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五环外,乾隆最爱的女儿墓葬被发现

“地下文物埋藏的不确定性很大,发掘工作有时就像在抽盲盒。”张玉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不无感概。


不久前,北京东五环外一次项目建设前的例行勘探,意外发现清乾隆皇帝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及其后裔园寝,也是极少见的被科学发掘的公主园寝。


固伦公主是清朝公主的最高等级,固伦和敬公主作为嫡女深受乾隆皇帝喜爱,在历史记载中被百般特殊对待。作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该项目负责人,张玉妍从去年开始进入现场工作,经过半年周折才确认墓主人身份。



1号墓墓室照片(由南向北拍摄)。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棚户区改造勘探出三座古墓


固伦公主墓的发现和发掘,可以说是例行工作中的意外之喜。


依照《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规定,旧城之外建设项目总用地面积二万平方米以上,应当进行考古调查、勘探。2020年,北京市文物局组织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进入朝阳区东坝北西区域棚户区改造项目建设范围进行勘探工作。


北京市辖区中,朝阳区古代墓葬数量居于前列。


这片京城的日出东方之地,不仅有“金台夕照”的风光,还有通惠河、潮白河、坝河滔滔流水,以及一望无垠的平川,民间认为是绝佳的风水宝地。明清两朝的贵族官宦人家,不少选择死后葬于此地,以便福荫后人。


1998年,在朝阳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整理的《京东公主坟》一文中记载,朝阳区境内以岗、窑、坟命名的自然村有上百个。北京史地民俗学会常务理事冯其利曾记述,朝阳区仅他实地考证,有籍可查、有碑可寻的王公显贵坟墓就有110多处。


去年9月起,张玉妍作为项目负责人进入该项目的考古工作中。


一个多月时间,该区域勘探出了三座大型的清代墓葬,同时还有两座水井、疑似房址之类的遗迹。园寝所在位置是东坝乡后街村,“发掘区西北靠高台岗地,东南坝河、北小河两河相交,从堪舆学角度看属于风水极佳。”张玉妍说。



发掘区正射影像图。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遗憾的是,三座墓葬盗扰痕迹均非常明显。AD


1号墓规模最大,夯土土圹范围南北长30米,东西宽18米。地宫坐北朝南,由南向北包括墓道、挡券墙、石门、门洞券、棺床及金券。但保存情况较差,有多次盗扰痕迹。



1号墓石门铺首衔环。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2号墓和3号墓规模相对小了很多,但也属于高等级墓葬,长宽均在6-8米之间,位于1号墓东南侧,墓室盗掘严重。


2号墓仅存外部三合土圹,为砖室墓。墓室南部偏西有3.8米斜坡墓道,填土中出土少量瓷片及建筑构件;3号墓坑仅存两砖圹、中间石条两层以及外部三合土圹,填土中夹有大石条等建筑构件,出土少量瓷片。


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底,发掘、整理工作一直持续。“墓葬规模大,较好地保存了园寝地宫建制,对于了解清代的陵寝的营建方式、制度和工艺都有一个很好的佐证。”张玉妍说。



1号墓出土的朱漆描金藏文棺板。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一块石碑揭开谜底


“墓葬规模很大,用工用料也十分靡费。”张玉妍介绍,墓室除墙体、券顶和金券用城砖砌成,其余均用青白石砌成,棺床有九块青白石石板,底部是三块石条砌成边沿,上有浅浮雕图案。AD


堪用此等规制,墓主人的身份想必非同凡响。


张玉妍告诉新京报记者,公主、亲王等贵族园寝一般都有墓志,只要能找到它,墓主人身份便立刻得以揭晓。但发掘工作自始至终,不管墓室还是墓道,研究人员始终没有发现墓志。


出土文物也是确认身份的重要依据。然而,由于遭严重盗扰,整个墓葬区出土文物十分有限,共63件套文物,大多为瓷器、木器的碎片或组件,且多为民窑,其余则是建筑构件等。前期,考古人员只能确定园寝为清代中期左右的遗迹。


墓室中出土的髹漆棺板,其中3块棺板阴刻描金藏文咒语,并绘莲花、法轮、伞盖等图案。张玉妍说,这些发现为研究清代贵族生活和宗教信仰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同时,髹漆描金的棺板也证明这是一个高等级墓葬。


