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帅“被现身”人权团体:中国漂白侵权劣迹

台北 — 尽管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11月21日释出照片,证明他与中国网球女将彭帅已进行过视讯通话,并保证她的人身安全,但各界的质疑声浪不减反增,人们仍对彭帅的人身安全感到深切担忧。在中国,异议人士“被消失”、“被认罪”的戏码不断上演,有时甚至连外籍人士也遭牵连。观察人士表示,北京当局惯用“被消失”等手段来压制民意,恐引发中国社会长期的寒蝉效应。


前女网双打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名将彭帅11月初透过微博指控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曾对她性侵后,一度销声匿迹,引发全球对其动向的关注。不过,11月2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释出照片,以证明他与彭帅视讯通话30分钟。根据国际奥委会的书面声明,彭帅透过视讯报平安,并称希望各界尊重她的隐私,她表示她将持续投入热爱的网球运动。


不过,部分人权组织仍对这场未对外公开细节的通话提出质疑,尤其批评国际奥委会配合出面辟谣,漂白中国的人权劣迹。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导,人权团体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呼吁国际奥委会应该谨慎,“以免涉及为可能侵犯人权行为的粉饰安排”。


![国际奥委会网站2021年11月21日公布的照片显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进行视频通话。]() 请同时参阅: #### 要求确认彭帅自由安全!美议员呼吁国际奥委会就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


对此,位于美国纽约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按照国际奥委会的声明,彭帅要外界尊重她的隐私的说法听来“极其荒谬”。


胡平说:“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性侵的受害者,她在出来指控了之后,又要求别人尊重隐私的。我想中国当局目前打算采取的一种策略,(是)一定要封彭帅的口,封她口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自己不说。这个显然不可能是出自彭帅的本意,她只可能出于当局的压制,我想我们应该很清楚的看到这一点。”


彭帅事件续发酵 抵制北京冬奥声浪加大


早在国际奥委会公布视讯通话之前,彭帅已数度“被公开现身”。


北京中国网球公开赛于11月21日透过网络发布一段影片,影片中可见彭帅站在场边向大家挥手,还替现场的粉丝在纪念球上签名。


不过,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赛门(Steve Simon)表示,单就网路公开的影片“仍不足够”、也无法化解WTA对于彭帅现况的疑虑。


赛门11月19日曾表示,若彭帅安危依然成谜,且她所提出的性侵指控没有获得适当调查,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可能考虑撤出在中国的业务。


不过,在此之前,彭帅事件于11月17日出现最大逆转。


中国英文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发布一份独家报道,声称其取得彭帅发给赛门的一封电邮。报道称,彭帅在电邮中表示,她并没有失踪或遇险,“只是一直在家休息,一切都很好。”彭帅还推翻自己遭到性侵的指控,说这些指控是不实的,她还要WTA不能在未经过她同意前,发布任何新闻。


她写道:“关于最近发布在WTA官网上的新闻,内容没有经过我本人的确认或核实,并且是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发布的......如果WTA发布任何其他关于我的新闻,请与我核实,并在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发布。”


不过,这封电邮的真实性引发各界质疑。


截至目前为止,包含美、英、法、澳等国、联合国、国际奥委会委员以及世界球王乔科维奇(Novak Djokovic)、前网球天后大坂直美等网坛名将,均对彭帅的下落表达高度关注。


现年35岁的彭帅曾两度赢得大满贯冠军,分别是2013年的温布尔顿(Wimbledon)公开赛和2014年的法网公开赛(French Open),那两次搭档都是台湾网球好手谢淑薇。


彭帅事件引发全球议论,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表示,明年的北京冬奥会恐怕会因此争议事件而遭受国际的积极抵制。


丁树范告诉美国之音:“西方社会有非常多的自主团体,特别很多自主团体是跟人权团体有关的,他们可能会对他们的行政部门施压,要求行政部门,特别是体育部门,对于北京冬季奥运,可能会产生某种程度的杯葛,我想这可能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孟宏伟妻控诉中共是“怪物”


彭帅做出性侵指控后,不见中国当局启动调查,反而是当事人疑似“被消失、噤声”,然后又“被公开现身或出面辟谣”,这种掩盖丑闻、甚至洗白丑闻并打压受害者或异议人士的行径,人权团体说,在中国屡见不鲜,已经是当权者惯用的伎俩。


前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主席孟宏伟也是其中一例。孟宏伟虽曾任公安部副部长,但和很多异议人士一样,他于2018年先是“被失踪”多日,后遭立案调查,接著当庭认罪,完全不反驳受贿指控,最后于2020年初获判刑13年6个月,入狱服刑。


孟宏伟的妻子高歌11月18日首度以真名、真面目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对外媒控诉中共以“肃清”为名,对其丈夫进行“政治清洗”。


![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的妻子高歌在法国里昂接受美联社采访。(2021年11月18日)]() 请同时参阅: #### 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妻子高歌直面媒体 批中国政府是“魔鬼”


孟宏伟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任内期间,于2018年9月从法国总部返回中国后与外界失联。妻子高歌遂于同年10月在法国报案,并对媒体表示,孟宏伟遭到北京政治迫害,引发各界关注。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高歌报案数天后发出公告,指称孟宏伟涉嫌受贿,正在接受国家监委的监察调查。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开庭审理孟宏伟涉受贿案,针对检方称其收受1446万余元人民币(按当时汇率约合211万美元),孟宏伟当庭坦承受贿。


不过,高歌始终坚持,中共对其丈夫的指控无中生有。


高歌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怒斥中共是吃掉自己孩子的“怪物”,更不满国际刑警组织在孟宏伟于不明原因失踪的情况下,还迅速接受他的“辞呈”。


高歌说:“面对这种无法无天的国家级绑架犯罪,国际刑警组织真的要视而不见吗?”


