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与朱德一争高下 把林彪从连长提到军长

朱德的名气要大多了。毛泽东一直在寻找机会损害他的名誉。但是,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军权——这才是毛泽东的目的。把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文件与种种事实对比一下,这一点就清楚了。毛泽东无法同朱德的军事才能一争高下,因为他本人毫无这种才能。另外,毛泽东同这位著名的司令员一起,就相形见绌了。这使他想尽一切办法去提拔新的军事领导人。因此,林彪在几年当中就从连长提升到军长。


image.png

20210808_16284855787447.png


1942年9月9日


《解放日报》发表了据说是毛泽东写的一篇社论。显然和往常一样,这篇文章是他的博学的秘书陈伯达写的。陈伯达一度曾因宣传托洛茨基主义而受到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处分。


1942年9月12日


我从《解放日报》上翻译了一篇文章,题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文章号召,不仅在特区,而且在共产党的所有根据地,都要以更大的热情进行整风。这篇文章多处引用了古典作家的话(毛泽东的“古典”文风已为陈伯达确切掌握),而且大谈其必须打垮日本人。


我记下了另外一份文件,这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交给我,帮助我正确认识延安形势的。文件的内容是:“1930年1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接到金一松(译音)的报告,题为《论朱德和毛泽东的红军问题》:“朱德(由于在湖南南部打了败仗)受到严厉批评。毛泽东知道,这次败仗大大损害了朱德的威信,便力图利用这件事对朱德的权威给予决定性的打击。


“毛泽东想把一切权力都集中到自己手中,但是,他一心只想抓权,当然对付不了局势。而从朱德来说,他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不想去干预毛的事情。


“朱德宣称,毛泽东要负一切责任。很难说谁是谁非,但是应当指出,无论如何,群众对毛泽东是不满意的。


“毛泽东对许多问题都有明确的观点,而朱德的观点却常常改变。


“毛泽东的不利条件是:不孚众望,而且在党内玩弄花招。”


朱德的名气要大多了。毛泽东一直在寻找机会损害他的名誉。但是,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军权——这才是毛泽东的目的。把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文件与种种事实对比一下,这一点就清楚了。


毛泽东无法同朱德的军事才能一争高下,因为他本人毫无这种才能。另外,毛泽东同这位著名的司令员一起,就相形见绌了。这使他想尽一切办法去提拔新的军事领导人。因此,林彪在几年当中就从连长提升到军长。


毛泽东自己说,《世界英雄豪杰传》是他年轻时喜欢读的一本书。他佩服著名的征服者、国王以及所有能在“人类金字塔”顶上得到牢固立足点的人。


1942年9月14日


根据部署来判断,日本的坦克部队打算在滨海地区的防线采取行动(占领哈巴罗夫斯克)。部队由吉田将军指挥。


关东军司令部已改为前线司令部,要管辖三个战区(外贝加尔湖区、滨海地区和松花江流域区)。


山下将军行将负责一个主要战区。他是日本最有经验的将领之一,因占领新加坡和在南海作战多次取得胜利而出了名。这事十分值得重视。


满洲到处都是日本的军队和物资。


千岛群岛、库页岛和满洲这是日军针对苏联而摆开的一条强大战线,现在已完全部署好了。


土肥原贤二是个臭名昭著的日本间谍,是世界谍报工作史上最凶恶的人物之一,残忍、狡猾而阴险,是向苏联挑衅的一切事件的组织者。


他毕生的目的是要削弱苏联的力量,俄国东部从沿海到乌拉尔区的所有土地必须归属于日本这便是这个日本劳伦斯的政治信条。他扶植了谢苗诺夫、吉谢达夫、拉吉耶夫斯基、乌赫托姆斯基等白匪,操纵他们的活动。他通过这帮土匪,积极地收罗人来做特务。


就是这个土肥原,内战年代在中国远东留下了斑斑血迹。


像条警犬一样,这个将军几乎一生就守在苏联的边境上。


我见过土肥原的照片,一个自命不凡的屠夫,中等个儿,身粗体壮,戴副眼镜。


1942年9月15日


从事态发展来看,德国人主要打击目标是斯大林格勒。


外国的广播电台一再重复希特勒的狂言:伏尔加河上的这个城市将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落入德军之手。许多评论员从这件事联系到苏联的最后失败,以及建立类似法国维希政府那样的伪政权了。


