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可能是李云迪离音乐大师最近的时刻

嫖,可能是李云迪离音乐大师最近的时刻


Kris


洋媒吐气主讲11-02 18:24


10月21日,平安北京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钢琴黑白键的图片,说一定要分清和划清黑与白,这个绝对不可以错。一下子网友开始猜测,芒果台综艺节目《披荆斩棘的哥哥》里面某位嘉宾被打码消音,会不会和这有关。很快,朝阳警方发出通报:接群众举报称,警方在朝阳某小区查获卖淫违法人员陈某卉,嫖娼违法人员李某迪。上述人员对违法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均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这个李某迪,就是18岁获得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冠军,5次登上春晚,荣获“中国十大青年领袖”等荣誉称号,拿过波兰政府最高“荣耀艺术”文化勋章,曾经是重庆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常委、香港青联副主席、广州城市形象代言人等等,有很多头衔的——我的老乡,当然人家现在是香港身份了——李云迪。


这事可聊的角度太多了,我看网上除了科普卖淫嫖娼犯了什么法,还有神算党“我早就知道他一定会这样,毕竟不是第一次了”,有内幕党“他之前留学就怎么怎么样”,有野生乐评家“他水平不行了,只能商业运作”,还有他跟其他明星的CP粉说,这么多年还是错付了,但唯粉就很高兴“终于可以还我们家亚历山大一个清白了”,最离谱的是有人质问“你为什么要干对不起吉娜的事情,我看错你了”,啊这,朋友你真的看错了,礼貌问你郎朗吗?不过总的来说,网友发明的梗相当高级,比如说李云迪可以和前段时间进去的吴亦凡搞个“吴迪是多么寂寞”组合,说李云迪从pianist变成piaoist,忘n赴亦了属于是。这段子真的可以,我是没想到法制新闻居然也能call back。还有一个知乎答主角度特别刁钻,说李云迪自取灭亡,恰好是对肖邦音乐忠实地贯彻,在自己的39岁以这样一种形式,纪念39岁逝世的肖邦,是对艺术灵魂最大的尊重。


一时间,我竟无语凝噎。虽说这个答案本意大概是阴阳怪气,但它却让我想到一件事情,如果让李云迪穿越回古典音乐群星璀璨的年代,其他音乐家会怎么看?会觉得他道德败坏羞与为伍吗?显然不会。这个群体,外人看来是人类音乐的天花板,内里其实玩什么花样的都有,平安北京说的一点没错,他们的世界的确不止黑白,至少应该还有黄。


从巴洛克时期开始,红发神父维瓦尔第特别喜欢教女学生,而她们很多是教会收留的妓女私生女,以至于后来教会看不惯他作风,把他作品给禁了。同时期的巴赫也是教会打工,这哥们老婆没死多久就惦记着搞女歌手,一辈子生了20个孩子,可以说弹了一辈子琴,上身还是不如下身忙。再说以一己之力改变西方音乐的贝多芬,永远爱贵族,永远爱人妻,永远爱17岁少女,但由于外形和个人卫生问题,永远求而不得,那他怎么解决生理需求呢?靠女崇拜者和逛红灯区,当然有人研究说他其实成功让一个商人喜当爹,是有后代的,这个有点猜测成分了,就好像说他耳朵是给梅毒整聋的一样,不一定。至于埋在贝多芬边上的舒伯特,31岁就梅毒去世,可以说是主业嫖娼副业作曲了,人们唯一拿不准的是传染他的究竟是妓男还是妓女。其他逛窑子逛出性病的音乐大师也多了去了,帕格尼尼、舒曼、多尼采蒂、斯美塔那、沃尔夫、戴留斯、乔普林等等等等。很多伟大的艺术作品,其实有可能是梅毒入脑也就是神经梅毒的幻觉下诞生的。


有人可能会说梅毒就是卫生条件太差,并不一定反映艺术家淫乱或道德低下。这当然也没错,没有得梅毒也不见得干净到哪里去,比如莫扎特有独特的粪便癖好,不仅跟表妹调情的信里全是互相拉屎喂屎,甚至把舔我菊花写成歌流芳百世。相比之下李云迪的艺术源泉肖邦,在那个环境里已经算是出淤泥而不染了,但即便这样,按现在标准来看他也是妥妥的渣男。


