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 没有“德先生”的中国式民主还是民主吗?习近平最终证明中共只想极权统治

何谓民主?可以是政治学专有名词的解释,也可以是具道德的理念论述,当然,在一般的认知当中,民主直接体现在政治制度的运作,以及表现在社会文化的型态,人类历经思想的辩证及历史经验的积累,民主已不是空泛的概念,也有其检视的标准。


没有人敢当“德先生”的中国式民主


一个国家有没有民主?不是自己说了算,必须有达到各种指标要求的条件,同时民主不只是形式上,还需要有成熟的社会内化过程;换句话说,民主绝对不是嘴嘴说说就可以,光说不练的民主是“假民主”,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不会去跟另一个民主国家把“谁比较民主”争得你死我活,只有自欺欺人的非民主国家,才会把自己的“不民主”甩锅推给其他民主国家掌握了“民主专利”,这是很可悲的自我感觉良好。


事实上,就是有这样的非民主国家天天对外喊“民主”,却背后不断施行不人道且违反民主的统治模式,这个国家便是中国,一个只想跟风但又害怕民主的“不民主国家”。可笑的是,过去中国为了争国家颜面,顶多在外鬼扯假装自己是“德先生”(Mr. Democracy),反正说久了就连自己都信鬼话。


但是,习近平还不太满意这种自我催眠的骗术,利用全国人大工作会议上大谈民主,直接对内洗脑中国是“全过程民主国家”,说了一嘴好民主煞有其事般,中国内部当然没人敢吐槽、没人敢反对,只要遇到敏感的政治议题就“团体盲思”(Groupthink),更遑论一个极权者在谈民主是如此可笑,也要小心这是“引蛇出洞”的怪招,他对参政权、投票权、监督制衡无所不谈,听习一席民主真谛的话,没人敢说他不懂民主,但也没人敢表示自己是“德先生”。


经过习近平对民主的高见,从此时此刻开始应该没人会说他不懂民主,没错!习近平当然知道民主是什么,从他侃侃而谈的理直气壮,至少可以缓解外界对他少读书是草包的误解,为何说误解,是因为习近平要表现出他很懂民主,但他绝对不会跟西方民主的风,因为清楚知道“真正民主的可怕”,倘若中国真的走上他所谓“西方民主专利”的道路,那中共的政权势必无法为继,没有任期限制的“中国(帝)梦”将就此梦碎。


习要行“制度之争”力证极权优越性


所以,习近平要表达的是中国已经是民主国家,标准自订、名词自创,所以有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优越性,这自然成就了“中国式民主”的内涵;只是,习近平自以为聪明,但笼外的世人却看成笑话,因为中国始终不是民主国家,说白了,中国连徒有形式的民主都没有,因为中共将“统治”的科学观巧妙穿上民主的国王新衣。


102年前的“五四运动”,中国内忧外患让知识分子忧国忧民,“德先生”和“赛先生”(Mr. Science)成了解救民族国家危机的万灵丹,随著时代的演变,掌握政权强制力的中共,搭配著数位技术的运用,“科学治国”成了改革开放后的统治思维;在看到近年来美中对峙的国际环境,中共所谈的崛起大国,一方面要避免进入西方社会的语境,另一方面也要树立足以担当霸权的制度“诠释权”及“制定权”,那么对内、对外都要先混淆当下全球的主流意识,再从中高举中国在“制度之争”的制高点。


在中共统治下 中国就没有民主的一天


简单来说,习近平表面上谈民主,也把民主用在中国的体制上面,但骨子里是要谈“民主专政”的竞争力,这从习近平在面临民主围堵时强调中国要“自力更生”便可窥知,习近平要证明“中国式民主”的价值,强调这套统治模式是值得国际社会推崇,他要随众当扩张中国影响力的“赛先生”,所以他要从“效率”来谈中共政体的意义,“有效领导国家及对内管理”才是所谓的监督与制衡,人人抢著当“赛先生”来让制度稳则国家稳,至于“德先生”掌权者说了算,两个先生根本碰不上面。


习近平知道民主的要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不会接受西方“德先生”在中国实践,索性自己化身为“中国式的德先生”,没有人民的人民大会,只有“中共”才是代表全体中国人民,所以实现了中国民主的广泛参与权,那既然党对人大工作的全面领导,那就必须要听党话、跟党走。外人看到习近平的理直气壮会啼笑皆非,但是,中共真的是这么想,也真的这么做了,至于中国人民也这么想吗?那不重要,因为习近平说了“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就别再跟习近平瞎扯民主,在中共统治下,中国没有民主的一天。


延伸阅读


→蔡总统的“互不隶属说” 让亲中混乱的国家认同原形毕露

→不管是“政治家办报”或“党媒姓党” 只能有唯一的声音实在好恐怖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台湾韬略策进学会副秘书长、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