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炒菜锅到香奈儿,滞留中国的留学生为澳洲华人创造商机

俗话说,生活关上了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在疫情导致国际旅行关闭后,曾经从事旅游行业的王俊打开了新的机会之门——当中国留学生被困在国外,王俊走进了他们在澳大利亚的公寓。


王俊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有一个朋友让我帮他打包行李送到中国,后来又有更多的朋友让我帮他们打包行李。”


“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商机。”


王俊帮助的那些留学生觉得自己可能会很快回到澳大利亚。


他说,他主要是通过微信和其他中文社交媒体平台来开发潜在的客户。


他把学生们的衣服、鞋子和其他财物打包送到中国,并安排退房清理工作。


“有一次,我去了一个空了一年多的公寓。我先得给房间通风,因为里面太难闻了。”


“当我打开冰箱时,里面的食物都腐烂了。到处都是苍蝇和蛆。电已经被切断了。”


“这些学生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


在新冠疫情于2020年爆发之初,澳大利亚最早于当年2月1日禁止从中国大陆出发的旅客入境。在受影响的人群中,返回中国度过春节的留学生的人数超过10万人。


当时,一些在澳大利亚境内的中国留学生也在本地疫情爆发后决定返回中国,在家里等待疫情结束。


还有一些人在上网课,甚至在海外毕业。


2020年,当第一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开始蔓延时,王俊开始了他的新业务。


“现在,我已经完成了一千多单生意了,”他说。


他说,学生们委托他打包邮寄的物品五花八门。从生活用品到奢侈品,王俊在工作中仿佛目睹了留学生在疫情前的生活和学习状态。


“我看到有个人有三四箱古琦和香奈儿的包。其他人甚至把炒菜锅寄回了中国,”王俊说。


“有些东西很值钱,有些东西是有感情在里面的。”


王俊说,他很高兴能帮助那些在经济和精神上受到双重压力而感到绝望中国学生。


“他们感到很无助,”他说。


“如果他们把东西放在租的房子里,会特别贵。他们得继续付房租。


“他们的朋友也是留学生,可能没有太多经验,对澳大利亚也不太了解。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我们的服务。”


周春萌也用过类似的服务将自己的物品从悉尼寄回武汉。


“我用网络视频聊天和同学联系,他给我拍了工人们是如何打包的,”周春萌告诉ABC中文。


周春萌曾在悉尼大学媒体专业就读,她在2020年1月买了一张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往返机票,打算回家度假,但再也没机会用到回程机票。


她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心爱的古筝因为体积太大而不能运回中国。


“他们没法寄给我,我必须把它卖了,”周春萌说。


曾是留学生的艾玛·李(Emma Li)也做起了类似的搬家业务,通过在线视频聊天,让客户直接指导搬家工人。


李女士表示,和她远程联络的客户中,中国留学生的比例占95%。


随着澳大利亚的疫苗接种率不断上升,联邦政府已就重新开放边境设立了具体计划。这意味着部分留学生有望在今年年底返回澳大利亚。


针对疫苗接种率达到80%的州,联邦政府正在解除它们的国际旅行禁令,此外新南威尔士州宣布了一个试点项目,将迎接500名留学生乘坐两架包机前往该州。


最近,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还取消了对完全接种认可新冠疫苗的海外入境人员的隔离要求以及人数上限。


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已认可了科兴疫苗,该疫苗在中国广泛使用,但澳大利亚并不能接种。


李女士表示,她感觉到客户群正在缩小,随着澳大利亚的边境在未来逐步开放,她将不得不寻找其他商机。


“大多数想离开的留学生已经离开了,”她说。


王俊说,他也意识到国际旅行的恢复将使他再度调整业务的内容。


“向海外寄行李是一项临时业务,我们公司需要转型,”王俊说。


“我们将为新来的学生提供服务,帮助他们在澳大利亚安定下来,提供机场接机服务,帮助他们开设银行账户,或者向他们出售之前学生留下的二手家具。”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