不过,国际刑警组织在一份给美联社的声明中反驳高歌的指控。国际刑警组织表示,由于会员国中国在孟宏伟失踪后,就已经撤销其在国际刑警组织的代表资格,也意味着孟宏伟“不能再担任主席职位”。声明还称,孟宏伟的贪污指控与国际刑警的角色无关。


针对高歌的指控,位于南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认为,国际刑警组织与中国关系密切,因此在回应孟宏伟案时显得态度消极。


陈至洁告诉美国之音:“国际刑警组织单就这个案例来讲,他们跟中国方面一定有达成某些协议,这是不能公开的,这个可以反映出中国在现在国际社会里面,它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力。国际刑警组织其实是很需要中国(等)主要的国家对它的支持还有赞助,所以在这一方面,大概国际刑警组织是有难言之隐。”


胡平则表示,习近平上台以来扑天盖地进行个人崇拜,未来可能持续加大清洗党内异己。


胡平说:“在政治上,尤其是在强化最高领导人的绝对权力这一方面、以及强化对各种不同声音的打压方面,在这一点,那是回到了毛泽东时代。你看一看现在的人民日报,每一天都是习近平占据了所有的主要版面,而其他不同的声音,你都不可能在官方的媒体上看见一句话,连互联网上,你都很难看见了,所以这种控制的彻底性,确实是历史上都没有先例的。”


外籍人士也“被消失” 小国难讨公道


事实上,不只有中国籍人士曾疑似“被消失”及“被认罪”,中共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外籍异议人士。


瑞典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曾长期为中国维权律师提供援助。2016年初,他被十几名公安人员从北京的家带走。


十几天后,他于中国央视的萤幕上现身认罪,当时他说,他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严重伤害了中国政府,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彼得·达林是首名在央视“被认罪”的外籍人士。认罪之后,他就被中国驱逐出境,返回瑞典。


彼得·达林日前在接受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访问时,重申电视认罪是被迫的,必须依照事先拟定的稿子“照稿念”。


另外,加拿大于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了在此转机的华为财务长孟晚舟的9天后,中共忽然逮捕了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指控他们从事间谍活动。两人自此几乎与外界失去联系。


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对外宣称,康明凯和斯帕弗“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各界普遍的认知是,中方此举是报复外交。美国司法部2021年底与孟晚舟达成延期起诉协议,加拿大也释放孟晚舟不久后,康明凯和斯帕弗也同步获释。


对此,由彼得·达林创办、专注于亚洲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早于2019年就已警告说,“中国的失踪手段已伸向西方各国”。


位于南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表示,以中国现今强大的政经影响力,来自中小型国家的人士若被北京盯上,且不幸“被消失”及“被认罪”,其母国政府恐难向中国讨公道。


陈至洁告诉美国之音:“到目前为止,被绑架回中国的,或者是原本自己就住在中国而被逮捕、被认罪的,大致上都是(来自)中小型国家,最大就是加拿大了,这两个Michael(康明凯和斯帕弗)。针对公民的被强迫认罪的事情,这些国家的政府手上的筹码,实在说来是很少。他们当然会做道德上面的劝说,可是这个都对中共来说是不痛不痒。我个人是认为这样子的情形会继续下去。”


“被消失”频上演 加剧民众自我审查心态


尽管中共对内加大言论和网路内容控管,对外则一方面回避外界对“被消失”人士下落的追问,另一方面以可疑的手法“辟谣”,展现并未完全压制异见声音的假象。


不过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说,中国民众出于恐惧“被消失”或“被认罪”,进而不断进行自我言论审查,这恐已形成寒蝉效应。


黄兆年告诉美国之音:“慢慢的,(中国)这个公民社会就会知道,在这个环境里就是这个该讲,那个不该讲。你讲的人反而变得很奇怪。本来是一个理性计算,后来变成一个政治文化,大家进到里面去,久而不闻其臭,最后会导致寒蝉效应。”


长期研究中共安全政策及中国政治的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则说,中共在习近平主政之下,控管方式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中国民众可能也已习惯对各种不公不义之事沉默以对。


丁树范说:“社会的管制如果放松的话,那么可能各种各样的批判会排山倒海的过来。基本上未来几年,在习近平任内,老百姓可能会采取比较静默的方式。”


尽管中国民众争取“墙内”言论自由看似相当困难,不过,位于美国纽约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仍抱持乐观看法。


他说:“正像文革从反面激发了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斗争一样,我相信现在这种状况,也只会从反面激发人们对表达自由的这种争取。从物极必反的意义上,我觉得当局的这种倒行逆施,很可能促进更多的人们争取言论自由。”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