在同步进行的资料查询中,“固伦和敬公主”的名字出现了。


冯其利的文章《东坝公主坟》被收录在《燕都说故》中,文中提及就在东坝有一固伦和敬公主墓,“相传东坝镇公主园寝为大学士刘墉监修,园寝坐北朝南,依次建有碑楼、宫墙、朝房、享殿等建筑。月台上是大宝顶一座……公主后裔陆续葬此。”


但在清末以及日伪时期,和敬公主园寝遭到了多次盗扰。新中国成立后,仅有部分建筑物残存。1958年文物普查时,就登记过固伦和敬公主园寝的两个石狮子和一座驮龙碑,张玉妍在国家图书馆也看到了当年墨拓的碑文拓片。《东坝公主坟》中记载,这块石碑在“文革”时期被砸毁掩埋。“很可能遗落在茫茫的岁月中。”张玉妍说。调查陷入僵局,地方志、早期卫星图、今人调查……都不能精准定位固伦公主墓就在此处。


2021年4月6日,此次发掘即将结束,但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考古人员在1号墓南侧30米处,发现了一座断为三截的乾隆谕祭驮龙碑。


确定墓主身份的最直接证据终于出现。驮龙碑碑文清晰可见,一面有“科尔沁和硕毅亲王固伦额附色布腾巴勒珠尔碑文”字样,落款为乾隆四十一年,另一面有“谕祭于和敬固伦公主之灵”字样,时间为乾隆五十七年。



乾隆谕祭驮龙碑残碑。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结合现存古树群、文献记载、前期普查登记资料以及考古成果,专家最终确定其为清乾隆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及其后裔园寝。


“之前很少有正式考古发掘的公主园寝地宫。地宫也就是安放公主棺椁的所在。”张玉妍说,我国对帝王陵寝、名人墓采取不主动发掘原则,此前北京也做过清代园寝调查,绝大部分都是对于地上建筑、配套设施进行调查。这是北京很少见的清代公主地宫考古发掘。


“勘出一段两百余年前的爱情”


多处考古发现证明,主墓中是固伦和敬公主及其额附的园寝所在。


除了石碑上明确的文字记载,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二次葬的痕迹,也就是是说,墓道被打开过,后被重新封上。墓室棺床上,有一大一小两对垫椁石,说明这里曾安放有两个棺椁,也就证明和敬公主和她的额附是先后去世,并合葬在一起。


墓主人固伦和敬公主其人也不是“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固伦公主”是清代皇女册封中的最高等级。固伦和敬公主生于雍正九年(1731年),是乾隆唯一的嫡公主,母亲孝贤纯皇后是乾隆皇帝挚爱的第一任皇后。2018年的影视剧《如懿传》中有爱新觉罗·璟瑟一角,即为固伦和敬公主,剧中称为“三公主”“和敬公主”。


额附色布腾巴勒珠尔也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蒙古人。他是满珠习礼的玄孙,第三代达尔罕亲王罗卜藏衮布的第三个儿子。9 岁时,就在皇宫中做皇子伴读,深受乾隆帝喜欢。


16岁那年,固伦和敬公主下嫁色布腾巴勒珠尔。如今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7号的和敬公主府,便是乾隆帝不忍爱女远嫁,破例留驻京师的赐第。也是清代极少的保留至今的固伦等级的公主府。


乾隆二十三年,色布腾巴勒珠尔因军功获封亲王,授理藩院尚书、金川参赞大臣。在军中患病,乾隆还派御医前往诊治,但最终还是医治无效去世。丈夫死后的第17年,和敬公主病逝于北京,终年62岁。乾隆皇帝亲自为公主和额驸题写了碑文。


她是少有的既有生前府邸,又有身后园寝保留至今的清代公主。


“园寝不可能孤零零的就三座墓葬,周围肯定有很大规模的配套设施。”张玉妍介绍,但除了一些古树,其他并没有发现。


目前,所有可移动文物均已提取并转移至库房,考古人员已对发掘区域内所有遗迹及重点文物进行数字化信息采集,三维数字模型复原。后续的保护及展示工作交由朝阳区文化和旅游局进行。


很多地下文物都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如果现在还不知道墓主身份,我会觉得很惋惜。”张玉妍说,“不管这个公主墓经历了什么,好在现在受到了应有的尊重。”诚然,还有很多地下遗存等待考古工作者去发现和保护。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