中国前线没有显示出什么重大变化。显然,双方都认为夏季战役已经结束。为争夺有利阵地发生了一些零星的遭遇战。


英国电台继续对印度发生的骚乱表示忧虑。警察不断使用武器来驱散示威活动。甘地受到殖民主义者的咒骂。


我们把日记本、备忘录、文件保存在电台房间里。我不信任我们的警卫人员和陈管家。


我们对陈的看法有分歧。尤任认为他是个忠厚人。我、多尔马托夫、里马尔和奥尔洛夫都确信这个管家是康生的密探。


我把电台的房间锁着,而且我们之中总有一个人呆在家里。


我为两个报务员吃苦耐劳的精神感到惊讶。有时,他们为发出特别长的报道连续工作好几个小时。


延安发生的每一件事使我确信,中共领导层内的秘密政治活动进入了新阶段。由于世界大战和苏联处境困难,共产国际的作用削弱了,这对这种政治活动起了刺激作用。不应该轻率下结论。我只能在日记中完全坦率地发表意见。首先是摆事实,然后再分析,但是分析的趋向已经清楚了。


拂晓,我同阿列耶夫动身到前线去。需要去现场核实一下八路军作战实况。


1942年9月16日


我们花了十天的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


不少地方路太窄了,我们不得不下马,牵着马走。草草搭在悬崖峭壁上的桥梁摇摇欲坠,路上到处是碎石块。这一带石头时常掉下来砸死好多人。


到某些庙宇去的唯一通道,就是在岩石上凿出来的一级级台阶。这些陡峭的山路有几百米长。


一路上,我们惊动了野兔、狐狸、野猪、山羊和豺狼。成群的野猪逃跑了。


我宁可睡在露天。山里有很多土匪。天气冷,但至少没有寄生虫。路边饭铺里的草席上爬满了虱子和跳蚤。身上痒得慌。我们只好买“白干”来擦,用以止痒。根本无法睡觉。


这个地方的土匪和地痞流氓真是够多的。一帮帮的歹徒还假冒游击队员。这些人跟日本人一样,横暴地对待老百姓。


游击运动的组织是很差的。尽管战争已进行多年,许多大的游击支队还没有与中央建立可靠的联系。


农民的贫穷和无知,令人惊讶。税收、战争小片土地使他们入不敷出,只能勉强糊口。他们仅有的一点财产就在东倒西歪的茅屋里了。他们光着身子睡在炕上,盖的是爬满虱子的破布。几乎家家都用鸦片来麻痹自己。几乎每个儿童都长寄生虫、患有胃病、佝偻病和可怕的皮肤病。


我见过人人都染上沙眼、麻风病和梅毒的村庄。我们绕过了天花和斑疹伤寒流行的地区。


迷信成风。当巫师是受人尊敬的职业,避邪驱魔的神符普通地使用着。


年龄相差很大的婚姻是合法的。他们的目的是要得到更多的劳动力。我见过一个八岁的小女婿配一个二十岁的媳妇。


孔子宣扬从父、从夫,夫死从长子。晚辈惟命是从理所当然。中国人的家庭是以一家为单位的。遗产平分给几个儿子。


水牛是村里主要的牲口,用来骑、耕田以及运载东西。


中国人受的苦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农民吃不饱饭却终日不停地劳动。三十到四十岁上就死去,是很平常的事情。做苦工是一个人从小到老的命运。


我还到过一些地方,那里的农民不记得他们什么时候吃过一顿饱饭。最普遍的食物就是苦菜。


在特区这块比较小的土地上,宗教信仰很乱,有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民族也很多,有汉族、吉尔吉斯族、维吾尔族、蒙族、藏族……。


孔学对中国人民的心理和思想方法影响极大。庙墙上的教诲性碑文,最简单地告诉人们怎么实际地应用孔学。


孔学是沙文主义的哲学。政府官吏、教师、皇帝、历史学家和诗人都是用孔学名著四书培养出来的。……


我看到小河的水里飘浮着不少油。人们用废罐头盒舀水,滤出些油来。这样弄到的油用来点灯。蜡烛是奢侈品,只有延安的党政人员才点得起。


特区有200多万英亩可耕地。收获1,400万普特的谷物和豆子。从湖里提取盐,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织布和造纸的小作坊以及煤矿,雇用了4,000多工人。


人民对共产党的支援是不多的,并且完全靠土地政策。对群众的政治工作流于形式,也很简单。甚至在延安,我看到人们容易听信耸人听闻的和煽动性的谣言。在我们经过的穷乡僻壤,情况更为严重。


逃荒的人看来已经筋疲力尽了。他们一路行乞,为了换一点儿粮食,只得卖儿卖女。有的就挖草根吃。他们的眼睛流露出绝望的神情。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老农民。日本人毁了他的村子,把全村的人都杀了。他和孙子纯粹出于侥幸,逃了出来。


“他们的娘为什么要把他们奶大?”一提到日本人,他就这样问。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