澳关系发展顺利,两国领导人互访增多,高层交往密切。1980年,中国与澳大利亚两国外交部决定定期磋商,并形成制度。


其中霍华德在1996年就任澳大利亚总理之后,重视中澳关系,曾经6次访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11月访问澳大利亚,赞扬澳大利亚的“创新和世界影响力”,同月17日两国签订了关于签订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意向声明,并于2015年正式签订协议。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更是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基于《中澳自贸协定》,两国给予对方最惠国待遇,澳大利亚的乳制品、牛肉、海鲜、酒水等产品,以及煤、铜、镍等矿产资源可以部分零关税的低价格销售到中国。


在过去20年里,中澳双边贸易额从不到75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1763亿美元,已有超过12000家澳大利亚企业在华设立了分支机构。中国连续11年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现在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际学生和游客的来源。而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出口产业,铁矿、煤炭、教育,恰好是中国购买的主要商品和服务。


从好朋友到两相厌


2017年的一起事件形成了中澳关系走向猜忌和对峙的转折点: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迫于压力辞职。他被指控与一些中国商人过从甚密,其中包括据称与中共有联系的商人黄向墨。此后澳媒体开始曝光中国试图影响堪培拉政界的行为。


2018年8月,莫里森出任澳大利亚自由党党首,成为澳大利亚总理,彼时,中美关系正开始呈现全面恶化态势。也是在8月,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华为5G网络设备进入该国市场,成为全球第一个拒绝华为进入本国市场的国家。


与此同时,澳联邦政府配合美国,鼓励其他西方国家拒绝使用华为5G设备,英国、新西兰、加拿大和印度相继禁止华为进入市场。


2019年到2020年,莫里森接连在香港、新冠疫情等问题上不断攻击中国,期间澳洲政府还配合正在大选的台湾,密集报道“王立强投诚案”,在为蔡英文输送选战能量的同时,并将中国与德国纳粹相提并论。


2020年4月23日,澳联邦政府总理莫里森与外长佩恩,要求发起新冠病毒源头国际独立调查,并努力游说法国、德国和英国等国家领导人。澳大利亚是全世界第一个要求独立调查武汉疫情的国家,导致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行动中非常被动。


今年4月21日,澳联邦政府撕毁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取消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国家。同日,中国神华公司发布声明,退出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签署的煤矿项目开发协议。


5月2日,澳国防部长马里斯佩恩表示,澳大利亚国防部已经开始重新审查中国岚桥集团租借达尔文港99年的协议,正在考虑采取强制手段让岚桥集团放弃租赁达尔文港。


同时,莫政府还紧跟美国,在军事和政治上对中国的进行围堵,其中就包括积极加入川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形成了针对中国的“四国机制”。


中澳两国世贸互诉关系跌入谷底 下一步是断交?


两国关系探向谷底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于5月6日宣布,无限期暂停该部门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该决定立即生效。这是自中澳关系恶化以来首次正式冻结外交机制。


6月24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因澳大利亚对来自中国的铁道轮毂、风塔、不锈钢水槽产品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将在世贸组织对其提出起诉。


综合媒体报道,中国对来自煤炭、大麦、铜矿石及铜精矿、食糖、木材、红酒和龙虾等一些列出口产品,都被中国商务部、海关叫停,或者从进口商处采取了制裁措施。


下一步断交?


在两国纷争不断的情况下,2021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创下历史新高,头两个月对中国出口总额增长8.2%,至199亿澳元,高于2020年前两个月创下的183亿澳元的记录,同时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的铁矿石还是较为依赖。


有学者认为,实际上中澳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低谷,两国很多合作项目、轻工产品、高科技产品、“一带一路”等各项合作都停,只有一些还留下一点点余地的领域还在继续,两国关系已经够糟了,如果双方冷静一下再进行谈判还是有缓和余地。


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史鹤凌从认为中国“暂停对话”,并不意味着中澳之间的经济活动会停止。他说:“所谓的无限期是一个比较灵活的说法,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讲,就要看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怎么做,如果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改变现在的政策,那么这个机制就是马上可以恢复。”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区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击性文字、重复灌水、广告、外站连结等内容,本网站将保有删除留言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