肖邦本来已经跟女友订婚,去了巴黎花花世界就分了,在那里他受到著名同性恋侯爵的疯狂追求,不管他有没有答应,至少坊间都是基友cp传闻。后来肖邦跟初代目女权主义者乔治桑,一个喜欢抽烟喝酒烫头的男装大佬同居了,还带着大佬俩孩子,结果当地人觉得这家子伤风败俗,不卖东西给他们,几年后他们分手了,重要原因之一是肖邦跟乔治桑的女儿走得太近引起了老妈的不爽。


有这些音乐家珠玉在前,李云迪嫖娼似乎恰恰延续着西方艺术传统,一点不违和。我的意思不是帮他洗地,而是说我们也许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对文艺工作者有比较高的道德要求?高到什么程度呢,早知道西方最有道德洁癖的就是清教传统的英美,以至于撒切尔夫人无法接受莫扎特是个下流猥琐男这个事实,而在我们眼里连英美都还是太放荡了,太败坏了。为什么?


先不回答这个问题,先看看古典音乐所谓高雅艺术到底多高雅。其实古典音乐这个名字有点歧义,它是19世纪人们造出来缅怀巴赫贝多芬的,和西方真正的古典时期毫无关系。不要说现当代西方音乐,连中世纪最伟大的学者也对希腊罗马的音乐传统很陌生。所以古典音乐更恰当的称呼应该是西方正统音乐,其中很重要的是11世纪以后差不多我们的宋朝开始的宗教传统,五线谱就是教会为了标准化唱诗也就是所谓格里高利圣咏而发明的。直到复调音乐也就是多声部出现,重点还是词而不是曲。这个时期音乐是人神交流的媒介,本身没有什么主体性,没有太大的跌宕起伏,简单地说就是听起来像练声一样啊啊啊,没意思。紧接着,文艺复兴发生了,音乐不但形式结构更加精密复杂,而且逐渐变成了人类自我表达的工具,变得有意思了,有性格了,是阳间的调调了,这背后是一个大写的人。意大利商人以及后来的哈布斯堡王公贵族相继超过教会,成为音乐家最大的赞助者,同时资产阶级崛起创造了庞大的音乐消费市场,印刷术使曲谱广泛传播变得可能,后来的工业革命改造了能弹强弱音的大键琴也就是钢琴,在这样的环境下,艺术家变得更加自由,不但能贯彻启蒙运动的理性思想,用正反合辩证法谱写奏鸣曲,还强化内心探索,展现对理想世界的热烈追求。再往后就是民族主义现代主义以及后现代了。


这是西方的音乐传统。你看到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艺术是为谁创作的?你可以说是为人,这个人与神相对,是对人性的抽象提炼,但其实它是资产阶级意志的肉身,迎合资产阶级的审美情趣,反映资产阶级道德观,满足资产阶级对自身美德的想象,自由平等博爱,个性解放,人道主义,看似大写的人,但它这个人光芒所及之处,只有人上人的光鲜美好,照不进人下人的黑暗。


你可能觉得我说严重了,夸张了,把西方说得很不堪,没有道德。不是,道德是阶级社会的行为规范,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道德。比如嫖娼,有西方学者认为,只有在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嫖娼才是不道德的,因为它构成单向剥削,她认为平等了嫖娼就道德了,公平买卖双向交易,没有恃强凌弱,完美。但她无意或有意地忽略了金钱对人的扭曲,让人不当人,降格为商品,而有买卖就有伤害。这样的道德只关注交易公平,却忽略了有的交易本身对人类来说就是不正义的。


我有个暴论,公平是在一个系统内部维持秩序,维持稳态,不往前走,没有方向性;而正义则在秩序之上,是一种理想和目的,是有方向性的。我还有个暴论,西方主流艺术是在资产阶级道德观主导下,在社会某个层面提取公约数,然后将其推而广之,说成是全社会乃至全人类共同的情感和价值。下沉升华扩张,维持原状。而中国对艺术的要求则不是这样,因为整个系统具有方向性,在要求进步。


