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款新冠口服药箭在弦上 可降低住院率50%

全球首款新冠口服药已“箭在弦上”。


1000.jpg

20211023_16350320544101.jpg


10月11日,美国默沙东公司(以下简称默沙东)宣布已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提交了药物莫努匹韦(英文名称Molnupiravir)的紧急使用授权申请。此外,默沙东正向全球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提交申请。


莫努匹韦是一款口服抗病毒药物,用于治疗有暴露风险的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成年患者。Ⅲ期临床试验的期中结果显示,该药将患者的住院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约50%。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尚未获批,莫努匹韦已被订购170万个疗程(价值12亿美元)。此外,默沙东还与全球多个国家政府签订了莫努匹韦的供应和购买协议,现在正处于等待授权阶段。


给药方便、成本低、易生产


莫努匹韦是一种口服的核糖核苷类似物,由默沙东和另一家名为Ridgeback的生物技术公司合作开发,可抑制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多种RNA病毒的复制。若获得批准,其有望成为首款治疗新冠肺炎的口服抗病毒药物。


实际上,莫努匹韦并不是新药,之前已被用于治疗流感等疾病,后来在研究中发现其对SARS等冠状病毒有效,进而成为新冠特效药。


从原理来看,莫努匹韦通过诱导RNA复制过程中发生错配突变,从而抑制子代功能性病毒的产生。简单来说,它能将自身整合到病毒的遗传物质中,然后在病毒复制时引起大量突变,从而有效地“杀死”病毒。相比注射类药物,这款口服药具有给药方便、成本低、易扩大生产等优势。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生王京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整体来讲,新冠口服药的出现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未来在治疗上多了一把“武器”。他认为,未来莫努匹韦是否进入医院,用在患者身上,要看这款药的具体疗效和安全性数据,比如药理、毒理以及临床数据。


默沙东公布的Ⅲ期临床试验的期中结果显示,随访29天,在每天服用莫努匹韦2次、一次4粒,连续服用5天的患者中,患者住院率为7.3%,未出现死亡病例;而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中,住院或死亡比例达到14.1%,其中有8人死亡。


有效性方面,莫努匹韦将住院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约50%。此外,莫努匹韦在不同的新冠病毒变体中显示出一致的疗效,包括德尔塔变异株和缪变异株。


基于这项积极数据,默沙东公司于10月11日向FDA提交了紧急使用授权申请。若这款药物获批,美国政府将购买170万个疗程的药物,价值12亿美元(约77亿人民币)。与此同时,默沙东已与全球多个国家或地区政府签订了莫努匹韦的供应和预购买协议。


据默沙东预计,2021年底将生产1000万个疗程使用的莫努匹韦。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这款口服药疗效上还是可以的,有助于减少住院率和重症率。但他强调,想单一通过口服药就控制住疫情是不可能的。


“这款药主要针对新冠发病早期的患者有用,对那些本身已感染较长时间,甚至已发展成重症的患者而言,效率会大打折扣。”金冬雁指出,真正要控制疫情,还是需要依靠疫苗,特效药只能起到一定支持作用。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陆蒙吉教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阶段仍需在整个群体建立高水平的免疫屏障。尽管新冠口服药能起到一定治疗效果,但小分子药物无法彻底杀灭病毒,治愈的最终途径都需要依赖于自身的免疫系统。


在他看来,最好的保护方式是让免疫系统形成对病毒的长久记忆,因此疫苗是对抗病毒最有效的方法。一些自身免疫系统无法正常工作的人,可以尝试使用新冠口服药,这样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住院或死亡事件,但这部分人群毕竟是少数。


史上最赚钱的药物之一


能将住院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一半,又具有口服优势,莫努匹韦在新冠特效药中无疑是“亮眼”的存在,还被冠以“新冠神药”的称号,一度引发股价震荡。


莫努匹韦的Ⅲ期临床数据公布当日(10月1日),默沙东股价盘中涨幅一度超过12%,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盘中涨幅,收盘涨幅8.37%,而新冠疫苗、抗体疗法、其他口服药等新冠概念股股价大幅下跌。


“疫苗和特效药本身就是相互竞争、此消彼长的关系。”医药战略专家史立臣表示,新冠口服药是对症下药,未来的市场还是值得期待的。


然而,在引发业界广泛关注的同时,这款“新冠神药”也面临诸多争议,涉及长期安全风险、价格昂贵等多方面问题。


在默沙东公布的Ⅲ期临床试验的期中结果中,最终有775名患者的数据被纳入评估,其中真正接受莫努匹韦治疗的人数仅300余人。所有不良事件在莫努匹韦组和安慰剂组中的发生率相当(分别为35%和40%)。同样,药物相关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也相当(分别为12%和11%)。


陆蒙吉表示,莫努匹韦能诱导碱基错配,存在致突变风险,可能会影响人体自身基因组发挥功能。因为一个疗程只有5天,观察时间有限,未来是否会产生致癌性等长期影响,尚不清楚。


他认为,虽然莫努匹韦可以口服,但属于高危人群的感染者服药后,仍有50%转为重症病人的可能性。所以高危病人还需要就医观察,医疗服务的压力仍然存在。另外,这款药主要对早期的新冠感染者起作用,大部分人不太可能做到每3-5天就做一次核酸检测,并在检测出阳性后及时投入治疗。从这个角度看,这款药在使用上也存在局限性。


金冬雁认则为,新冠口服药的安全性还是可以的。因为核苷类似物药物近年来已广泛应用于艾滋病、流感等疾病的治疗,总体来说,风险不高。不过,他也强调,假设这款药未来能普及,人们在大规模使用之后是否会引发抗药性还未可知,需要警惕。


按默沙东披露的信息推算,这款药物一个疗程(5天)的价格约700美元,生产成本仅17.44美元,药价是成本价的40多倍,相差悬殊。因为价格昂贵,莫努匹韦也被称为史上最赚钱的药物之一。


史立臣认为,一款药物从研发到上市需要进行成本分摊,价格贵在情理之中。他认为,从这个角度看,5天的疗程700美金也并非特别昂贵。


在金冬雁看来,莫努匹韦的价格昂贵,用作家里常备药不太现实。他认为,在疫苗有效的情况下,口服药控制新冠感染能发挥作用的空间其实比较有限。因为大部分接种过疫苗的人群是轻症或无症状的人群,不太需要吃这款药。


尽管争议缠身,但并未阻碍莫努匹韦的“火爆”的脚步,尚未获批就已引发多国抢购。据科学数据分析公司Airfinity估算,目前已有约10个国家或地区跟默沙东公司签署协议或正进行谈判。


金冬雁指出,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类似的药物,临床上可以采用的方案也会比目前要更多。


莫努匹韦的成功燃起市场对口服抗病毒小分子药物的热情。除了莫努匹韦,目前,全球还有多款口服小分子抗病毒候选药物处于Ⅲ期临床阶段,包括开拓药业的雄激素受体拮抗剂普克鲁胺,辉瑞的3CL蛋白酶抑制剂PF-07321332等。


不过,研发过程中也伴随着不确定风险。据报道,10月19日,罗氏/Atea宣布,其新冠口服药AT-527的Ⅱ期临床研究失败。受此消息影响,Atea股价暴跌,市值已不足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口服药属于治疗性药物,也就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才予以使用。陆蒙吉表示,当前预防才是最主要的,所以还是要大力推进疫苗接种,防止感染。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新冠口服药为抗疫“添砖加瓦”,但当前“疫苗+特效药”仍是最佳的防治组合手段,两者并非简单替代关系,应客观看待新冠药物的影响。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