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揭露出韩国社会的六个真相


描述债务缠身的竞赛者为了赢得巨额奖金而参与一场接着一场的生死游戏,《鱿鱼游戏》在扣人心弦的剧情之外,也因为忠实呈现了韩国的社会现状而获得好评。https://t.co/AuFKyVMvLz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October 24, 2021



韩国电视剧《鱿鱼游戏》(Squid Game)可以说是网络流媒体Netflix播映的最受欢迎的剧集之一,上线之后在90个国家成为最多人收看的电视剧集,它的成功也让外界得以看到韩国社会的多个现状。


描述债务缠身的竞赛者为了赢得巨额奖金而参与一场接着一场的生死游戏,《鱿鱼游戏》在扣人心弦的剧情之外,也因为忠实呈现了韩国的社会现状而获得好评。


此前,韩国电影《寄生虫》(Parasite,寄生上流)也因为呈现韩国贫富家庭的巨大差距而叫好叫座,成为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的首部非英语电影,该片一共赢得五座奥斯卡奖,包括最佳导演奉俊昊。


许多外国观众,尤其是西方国家的观众过去可能不是很了解韩国面临的社会问题,但是现在因为韩国影视作品走进西方主流媒体,很多人都透过电视剧对韩国社会有所认识。


(本文可能含有剧透)


厌女倾向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21年的“全球性别差距”调查,在全球性别平等评比上,韩国排名第102位。


《鱿鱼游戏》也反映了韩国社会女性地位低下的保守文化。剧中人物、游戏玩家之一(编号218)的投资银行家曹尚佑就多次试图阻止女性玩家负责团体任务。


但是《鱿鱼游戏》剧中描述女性角色的手法也受到外界批评。


剧中一名女性玩家为求生存和获胜机会,与另一名男性玩家发生性关系并加入他的团队,最后又被该名男性玩家抛弃。


《鱿鱼游戏》 编剧兼导演黄东赫否认该剧在描述女性角色的时候有歧视女性的嫌疑。他在接受《韩国日报》采访时表示,剧中角色纯属虚构,每个角色各自的行为都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作出的反应。


脱北者的遭遇


《鱿鱼游戏》也触及到韩国社会普遍存在的脱北者问题,编号067的玩家就是一名脱北者,她逃到韩国后当扒手谋生,反映出脱北者到韩国之后的困境。


在新冠疫情之前,每年都有超过1000名脱北者前往韩国,虽然韩国政府有一些协助脱北者的安置计划,但是脱北者到了韩国后许多都陷入生活困顿,甚至受到南方同胞的歧视和怀疑。


编号067的玩家在剧中也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份,她模仿南方的口音,希望能赢得奖金把脱北失败的家人接来韩国团聚,她只有在和弟弟讲话的时候恢复北方口音。


贫穷问题


按照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的排名,韩国排在第23位,比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排名还要高,如果你就此认为韩国没有贫穷问题那也情有可原。


但是《鱿鱼游戏》的主人翁,编号456的玩家成奇勋就是一名穷到连女儿生日礼物都负担不起的失业汽车工人,因为汽车厂组织重整而下岗,自行创业两次都生意失败,整天躲避高利贷暴力讨债。


因为失去工作,生意失败,穷困潦倒,妻子也带着女儿离他而去,再婚后准备和新任丈夫搬到美国去,而他因为不想失去女儿,试图翻转贫困人生而决定铤而走险参加游戏,他的遭遇是韩国许多失业工人的缩影。


韩国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全国收入最高的20%人口,财富净值是全国收入最低的20%的人口的166倍。


经合组织(OECD)的数字显示,在新冠疫情之前,韩国5100万多人口中有17%的人生活在贫穷线底下。


韩国的居住环境小也是一大问题,城市里许多人住在狭小的空间里,一家好几代人同住在一个公寓内也非常普遍。


韩国家庭债务也越来越高,伴随着房价上涨,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困难。


移民受到剥削


《鱿鱼游戏》编号199的玩家阿里,是一名巴基斯坦外劳,他因为工业事故受伤,又被韩国雇主拖欠医疗费和工资而生活陷入困境。


巴基斯坦并不是韩国人数最多的外劳来源国家,但阿里的角色带出了韩国社会面临的外国移工问题,许多像他这样离乡背井的外国移工在韩国遭到不公平待遇却又求助无门。


人权团体表示,虽然韩国政府过去20多年来通过许多保护移工的法案,但外国移工在韩国仍然面临许多严峻问题。


政商界丑闻


编号218的玩家曹尚佑,是故事主人翁、编号456的玩家成奇勋的幼时玩伴,考进顶尖的首尔大学并成为投资银行家,原本是突破逆境的成功者,但却因为挪用公款投资失利而背负巨额债务。


这也反映出多年来韩国政界和商界不断出现的贪污、腐败和其他丑闻。


2016年,韩国第一位女性总统朴槿惠陷入崔顺实亲信干政丑闻遭到弹劾下台,就是韩国近年来最大的一起丑闻。


和中国的微妙关系


《鱿鱼游戏》剧中唯一和中国有关的只有一点,编号067的脱北者玩家的母亲在取道中国逃往韩国的途中被拘留。


中国是朝鲜的盟友,因此与韩国的关系非常微妙。


《鱿鱼游戏》剧中玩家穿着的绿色运动服,也被指和2019年的中国电影《老师·好》演员吴京穿着的运动服类似,引起中韩两国网友互相指责抄袭。


Netflix在中国尚未开通服务,但中国已经有许多网站配上中文字幕违法播放。韩国驻华大使早前表示,中国目前约有60多个网站非法播放《鱿鱼游戏》,这也再次凸显文化和知识产权的问题。


此外,《鱿鱼游戏》相关周边商品也成为中国网上的热卖商品,包括绿色运动服和符号面具和服装,上海还出现了《鱿鱼游戏》椪糖小店。


在剧中,玩家必须在压得薄薄的椪糖上剥落各种形状,而且必须维持椪糖完整的图形不能破损。


社交媒体TikTok上面出现了许多“椪糖挑战”,创作者尝试自己制作椪糖,并在上面压出方形、三角形和圆形等图案,冷却后再剥落各种形状。


在《鱿鱼游戏》中,没有完整剥落形状或图形破损的玩家会被淘汰丧命,从椪糖游戏受欢迎热潮就可以看出韩国影视文化日渐扩及全球的影响力。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