还是说嫖娼这件事好了,中国古代不嫖娼吗,怎么可能,妓女都有好多种,供应宫廷的,供应军营的,供应官员的,供应豪门的,供应民间的,搞男的搞女的都有,跟西方一样。那怎么就不一样了呢?新中国诞生了。49年11月北京人代会做出禁娼决定,封闭妓院,对妓女进行收容改造,调整作息,治疗疾病,参与劳动,补习文化,改造思想。这样的社会运动,放在西方绝对被批评侵犯人权,说它限制了妓女的自由,他们不会承认妓女只有被剥削的自由。中国说不行,这不正义,我要改天换地。


所以从延安时期开始,中国逐步成为了一个极其有方向性的国家,从抗日,革命,到民族复兴,都有明确方向性,这在世界上是比较罕见的。Ipsos有个著名的调查,“世界在担心什么”,统计各国人民对国家总体方向是否认同,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从2020年5月起已经不统计中国了,中国出现的最后一期2020年4月,认同国家方向的比例高达99%,而世界平均水平只有46%。西方一般的解读是政府控制了中国人思想,中国讲绩效合法性,中国人不敢表达真实想法等等,我认为,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没有谁能代表整体国民,人们只是随机投胎组合在了一起,不存在国家集体意志,所以根本不存在什幺正确的方向,你觉得正确我还觉得不正确呢。所以没有没有先锋队,没有向上向前的主导力量把人们组织起来,反而有很大的incentive去让人们不要组织起来,维持稳态就好。


刚才我提到延安时期,实际上新中国文艺和政治的关系就是那时奠定的。我刚才说西方艺术提取人性公约数再推而广之,用毛主席的话来说就是“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民大众的人性,而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这个讲话非常精彩,尤其那段“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过去的一切统治阶级喜欢提倡这个东西,许多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这个东西,但是无论谁都没有真正实行过,因为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行的。真正的人类之爱是会有的,那是在全世界消灭了阶级之后。阶级使社会分化为许多对立体,阶级消灭后,那时就有了整个的人类之爱,但是现在还没有。”


所以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功利主义者,要以最广大群众目前利益和将来利益的统一为出发点的,注意,这就是我说的方向性,我们是有目标的,最广最远的目标。读懂了这个讲话,就明白了文艺服从于政治,是革命的武器,是动员和教化人民群众的工具,所以我国对文艺工作者必然在美学和专业主义之外,有道德的要求,也就是所谓的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西方艺术家从来没有德的要求,不但没有,艺还要挑衅德的底线才是好艺,比如通过黄暴刺激人进行思考。


最后讲讲我们的文艺工作的问题。我觉得最显而易见的,就是过于抬高西方,比如把李云迪捧成钢琴王子,说不好听钢琴家是王子请来的家庭教师吧,在他得奖之后,给他举办“向祖国人民汇报”肖邦专场音乐会,恕我直言祖国人民有多少听过肖邦,有多少听得懂肖邦?绝大多数人就知道肖邦是波兰爱国音乐家,临死说把我的心脏带回祖国,这部分爱国主义宣传教育是很典型的为我所用,但肖邦其实是波兰法国混血,长期住在法国的精波,他音乐看似很民族,但很多乐评人认为它批了个波兰壳,但已经不是波兰乡村传统,倒是接近法国城市风味。我的意思是,中国不具备西方古典音乐的消费土壤,与其说汇报艺术,不如说是汇报得奖,一个西方授予的西方艺术荣誉。


我们之所以把西方传统文化艺术抬得如此之高,其实还是一百多年来我们睁眼看到的西方,整体发展程度比我们高,他们的一切都是高尚的、典雅的,进而把这份对西方艺术的推崇投射到艺术家身上,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们高尚典雅,能够熏陶大众,符合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要求。我觉得这个也是需要我们相关人士认真思考的问题。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