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国防高官提"拒绝战略"遏制北京 保卫台湾为重


中国军舰驶入挑衅?美前国防高官提“拒绝战略”遏制北京 https://t.co/T9CX2RV6Se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September 16, 2021



加州 —


近日,中国海军舰艇驶入美国阿拉斯加附近水域,几天前,日本称在其水域边缘发现中国驱逐舰和疑似潜艇。专家表示,中国的野心已经不止于其附近海域。一名前美国国防部官员提出“拒绝战略”(Strategy of Denial),呼吁集中美国在各地区的军事资源,并将保卫台湾作为重中之重,拒绝让北京成为亚洲霸主。


中国军舰进入美日水域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日发布照片,称8月29日和30日在美国阿留申群岛-阿拉斯加海域发现四艘中国海军舰艇。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在阿留申群岛海岸附近的美国专属经济区内的国际水域被发现的中国海军舰队,除了一艘055型万吨驱逐舰外,还包括一艘052D型导弹驱逐舰“贵阳舰”、一艘舰队级综合补给舰“可可西里”号,以及一艘815A型电子情报侦察舰。五角大楼下属的国防视觉信息分发服务网站 (DVIDS) 称其中包括一艘先进的驱逐舰。而照片数小时后被撤下。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星期二(9月14日)报道,解放军军舰“很可能是 8 月 24 日通过宗谷海峡(Soya straight)向东航行进入太平洋的同一个船队,因为时间和地点在逻辑上是吻合的。”《环球时报》的报道还援引中国分析人士称,中国军舰应该是在进行正常的远海训练,并将其视为针对美国对中国的军事挑衅的反制措施。


而就在本月13日,《南华早报》报道了日本在其水域边缘追踪到中国驱逐舰和疑似潜艇,专家称潜艇是通过其声学特征发现的,并认为中国军队可能正在探索其部队“未来可能参与战斗”的地区。


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非常驻研究员丹·斯莱特(Dan Slater)认为,这些最新事件再次表明,中国拥有一支更先进的海军,实力比过去强得多。中国正努力成为海军强国,影响力绝不仅仅限于南中国海。因此,对美国而言,“问题是如何以一种不导致冲突,且不会对主要东亚经济体造成任何重大破坏的方式,来应对这种变化。”


美国“若不先发制人,将听从中国制定的规则”


中国海军活动的升级恰逢美国前副助理国防部长科尔比(Elbridge Colby)的新书《拒绝的战略:大国冲突时代的美国国防》(The Strategy of Denial: American Defense in an Age of Great Power Conflict) 出版。该书也掀起华盛顿对美国国防战略重新调整的讨论。


周三(9月15日)美国外交政策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围绕该书举行研讨会,探讨了美国的国防战略应该如何改变,以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野心并阻止战争。


科尔比在前言中开门见山,指出美国国防战略应首先针对中国,其次是欧洲,中东、波斯湾仅占辅助地位。战略部署和资源分配应该由这个排位决定。


科尔比将中国的崛起比作太阳系中巨大的行星,将产生巨大引力,伴随的是中国的期待越来越高,并必然利用权力塑造世界或地区的格局,重写国际规则,这将影响美国人民的生活 – 经济,工作,发展,并最终威胁美国国内的自由。科尔比认为中国已经在对澳大利亚施加这样的压力了。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杰出研究员及前总裁肯尼斯·温斯坦(Kenneth R. Weinstein)同意科尔比将中国列为美国国防首要目标的观点。他告诉美国之音,“美国从未面临过像中国这样大的挑战,一个政府拥有整个社会,利用每一个潜在的属性来追求其更广泛的战略,即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占据下一代技术制高点,建立尖端基础设施,并获得对世界各地尖端基础设施的控制权。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温斯坦说,“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现在所看到的习近平令人难以置信的野心,他已经从简单地清除反对派转向维护中共意识形态的‘纯洁性’。他的大胆冒进是过去十年的中国领导人不敢想象的。在南中国海建人工岛礁、镇压香港的民主,我们不知道他的一长串行动要走到哪一步才停止。。。。习近平高谈民族复兴,要以所谓民族主义行动接管台湾。。。我们看到新疆的种族灭绝,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当美国领导层表现出极大的软弱和灾难性地从阿富汗撤军时,我们正面临一位强悍的中国领导人。。。他在很多方面给我们提出重大挑战。”


科尔比周三在卡内基基金会的讨论上批评美国当下缺乏清晰的宏观军事战略,因此无法理清什么最重要,什么应该优先,以及什么并不太重要。美国的国防大战略的基础是确保没有任何别的国家能够统治和支配世界的任何一个地区。而中国已经发展到有能力称霸亚洲。


科尔比解释,中国占亚洲GDP的一半,而北约的欧洲大国-德法-将会阻止俄罗斯主宰欧洲,所以欧洲的威胁远远不如亚洲;欧洲占世界经济的25%,而且还在下降,所以是二级重要性;中东并不重要,波斯湾的重要性仅仅是因为有石油。


科尔比呼吁拜登政府在对中国的策略上要特别重视军事。他认为,美中的经济竞争固然重要,尤其是中国如何故意将美国去工业化并将工业份额和市场份额带回中国,但“如果美国在军事上显出对中国的软弱,实际上你就纵容鼓励了北京的侵略行为,最终不得不面对对你不利的条件。所以我希望回到一个平衡点,让中国不敢再推进,让我们和盟友相信我们有安全的基础。”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斯莱特对科尔比亚洲优先的军事战略表示赞同。他说,“在资源总是稀缺的情况下,美国应该把它们花在维护亚洲的政治秩序,而不是试图改变中东的军事秩序。”


