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外逃刘鹤灭火 许章润预言了二次文革的败局

000 - Copy.jpg

20210911_16313723756416.jpg


张杰评论文章:习近平为二十大连任也是拼了,像当年的红卫兵一样亢奋,砸了互联网企业的摊子,又砸教育培训机构,再砸演艺界,就连未成年的网络游戏也不放过,可谓红旗迎风飘,凯歌冲云霄。毛左李光满虽名不经传,但眼睛特毒,一看这形势分明是文革重演,于是连夜奋笔疾书写下了雄文“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虽然文章不咋地,理论水平低下,逻辑混乱,但关键在于捕捉时机,说出了习近平憋在心里的话。众官媒在网信办的紧急部署下,立即开动宣传机器,一时间中国风雷激荡。


中国发生的这一切,看似损人不利己的瞎折腾,整个国家乌烟瘴气。但我们静下心来,从乌烟瘴气中抽丝剥茧,就可以发现迷雾中的主线。这一切都是习近平为了二十大的连任。但目前形势对他很不利,国内经济发展停滞、封城清零堵不住新冠病毒;国际上备受孤立,强行划定的红线成了菜园门,无人理睬。最可恨的是台湾的蔡英文正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习近平可有17个月没有出访成了宅男。习近平急得六神无主、五心烦躁。他突然想到了毛恩师的独门绝技,打人民牌。毛泽东以人民的名义发动文革,巩固了自己的权力。习近平也打出了人民这张王牌。于是第三次分配运动粉墨登场,腾讯拿出500亿、阿里巴巴拿出1000亿迫不及待地要共同富裕。


但习近平没想到的是,他的杀富济贫并没有赢得老百姓的喝彩,相反让本已是惊弓之鸟的民营企业家彻底躺平。如果说2018年财经学者吴小平关于“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一篇微博文章让民营企业家惶惶不可终日,今天李光满杀气腾腾的文章简直就是把刀架到了他们的脖子上。


习近平这下可算捅了马蜂窝,如果经济垮了,二十大连任也就是南柯一梦了。于是,刘鹤不得不再出来救火了。


9月6日,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在石家庄开幕。刘鹤副总理在视频中疾呼,中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方针没有改变,“现在不会变,将来也永远不会变!”


刘鹤表示,民营经济为中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他呼吁各级政府、金融机构、相关产业部门、市场工商部门,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使它们在稳就业、促增长、调结构、推创新和高质量发展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与此同时,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国务院参事魏加宁、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张维迎纷纷发表文章和演讲怒批李光满的荒唐。


在他们四人中,胡锡进最积极,9月2日就憋不住开炮了。胡锡进批驳李光满的文章“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胡锡进说,从李光满的文章看,中国仿佛要告别改革开放以及中共18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要形成某种秩序颠覆,真的要革命了,“这确属严重的误判和误导”。胡锡进反问:“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


面对愁肠百结、心如藁木的民营企业家,魏加宁就说了公道话。魏加宁公开表示反垄断要一碗水端平,首先应该反行政垄断、反国企垄断。是啊,国有银行垄断金融市场、中石油和中石化垄断石油市场为什么没人管?


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高质量发展是共同富裕的基础和路径,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可持续性。目前的核心是要稳定市场预期,使中国经济复苏的预期保持一种相对高昂的态度,不能中途泄气。构成市场预期很重要的要素就是企业家,以及消费者队伍。比如说共同富裕,很多人就理解成劫富济贫,就理解成平均主义,就理解成我们对发展对GDP的要求不高了,这都是错误的认识。


经济学家张维迎更是语出惊人、震惊四座。他警告:小心走向“共同贫穷”他指出,如果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愈来愈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


9月1日,张维迎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发表题为《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的万言文,指出富人和企业家的创业积极性下降,会影响到工作机会、消费者和慈善事业,并导致国家重新走向贫穷。


在万言文中,张维迎说,市场经济能更有效地解决贫困问题,提供普通人发家致富的机会,并认为改革开放令中国社会变得更平等、更公平。市场经济给普通人提供了走出贫困和发家致富的机会。市场经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平等的一种制度”。政府和慈善组织在解决贫困上是可有所作为,但只能做的是把财富从一部分人手里,转到另一部分人手里,不可能无中生有。


张维迎说,正是企业家创造了财富;如果企业家没有积极性创造财富,政府也就没有钱转移支付,慈善事业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上述人士的密集表态明显是冲着习近平的政治倒退来的,尽管他们的政治观点并不相同,但保卫改革开放是他们的共同心声。习近平的二次文革显然遭遇了强大阻力,刘鹤的救火表明了他的挫败。事实上,在2018年前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就已经告诫过习近平,但很遗憾习大人不仅听不进去,相反给许教授扣上了嫖娼的帽子。许教授在文章《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中写道: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盖因近年来的立国之道,突破了四条底线原则,倒行逆施,而这曾是“文革”后执政党重建合法性,并为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证明为最具正当性的政治路线,也是全体公民和平共处最低限度的社会政治共识,千万不能动摇。


一、四条底线原则


第一,发展经济,不搞政治运动。中国老百姓不管共产党谁上谁下,发展经济,专注于国家建 设,别搞运动,安居乐业是一条最基本的底线原则。


第二,有限尊重私有产权,容忍国民财富追求。政府动什么,但不能动大家的钱袋子,这是硬道理。


第三,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所谓市民生活及其市民自由,指的是私人领域的有限生活权利,着重于吃喝拉撒卿卿我我,特别是对于自家生活方式无涉政治的自我支配。大家搓澡搓脚,旅游宴飨婚外恋,小资麻麻,这世道才有烟火气。


第四,实行政治任期制。三十多年里,中国宪法规定了包括国家主席任期制,以及最长两届十年任期的党内和平禅让的“宪法惯例”,给了老百姓一定的政治安全感,也使国际社会觉得中国正在步入现代政治。


二、八种担忧


主要体现在:产权恐惧;再次凸显政治挂帅,抛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又搞阶级斗争;再度关门锁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恶政打得火热;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


许教授最后说,近年来各类造神运动与领袖崇拜,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更不论矣!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但很遗憾,四条底线,习近平都突破了。至于八大忧虑至今无法破解,并且不断加深。四条底线突破,中共与老百姓的连接也就断了,八大忧虑无解,整个社会没信心了。习近平的中国梦本来就是中共的梦,与中华民族本无关联,更何况中华民族本不需要什么复兴,需要的是宪政民主和融入现代文明世界。


综上所述,习近平为二十大连任也算是拼了,一阵乱拳,一声文革狼嚎,本以为会赢得万民欢呼、顶礼膜拜,但结果适得其反,民营企业家心死了,躺平了;中国老百姓没信心了。胡锡进、魏加宁、李元春和张维迎对李光满文章和第三次分配的怒斥,使沉浸在权力狂想中的习近平很受伤。许章润先生2018年曾告诫四条底线动不得,八大忧虑要化解,但沉溺于权力春药中的习近平听不进。二十大还没拉开序幕,习近平就已经输了第一局,这后面的大戏又将如何演下去呢?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