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太空竞赛加速:韩国与中国升级空间探索和军事规划

太空竞赛从来都不是仅仅在某个天体上插上某国旗帜,也不是出于善意的科学发现。


这种竞赛始终都是出于军事和战略层面的规划。


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和前苏联在争夺太空的主导权时,两个超级大国都斥资数十亿探索研制太空武器,比如从装有火箭的飞船上发射死光。


然而,尽管冷战在大约30年前就结束了,仍有人担心新出现的空间竞赛可能标志着这个世界也在准备进入另一场军备竞赛。


不过,这次参加竞赛的不仅限于世界上的超级大国。


“现实情况是,空间技术的军事化,还有空间技术的民主化都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这一领域,”堪培拉的空间政策专家布雷特·比丁顿(Brett Biddington)说。


“能够投放核武器的火箭与能够投放卫星进行气象观测的火箭非常,非常相似。”


今天,越来越多的国家花费巨额资金表明自己对空间的主张。


中国、印度和日本已经开始展示被认为是太空大国所必需的雄心和技术能力。


本周,韩国也表示想在全球舞台上争取一席之地,不肯在太空竞赛中被落下。


闪闪发光的“世界”号火箭(Nuri,韩文世界一词누리的英文拼写)是韩国首枚完全国产的运载火箭,发射这枚火箭本应是韩国体现其民族自豪感的时刻。


发射结果喜忧参半——火箭成功发射了,但没有将携带的卫星模型送入预定轨道。


不过,韩国总统文在寅还是承诺会迎来“韩国的太空时代”,并称韩国的雄心壮志没有遭到挫败。


虽然韩国的邻国朝鲜因拥有核武器而更家喻户晓,但韩国也一直在默默地努力发展本国的军事实力。


韩国近年来增加了军费开支,在2020年至2024年期间为增强军备专门拨出了约850亿美元(1130亿澳元)的资金。


但比丁顿博士说,对韩国来说,发射“世界”号是重要的里程碑,因为“发射运载火箭这件事着实不易”


“韩国拥有历史悠久且相当不凡的太空遗产,在1989年设立了本国的航天技术研发机构,”他说。


“可以这么说,我感觉韩国一直在掩人耳目[搞研究]。


“这个国家只是默默研发太空实力,并利用这些技术能力,不想引起任何一个邻国过度不安。”


比丁顿博士认为,这次火箭发射也表明,韩国现在不仅想向其竞争对手,而且还想向其盟友宣示其独立性。


“这也是向韩国的邻国发出的信息,也许是特别向朝鲜发出的信息,”他说。


“但是,这次发射也是对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甚至美国发出的声明,即韩国默默而耐心地发展了太空能力。遇到涉及外层空间利益的情况,这个国家能够自力更生。”


“世界”号发射时正是东亚地区紧张局势加剧、军备竞赛全面展开之时。


韩国民众对从半岛上发射火箭导弹已经习以为常。


周四,朝鲜展示了新研制的潜射弹道导弹(SLBM),距韩国此前展示自己研制的潜射弹道只有一个月时间。


但这种竞赛并不仅仅局限于朝鲜半岛。本周有报道称,中国试射了新型“高超音速导弹”。这种利用空间火箭技术的导弹是一种具有潜在毁灭力的武器。


中国反驳了有关报道,但韩国航空大学(Korea Aerospace University)的导弹专家张勇谨(Chang Young-keun,音)表示,几乎可以肯定中国发射的是武器。


“他们试射的肯定是高超音速飞行器,而不是空间火箭,”他说。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韩国并不掩饰其太空计划具有重大军事意义。


“当我们提高自己的民用空间技术时,也会提高我们的军用空间技术,”张教授说。


本周,韩国欢迎数百名国际代表参加本国举办的重要武器博览会,即首尔航空航天与国防展(Aerospace and Defence Expo,ADEX)。


首尔航空航天展上妙趣横生:战斗机在头顶盘旋飞行,用凝结的尾迹[译注:喷气式飞机的发动机排出浓缩水蒸气后形成的可见云]在天空中画出巨大的心形图案。而在地面上,各位参展代表大口吃着德州烟熏烤肉和汉堡包。


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坐在一架战斗机的后座舱内飞抵首尔机场,出其不意造访这届航展。他呼吁韩国要加倍努力,成为全球国防的领导者。


“建设强大的国防力量始终旨在促进和平,”他对围观人群表示。


韩国可能还没有像美国那样拥有一支专门的“太空军”,但韩国已经明确表示,太空对其国防至关重要。


然而,韩国对太空工业的雄心也有合理的民用和科学动机。


韩国要实现的目标包括全国6G蜂窝网络,以及一套拥有自主权的无线电导航系统,与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GPS)类似。而拥有发射国产火箭的能力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环节。


韩国国立大学物理学和天文学名誉教授李亨穆(Lee Hyung-mok)说,自己和同事对有机会利用空间火箭感到兴奋。


他表示,这种火箭有助于把观察设备运送到地球大气层之外,让研究人员能够更好地了解宇宙。


这类太空发现活动的代价可不低,李教授说,他认识到太空旅行可能花费高昂。


他还表示,自己清楚建设国防往往使政府更容易从民众那里获得资金。


“政府也许是因为军事重要性而决定花费巨款资金,”他说。


尽管太空竞争可能会促进对太空领域的进一步投入,但李教授还是担心这种竞争可能会导致的后果。


“我真正希望的是,与其搞这么多竞争,不如合作,”他说。


“所以在许多领域,他们都想努力合作。”


但李教授表示,在亚洲范围内,还没有国家有这种“心态”。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