斯莱特告诉美国之音,从阿富汗撤军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一直在计划的事情,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继续驻军缺乏公众支持。他认为拜登政府应认真考虑转向亚洲,使亚太地区成为美国投射力量的真正优先事项。


科尔比新书“拒绝战略”的意思是拒绝让北京成为亚洲霸主的战略。具体做法是在亚洲建立抵制北京的“反霸权联盟”,让亚洲国家不要屈服于北京经济军事压力。这种战略是基于科尔比认为的北京最可能采取的亚洲战略-即全力瓦解亚洲国家结盟,先用军事力量让不太强大的国家顺从,比如菲律宾、越南,再通过威慑力慢慢让剩余的国家向北京靠拢;如果达成,北京将证明美国在亚洲的联盟是脆弱的。


科尔比认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亚洲,而且“关系到每个美国人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决定自己未来,否则将陷入中国的军事和经济胁迫阴影。”


哈德逊研究所量子联盟计划的高级研究员和主任阿瑟·赫尔曼(Arthur Herman)认为科尔比的书写得很好,从大国竞争的视角描绘了美国需要的战略部署,通过盟友一起向中国的霸权野心投射威慑的政策,是当下所需要的。


科尔比:放弃战略模糊,军事保卫台湾


台湾在科尔比书中是重点讨论案例,它既是美国西太平洋防线的战略要塞,也是美国“拒绝战略”的试金石。


科尔比在书中解答了很多美国人的疑惑,即为什么美国必须优先军事部署,保住太平洋对岸的台湾。科尔比认为,美国军事力量主要来自海洋和航天航空技术,所以不能打陆战,以免重蹈越战、韩战的覆辙。


台湾是美国在西太平洋防线的重要一环,防线上聚集了很多财富-日本,韩国,台湾,澳大利亚,菲律宾,印尼等等。“如果中国拿下台湾,他们的军队可以投射到中太平洋, 对日本菲律宾的军事力量进行破坏。”


科尔比用象棋思维解释,如果中国输掉对台湾的军事行动,它将被迫面对“升级的负担(burden of escalation)”;而如果中国拿下台湾,将让中国大胆扣动扳机,台湾不会是中国扩张的终点。


科尔比认为“拒绝战略”的重中之重正是保卫台湾,因为这是北京的目标,台湾是美国的盟友,同时涉及到美国的威慑力是否能保持。科尔比说,由于资源稀缺,美国不应该同时在别的战线投放多余资源,应确保我们能够保护台湾。他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正确的,这让日本盟友相信美国将在亚洲集中更多军事力量。


哈德逊研究所的赫尔曼不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科尔比在想象一种有序的优雅的撤离,而实际上的撤离是阿富汗秩序的彻底崩溃,美国被迫放弃数十亿美元的军事设备,这些都将让东亚盟友怀疑美国的可靠性。


不过赫尔曼赞同科尔比认为台湾是不可放弃的盟友。“我们不仅应结合强大的军事姿态,阻止中国对台湾的野心;也应该视台湾为更大战略图景的一部分,不仅是东亚而是整个印太地区。我们也应知道,如果放任中国对台湾进行侵略,这将破坏我们亚洲盟友的信任,他们会认为这是美国大国地位的终结。”


但赫尔曼说,美国的困境在于,如何用军事遏制中国对台湾的野心而不触发军事摩擦,即“如何坚定地向中国表明和平胜于战争”。


到底怎样国防:军事还是经济


作为前国防部官员,科尔比坚定地认为美国国防战略应由传统军事力量来主导。他在一次新书谈论活动中将中国比喻成19世纪中的德国普鲁士,在被打败的低落后迅速工业化现代化,随后在俾斯麦治下在几个大国中脱颖而出,几乎成为欧洲力量的主导。德国当时正是通过三场集中的战争来达到该目的 -先是打丹麦,然后奥地利最后打法国。


他说,“人们现在太习惯于美国军事主导地位,不能想象与中国和俄罗斯开战,但这是可能的。过去30年,任何人想要跟美国发动战争都会惨败,而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中国能够使用武器和武力来达到目的,我们就算有文化和意识形态力量,这都不重要了,人们首先需要活下来。”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斯莱特说,科尔比的这一观点与当下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并不一致。“政府最关心的是经济形势,并与正式盟友和更广泛的合作伙伴在经济上密切合作。美国领导人前两次访问的是东南亚的新加坡和越南,这表明美国正试图建立一套新的伙伴关系,以确保该地区保持多极化,以利于美国经济和美国人民。亚洲是世界经济中最具活力的力量,而美国不想被排除在外。”


斯莱特也认为中国在东亚的地位可能被放大了,“美国有很多支持东亚经济开放的总议程,确保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暴力冲突。因此,美国重新调整其对印太地区的做法是一个好时机…美国愿意为其投入更多资源,该地区的国家也会乐于看到美国发挥的平衡作用,让这些国家变得更加富裕。”


赫尔曼也认为经济实力在美中博弈中可能更为重要。“中国能够在不依靠军事力量作为威胁的情况下建立霸权,正是利用去美国的工业化作为提升其实力和影响力的一种方式。我希望看到更多关于美国工业防御作为保障我们的可靠军事能力的讨论。…科尔比的书花了很多时间思考美国需要做什么来威慑中国,但对中国正在做什么来削弱美国的力量没有太多兴趣。”


赫尔曼强调,美国的实力,军事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确实是在印太地区和其他地区建立和平与稳定的最根本工具。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